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重逢 (八)

第二章 重逢 (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 重逢 (八)

    “靠拢,脊背靠着脊背!”斥候郭仁大叫一声,侧着身体贴向两位同伴。

    三人当中,若论生死搏杀经验,无疑他当属第一。否则,他也不会被权倾朝野的枢密副使郭威给挑选出来出来,专门负责保护养子柴荣。连续几个跨步,就再度跟宁子明汇合到了一处,肩膀挨着肩膀,如同两堵城墙般,将**牢牢护在了背后。

    狞笑着冲上前的契丹劫掠者眉头紧皱,兵器挥舞得宛若车轮一般,却很难找到将三人重新分开的机会。宁子明手中的钢鞭和斥候郭仁刚刚抢来的铁锏,都属于粗笨的重兵器,灵活性远不如直剑弯刀,却胜在威猛霸道。此刻被二人握在手里舞的呼呼生风,寻常刀剑只要稍被沾上一点儿,就是倒崩而回的下场。

    **身为女子,力气当然不如两名同伴充足。但是她手中的短剑,却是千锤百炼的神兵,在阳光的照射下,剑刃处蓝汪汪生寒。一看就知道是抹过剧毒的,见血便可封喉。

    “叮叮当当!”转眼间,双方已经又搏杀了五六个回合,两名劫掠者被打得筋断骨折,倒在地上当场身死。三把直剑被钢鞭和铁锏磕飞,窜入半空中不知去向。契丹武士这边虽然人多势众,同一时间能凑到三人跟前参与搏杀的,却很难超过五个。因此急得哇哇乱叫,如发了瘟的野狼般,围在四周疯狂旋转。

    就在此刻,河滩上又传来几句并不算标准的契丹语,“折发,思把克尔,折发克罗安塞思古力!”

    “折发,折发,克罗安塞思古力!”众劫掠者眼神大亮,纷纷倒退着跟宁子明三个拉开距离。随即,手里拿着长矛的六七人再度挺身环刺,手里拿着其他兵器者,却弯腰从地上捡了石头土块,劈头盖脸地朝“猎物”砸了过来。

    “无耻!”“为虎作伥!”宁子明等三人大急,一边手忙脚乱的招架着,一边频频向柴荣等人藏身处扭头。(注1)

    断壁处,柴荣已经跳上了坐骑,赵匡胤策马紧随其后。再往后,则为其余三名郭家的心腹死士,每个人都把角弓拉得如同满月,搭在弓臂上的箭簇耀眼生寒。

    然而,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从开始全力后撤到现在,宁子明等人勉强只跑出了三四十步。而柴荣等人藏身的断壁,距离此处却足足还有两百五十步之遥!

    “呯!”一块凌空砸过来的石头,被宁子明用钢鞭磕飞。紧跟着,有杆毒蛇般的枪锋便刺到了他眼前。侧转手臂,他用上了全身解数,勉强才赶在被枪锋刺入身体之前的瞬间,将将其磕开。第二杆长矛却又挂着一抹耀眼的阴寒,从下至上,直挑他的小腹。

    “开!”宁子明大声断喝,用衣袖里套着一层厚牛皮的左臂,砸向矛锋。雪亮的矛锋被推偏数寸,贴着他的肋骨突入,带起一蓬殷红。偷袭得手的契丹劫掠者兴奋地大声狂笑,双臂同时用力猛推矛杆,带着宁子明肋骨旁的衣服和皮甲,将他拉得步履蹒跚。

    “去死!”关键时刻,**猛地跳转身形,挥剑下剁。将挑在宁子明身上的矛杆一分为二。正在猛推矛杆的契丹武士猝不及防,握着半截长矛冲出数步,将另外两个正准备趁机发起偷袭的自家同伴冲了个手忙脚乱。宁子明左手拔出肋下的断矛,掷向对面。然后右手钢鞭奋力回落,打烂一颗距离自己最近的契丹武士头颅。

    “噗!”红光四射,**乱飞,死去的契丹武士如枯树般轰然栽倒。正对着宁子明一侧的所有契丹武士,都被迫仓惶后退。然而宁子明三人互相保护的临时阵列,也彻底不复存在。

    “呜呼,呜呼贺,呜勒!”众契丹劫掠者狂喜,从前后两侧蜂涌而上。夹住三人,长短兵器齐下。宁子明急得两眼喷烟冒火,再也顾不上扭头查看柴荣等援兵的位置。手中钢鞭身前身后乱挥,只要看到机会,宁可受伤,也要先置敌人于死地。

    几点红星陆续在他手臂、肋下和大腿边缘溅起,却都不足以令他立即倒下。几个月前在虎翼军中的磨砺,虽然凶险,却让他学会了许多保命的招术。每每在最危险时刻,都可以让身体本能地避开要害,不断用轻伤和皮外伤,来换取生存时间。

    斥候郭仁的情况比他好得多,但也是险象环生。一把大铁锏在长枪短刃之间挥来舞去,金铁交鸣声和怒吼声不绝于耳。

    忽然,被夹在二人之间的韩晶,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紧跟着,有股湿漉漉的东西,就溅上了宁子明的手背。挥动铁鞭,他使了一记夜战八方,将递到自己近前的兵器尽数磕开。仓惶扭头,恰看见韩晶的一条胳膊已经染满了红,身体在几把直剑下来回踉跄。

    “坚持住!”斥候郭仁反应更快,嘴里发出一声大喝,合身扑向韩晶。他用铁锏将一名冲上前的契丹女子砸了个稀烂,用肩膀挡住了另外一把砍向韩晶的直剑。有支长枪却毒蛇般咬在了他后背上,深入盈尺。

    “你奶奶的!”斥候郭仁大喝,回首抛出铁鞭,砸烂偷袭者的鼻梁骨。更多的兵器找上了他,将他的后背砍得血光乱溅。

    “郭大哥!!”宁子明痛彻心扉,仿佛那些刀剑全都砍在了自己身上。不管又逼到近前的敌人,他掉头扑向郭仁和韩晶,双手舞动钢鞭,四下乱砸。

    “叮!”“叮!”“噗!”“喀嚓!”粗重的钢鞭,被身体还在继续发育,却已经有八尺余高的他握在手里,挥出一股股狂风。两把直剑被砸飞,一名契丹武士被砸中胸口,吐血而亡。还有一名契丹武士不愿与必死之人拼命,转身逃窜,被他一鞭扫在了大腿上,身体横着飞出四尺多远,
太古龙象诀笔趣阁
白花花的断骨直接戳进了土里,血流成河。

    众契丹劫掠者被彻底激怒,放弃受伤的韩晶和已经死去的郭仁,全部涌向了宁子明周围。河滩上,冯姓通译已经发现了柴荣等人的身影,跳着脚拼命发出警讯,却再也得不到任何关注。劫掠者们都杀红了眼睛,不将包围圈中的少年砍成肉酱誓不罢休。

    一名身材矮小的劫掠者挥刀下剁,力劈华山。宁子明猛地前冲了一步,钢鞭上挑,合身撞上了他的胸口。双方份量过于悬殊,劫掠者的钢刀被磕飞,人也被撞得大步后退。宁子明将自己的肩膀贴在对方的胸口处,紧追不放,同时将钢鞭向身背后猛扫。

    “叮!”一杆志在必得的长矛被钢鞭磕歪,两把直剑跟不上目标的移动速度,全部走空。另外一杆长矛从侧面刺来,宁子明单手抱住紧贴着那个武士的腰,猛地转身。使长矛的契丹人变招不及,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兵器刺中了自家袍泽的后背,从身体另外一侧冒出耀眼的红。

    没等他想起来从同伴的尸体上拔出长矛,宁子明已经大吼着冲了上去。一鞭砸烂了他的脑袋,又一鞭砸向临近的寇仇。受到威胁的契丹武士倒退躲避,却被山坡上的荆棘绊得踉踉跄跄。宁子明再度举起钢鞭,狠狠砸下,“噗!”地一声,将此人双腿之间砸得挑花四溅。

    他不敢远离韩晶,掉头杀回。两名契丹武士狞笑着迎上,相互配合发起攻击。宁子明举鞭格挡,苦苦支撑。第三名契丹武士看到便宜,猛地蹲下身子,长矛左右横拨。

    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辣,宁子明上下无法兼顾,被绊得彻底失去了平衡,踉跄着跪在了地上。所有还活着的契丹人大喊大叫,举起兵器纷纷下剁。宁子明拧身仰面格挡,却已经来不及,眼睁睁地看着数道寒光朝自己直劈而下——

    “噗!”“噗!”“噗!”红光满天,志在必得的契丹劫掠者们,纷纷栽倒。一波羽箭在千钧一发之际找上了他们,紧跟着,便是二十只碗口大的马蹄。

    柴荣、赵匡胤,还有郭家三名死士,丢下角弓,顺手抡起各自的兵器。借着战马冲刺的惯性,从宁子明身体两侧呼啸而过。只一个照面儿,就将契丹劫掠者给冲得溃不成军。随即又果断将马头拉回,追赶着其余的契丹劫掠者,不死不休。

    “沙滩上那个留给我!”宁子明一个鱼跃从地上跳起,拎着钢鞭冲下山坡。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十多处,鲜血淅淅沥沥,沿着脚印淌成了两条直线。他却顾不上管那些血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也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用双眼紧紧盯住沙滩上,正在试图跳上战马逃走的通译,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

    “让我来!”赵匡胤听见了他的怒吼,愕然回头。随即,便知道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毫不犹豫放弃了对其余契丹人的追杀,催动坐骑直接冲向了河畔。

    总计还剩下一百多步的距离,对于顺坡冲下的战马来说,所需时间只是短短三个弹指。为虎作伥的通译还没来得及加速,已经被他从侧面切断了去路。包铜大棍兜头就是一棒,将通译胯下的坐骑直接给砸趴在了地上。(注2)

    “饶命!”冯姓通译一个翻滚,跳下坐骑,抢在最后关头,避免了被牲畜压断双腿的下场。紧跟着,双膝跪地,以手护头,“赵大官人饶命!小的是被逼无奈,小的刚才根本没认出是您来!”

    每一句,都字正腔圆,竟是如假包换的汴梁口音。

    “你——?”赵匡胤怎么也想不到在燕山之间,居然还能遇到熟人!原本已经再度高高举起包铜大棍,顿时停在了半空中,再也无法砸得下去!棍影下的通译迅速一个后滚翻,逃出数步,随即第二次双膝跪倒,抱着脑袋继续大喊,“熟人,熟人,赵大哥棍下留情。我父与令尊相交多年,咱们两家乃是世交!”

    赵匡胤闻听,手中的大棍更是无法砸得下去。正准备让此人抬起头来,给自己辨认清楚。宁子明已经咆哮着冲到,手中钢鞭高高举起,“无耻狗贼,赔我兄弟性命!”

    “饶命,郑王殿下饶命!”那冯通译人品虽然不堪,手脚却极其灵活。没等宁子明的钢鞭击落,便一头扎到了赵匡胤身侧。双双抱住赵匡胤的一条大腿,长声哀嚎:“微臣,微臣先前,真的没认出是您来啊!赵大哥,您赶紧跟兄弟我求个情。微臣冯吉,曾经陪着殿下出使过辽军大营,曾经同生共死啊!微臣,微臣先前以为你们是前来复仇的死士,才,才不得不给契丹人出主意。微臣,微臣对殿下,对大晋,一直忠心耿耿,忠心耿耿……”

    一边哭喊,他一边用眼睛偷偷朝宁子明处观望。以便后者继续追过来时,自己好绕着战马逃命。谁料,才哭喊了几嗓子,他就发现了情况的异常。声音不知不觉间就低了下去,到最后几乎弱不可闻。

    高举着钢鞭肯定是郑王殿下,郑州刺史石延宝,曾经做过秘书省校书郎的冯吉,毫不怀疑自己的目光。然而,他却未曾对方脸上,看出任何他乡遇到故知的欣喜。只看到此人像被雷劈了一般站在了原地,钢鞭高举,双目圆睁,身上的鲜血淅沥淅沥,淅淅沥沥,顺着衣角淌个不停!

    注1:耶律家族刚刚立国时,实力并不强大。刘仁恭父子仅凭着幽州一地,就能多次打得耶律阿保机大败而回。遇到李存勖时,耶律阿保机更是只有逃命的份。然而阿保机却非常果断地启用了大批汉族读书人,并给与对方完全和契丹贵胄平等的地位。使得契丹国实力与日俱增,在李存勖死后不久,就超越了一众忙着自相残杀的中原诸侯。

    注2:战马短途冲刺,百米只需要五到六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