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重逢 (七)

第二章 重逢 (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 重逢 (七)

    “谔谔,谔谔,呃呃呃……”契丹将军欧倪富哥一手捂着喉咙,一手捂着肚子,在河滩上来回打转儿。他不想死,这次打草谷的收获甚丰,回到部族后足以令他被长老们再高看一眼。如果能由长老说和,跟耶律氏的某个女子联姻,哪怕……(注1)

    再也没有什么如果,缺氧的头颅迅速变得沉重,失血过多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如此沉重的负担,猛地向下一软,烂泥般瘫倒。

    “敌袭——!”“敌袭——!”河滩上的其余抢劫者大声喊叫着,弯腰去取弓箭。几名女子也毫不犹豫地丢下手中的绸缎、首饰,迅速从脚边抄起了直刀。作为整个部族中的菁华,他们不分男女,个个都弓马娴熟。也个个都习惯于杀人和被杀,对近在咫尺的死亡毫无畏惧。

    只是,他们今天的对手实在强得有些出奇。转眼之间,韩晶已经又射出了两根雕翎,并且将第三支雕翎也行云流水般搭在了弓臂上。宁子明虽然射技远不及韩晶娴熟,却强在臂长弓硬,第二支羽箭拖着尖啸脱手而去,将一名契丹武士连人带兵器,直接给推进了火堆当中。

    “轰!”青烟夹着红星窜起半丈高,将大腿被射穿的契丹武士烧得连声惨叫。蹲在火堆旁双手抱头的通译被惊得一个跟头翻出数尺,连滚带爬冲到战马肚皮下,念佛不止。“救苦救难观自在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冯某诵经吃斋,从小到大从未做过任何恶事……”

    “反击,反击!他们只有三个人!”嘈杂的怒吼声,转瞬将他的念佛声彻底吞没。骤然遇袭的契丹武士们很快就发现对手人数连自己这边的一成都不到,士气迅速恢复。一边四下躲闪,一边快速开弓放箭。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箭如飞蝗,逼得宁子明、韩晶和郭仁三个,不得不将身体重新藏入荆棘丛后。长箭与茂密柔韧的荆棘枝条相撞,激起一串串淡绿色的烟雾。失去方向的箭簇却余势未尽,接二连三钻入泥土中,密密麻麻,就像一片刚刚割过的高粱。

    “该死!”宁子明趁着羽箭滞空的间隙,迅速直起腰,引弓还射。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另外一名帽子下吊着貂尾巴的家伙。然而,对手却早有防备,迅速从地面上踢起一面皮盾。“噗!”箭簇透盾而过,箭杆却被皮盾飞起的余力带歪,摇晃着高高撅起,随即一头扎向了地面。

    “嗖嗖嗖!”韩晶也果断从荆棘后起身,三箭连珠。第一箭被帽子下吊着貂尾巴的家伙用直刀格飞,第二箭射在了一名正在向山坡上跑动的女子眼睛上,贯脑而出。第三箭则射中了一匹正在河畔吃草的战马屁股,深入盈寸。

    “唏嘘嘘——!”可怜的战马放声悲鸣,张开四蹄,横冲直撞。篝火、铁锅、烤肉架、赃物堆,转眼间,被马蹄踩得一片狼藉。冒着热气的铁锅在沙滩上四下翻滚,浓烟裹着火苗乱窜,肉香扑鼻。

    “杀了那两个男的,抓了那个女的剥皮剜心!”饥肠辘辘的劫掠者们发现自己被砸了汤锅,愈发怒不可遏。大喊大叫着将队伍拉成横排,一边用羽箭压制,一边迅速向宁子明等人迫近。

    “晃那个头目的眼睛,晃那个头目的眼睛!韩姐,咱俩一起射他!射死他之后敌军就失去了主心骨!”宁子明蹲身躲过一轮攒射,大叫着请求配合。

    手中没有弓箭的斥候郭仁闻言大喜,果断将铜镜子当成了武器,不断调整角度,寻找目标的眼睛。奇女子韩晶则干脆地抽出三支羽箭,一支搭在弓弦上,另外两支夹在手指缝隙间,缓缓点头。

    拳头大的光斑在山坡上左右移动,上下调整,一寸一寸一寸,终于,抢在契丹人发起第三轮齐射之前,找准了目标。正午的日光迅速变成一道闪电,狠狠砸在了契丹小将军的鼻梁骨处,波及左右各半个眼睛,将其眼前的世界晃得一片模糊。

    “嗖——!”宁子明跳起来,一箭射去,正中此人的膝盖。“啊——!”契丹小将军痛苦地踉跄了一步,半跪于地。“嗖—嗖——嗖!”又三支雕翎破空而至,一箭正中面门,一箭正中左胸,一箭贯穿小腹。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非常遗憾的是,契丹劫掠者们并没有如宁子明判断的那样失去主心骨,再度将羽箭像冰雹般砸过来,将三人藏身处周围,砸得烟尘滚滚,土屑乱飞。然而,他们毕竟是由下向上仰射,中间又隔着许多刚刚返青的荆棘,所发出的羽箭不是被柔韧的荆棘枝条碰歪,就是射中了地面上土珂拉,始终无法如愿以偿。

    “胡里亚萨,亦咧和,也乎都啦,亚密亚密!”正急得火烧火燎间,河滩上,却忽然传来一连串清晰的契丹语。每个字,都堪称价值千金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帖吧


    “亚细亚密,困撒啦,宜度!”一名看上去年龄稍长的女子,接管了队伍的指挥权。弯腰拔起一簇荆棘挡在自己胸前,迈步直扑韩晶藏身处。

    “亚细亚密,困撒啦,宜度!”其他契丹劫掠者毫不犹豫地丢下角弓,学着女子的模样连根拔起荆棘当盾牌,加速朝宁子明和郭仁两个所在位置靠拢。

    “该死!有人给他们支招。快走!”韩晶气得脸色铁青,起身射出一支羽箭,掉头便逃。

    “走,去断壁,去断壁那边!”宁子明也恨恨地丢下角弓,从地上抄起铁鞭,护住自己和韩晶,侧着身体朝断壁处逃窜。

    先前他一直觉得那名通译是同族,不忍心放箭加害。谁料对方找到藏身的地方后,第一时间,就是帮助契丹劫掠者出谋划策。

    “那厮是个被契丹人养熟了的猎狗!老子刚才该先照他!”斥候郭仁连根拔出一大团荆棘,扫帚般背在身后,一边跑一边回头。

    做斥候最大的本领是眼亮心细,能分得请主次。而今天,他无疑阴沟里翻了船。如果第一道镜子光,照得不是契丹将军,而是那名通译。也许三人还能凭借弓箭,再多跟十倍于己的劫掠们周旋四、五个回合。那样的话,没等柴荣出马,大部分契丹人就会因为连续拉弓放箭,而手臂酸软。此战,几乎就要兵不血刃。

    “不用着急,他的脑袋早晚都是你的!”宁子明终于明白了,契丹人突然改变战术的原因。咬着牙,大声回应。“快跑,你跟着韩姑娘朝断壁附近跑,我来殿后!”

    “放屁,老子杀人的时候,你还吃奶呢!”郭仁立刻面红耳赤,猛然转过身,顺手从腰间拉出佩刀。

    自打进入辽国境内,他们就不再敢随身携带制式横刀,只能参照其余商贩的打扮,用半尺长,巴掌宽的解刀来防身。这种通常只能用来分解猎物的刀子,做兵器用非常吃亏,对已经追到近前的契丹武士也没任何威慑力。后者只是微微一愣,就狂笑着扑了上来,手中直刀和铁锏在半空中轮出两道耀眼的弧线。

    “当!”宁子明及时横起钢鞭,将铁锏在半空中拦住。斥候郭仁侧着身子朝前扑进,左手将背后的荆棘丛同时抡向持刀契丹人的眼睛。

    细长柔韧的荆棘条如同阎罗王的胡须般,在半空中根根展开,带出无数道淡绿色的残影。持刀的契丹人被扫了个措手不及,捂着眼睛仓惶后退。郭仁的身体恰好扑进他的怀里,解刀奋力下切——

    “噗!”红光窜起,热气蒸腾。劫掠者的肚皮被齐着胸骨处剥开,肠子肚子掉出体外足足有三尺余。

    “当啷!”直刀落地,身体软倒,被开肠破肚的劫掠者却没有立刻死去。双手慌乱地抓起自己的内脏,拼命地朝腹腔里头填。嘴里的悲鸣声,撕心裂肺,“啊——,啊——,啊——”

    斥候郭仁却对他的惨叫声充耳不闻,扬起血淋淋地刀刃,剁向持铁锏者的小腿。后者自恃力大,正用铁锏压着钢鞭奋力下推,哪里来得及躲闪?只觉得膝盖下微微一凉,半条小腿彻底失去的感应。整个人横着歪倒,铁锏擦着钢鞭冒出一串凄厉的火星。

    “走!”斥候郭仁看都不看,从断了小腿的契丹人手中抢过铁锏,跟宁子明一道再度亡命奔逃。

    四五个刚刚冲过来的契丹劫掠者跟在二人身后,紧追不舍。

    他们擅长的可不只是骑马,山路上,一样步履如飞。常年在燕然山区和草原交界处杀人越货,令每一位部族武士的腿和脚,都早已适应了周围的地形。三窜两跳,就将敌我之间的距离缩到了最短,手中的长枪、直刀、大剑、铁锏瞄着宁子明和郭仁两个的后心画影儿。

    “嗖嗖嗖——!”三支雕翎在极近的距离处飞来,两支被铁锏和大剑拨落,另外一支射中了持枪者的手臂。

    劫掠者们被吓了一跳,脚步稍稍放慢。宁子明抽冷子回手一鞭,将直刀连同他的主人一并砸飞。紧跟着斜向跳出数步,脱离追兵的攻击范围。

    郭仁将解刀奋力丢出,砍中一名劫掠者的肩膀。那名劫掠者大声惨叫,肩膀上的血浆宛若喷泉,直接洒了韩晶满头满脸。拉不及再度放箭的韩晶果断丢下角弓,从腰间拉出一把短剑。翠蓝色剑锋在身侧猛地画出了半个圆,将另外一名劫掠者的手臂齐腕切成了两截。

    三人俱是毫发无伤,却已经彻底无路可逃。身后,两侧,甚至侧前方,都有契丹劫掠者包抄了过来,挥舞着兵器 ,大声狞笑,由于常年啃噬骨头而变得残缺不全的牙齿探出嘴唇之外,暗红色的牙垢清晰可见。

    注1:欧尼,欧古妮氏,属于萧氏的别部。早为库莫奚的一支,后并入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