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重逢 (一)

第二章 重逢 (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重逢 一

    花褪残红青杏小。

    一双晚归的燕子,在屋檐下忙忙碌碌,时而衔泥补巢,时而低声私语。

    天已经暖起来了,空气里透着新雨后淡淡的花香。微风轻拂,吹动蝉翼般的纱窗。印在纱窗上的影子立刻摇曳了起来,影影绰绰,仿佛一簇翠竹,伫立于寂静的水畔。

    “小虫子,这么好的天气不去外边走走,整日闷在楼里绣嫁衣么?”寂静与宁谧,瞬间被玩笑声给打破。有团大红色的影子拔地而起,于半空中轻巧地弯了下腰,单手推开二楼的纱窗,飘然而入。

    “啊,大姐,你又翻窗子!我这里又不是没有门?下次再这样,我就去告诉咱娘!”二楼中临窗做针线的常婉莹被吓了一跳,站起身,迅将手里竹绷子藏在背后,红着脸抗议。

    一身红衣,性子也像火炭般炽烈的常婉淑却毫不在乎,伸出一只手,探向自家妹妹的背后,“还真是在绣嫁衣啊!赶紧给我瞅瞅,绣的是鸳鸯还是并蒂莲花?”

    “你才急着绣嫁衣呢!”常婉莹侧身闪避,动作宛若一只受惊的梅花鹿般灵活,“要嫁也是你先!我只是闲着没事儿干,绣只帕子打光阴。别抢,再抢我就去告诉姐夫!你订亲时,媒人拿给他娘看的绣活,全是从翠锦坊买来的。你,你那双手只会舞枪弄棒!”

    常婉淑张牙舞爪,饿虎扑食般追着自家妹妹蹦来跳去,“告去,告去,告去。我还怕了他家退婚不成?!乱世中能娶到我这种能上马抡刀的媳妇,是你姐夫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真给她娶个立莫摇裙的病秧子,才有他哭的时候!”注1

    绣楼里毕竟空间不够宽阔,很快,常婉莹就被堵在了角落里,无法移动分毫。常婉淑则用自家脑门儿顶着妹妹的脑门儿,空出两只手来,抓紧绷子边缘用力向外拉扯。“快给我看看,快给我看看么!不然,今后无论听到什么消息,我都不来知会你。我那个妹夫……”

    竹蔑绑成的绷子,怎么可能受得了如此大的力,忽然“咔嚓”一声,彻底散了架。两根纤细的蔑条,直接将绸布刺了个对穿。

    这下,常婉淑可傻了眼。将双手半举在空中,连连后退,“我,我不是故意的。小虫儿,你别生气!姐姐马上出去买个新的来赔你。你把纸样给我,我去翠锦坊找最好的绣娘重新绣了给你!”

    “不过是个竹绷子罢了,又不值什么钱!”常婉莹先是愣了一小会儿,忽然摇头而笑。“没纸样,我自己胡乱绣着玩的,你不用往心里头去!”

    说着话,将绷子上被刺破了的绣件快取了下来,先卷成条状,然后又快对折,系了几个死疙瘩,顺手丢到了床头。

    常婉淑纵身追了几步,终是觉得心里有几分内疚。转过头,讪讪地说道:“那我就赔你一匹苏绸吧,想往上绣什么,你尽管随意。正好家里的商号从江南进了新货来,无论颜色和质地,都比去年的旧货又好上了许多!”

    常婉莹不想让姐姐难堪,想了想,笑着回应:“那我可不客气了!正好我想裁几件新衣呢!光是一匹的话,颜色可能太单调了些。你不妨给多我买几匹回来,每种颜色一件儿!”

    “小奸商,你不去做生意可真屈才了!”常婉淑立刻大声抗议,随即,又无奈地摊手,“好吧,算便宜你了。谁让我先弄坏了你的东西呢!我得走了,趁着天还没黑派人去铺子里打个招呼。否则一旦今年的新绸卖断了货,可就又要被你压在舌头底下了!”

    冲自家妹妹诡秘一笑,她迈步就朝门口走。这次,却是温良贤淑得很,每一步都只迈到寸许长短,半晌都未踏下楼梯。

    “姐姐!”明知道对方是故意在卖关子,常婉莹却无法让自己拒绝上当。叫喊着追了过去,双手抱住自家姐姐的肩膀,“我不要你赔了,不要你赔了还不行么?你先别走,咱们姐妹好几天没坐在一起说话了。我这里有刚刚买来的新茶,秋竹,赶紧给我阿姐煮一壶茶来!”

    “哎!”一直躲在楼梯口偷听动静的丫鬟秋竹,大声答应着去准备茶汤。常婉莹双手抱着自家姐姐胳膊的轻轻摇了摇,继续低声挽留,“姐姐你请上坐,我最近得了一本唐传奇,是关于平阳公主和驸马柴绍的……”

    “真的!”常婉淑立刻原形毕露,转身抓住自家妹妹的胳膊,连声催促,“在哪,在哪?赶紧拿来我看。你这妮子,有好东西也不早说,就知道藏着掖
帝临武侠全文阅读
着!亏得我还费劲心力帮你打探宁子明那厮的消息!”

    “你哪曾给我说话的机会?”常婉莹看了她一眼,笑着反问。随即转身走向床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套精致的绘本,双手递给自家姐姐。

    常婉淑迫不及待伸手去抢,却现妹妹的手指迟迟不肯松开。想了想,摇头而笑,“死妮子,心眼儿全长到这里了。给你,钱货两清!”

    说着话,快从腰间摸出一份整整齐齐的信纸,狠狠地拍在绘本封面上。

    常婉莹立刻腾出一只手,抓起信纸。然后将另外一只手也松开,走到窗子旁,借着外边的日光默默而读。

    常婉淑则如获至宝地捧起绘本,到窗子旁与她并肩而立。姐妹两个一个红得如同盛夏牡丹,一个淡若春柳,在潋滟的夕照里,相映成趣。

    信纸上,是一段专门誊抄下来的邸报。里边所描述的内容,则为半个多月前生在边塞小城易县的一件壮举。说当日有山贼邵勇,聚众三千攻打县城。守军自认不敌,一哄而散。城中士绅百姓争相出奔,哭嚎声不绝于道。危急时刻,忽然有一名叫做郭荣的富商挺身而出,大呼“杀贼卫家”。涿郡良家子赵元朗、太原镖师郑子明慨然从之。又有县令何晨,聚集民壮差役镖师百余人,持械聚集于市,准备与城俱亡。大伙佩服郭荣义薄云天,乃推其为帅。郭荣见贼军势大,便与赵元朗、郑子明三人,策马直取贼酋。县令何晨带领众镖师、差役、民壮紧随其后。群贼气夺,纷纷走避。三人透阵而过,再带众镖师民壮转身杀回,如是者三。贼军大溃,其酋邵勇被柴荣追上当场阵斩,余者或死或降,全军尽没……

    看着看着,常婉莹的眉头就蹙在了一起。但是很快,她的嘴角处,便又浮现了笑意。隐隐还带着几分自豪,几分赞赏。

    常婉淑从绘本上抬起眼皮,偷偷看了看她,随即轻轻撇嘴:“那厮,从来就不是个安生的!阿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朝廷暂时忘了他。他可好,生怕别人想不起自己来,又跑去易县出了个大风头!”

    “不是迫不得己么?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阖城百姓被山贼屠戮?!”常婉莹立刻睁圆了眼睛,大声辩护,“况且他报的又不是本名。郑子明,郑子明,天底下姓郑的人那么多,谁还能联系到他头上?!”

    “你倒是跟他一样想得简单!”常婉淑撇了撇嘴,满脸不屑,“改个名字别人就不知道他是石小宝了,那以后江洋大盗全都改个名字算了,官差就是迎面遇见,也不上前盘问捉拿!”

    “他救的是全城百姓,又不是杀人放火!”常婉莹听得大急,红着脸跺脚,“你怎么能把他与江洋大盗往一起了比?”

    “汴梁城里那位小皇帝,还有符老狼,高白马,李豺狗他们,才不会在乎死多少无辜百姓呢!把全易县连同周围十里八村的所有父老乡亲都加在一起,也比不得上他石小宝一个人重要。老百姓在那些人眼里就像韭菜,割完了一茬还能再长一茬。而他,却是闯出的名头越响亮,越必须尽快除掉!”

    “啊!这,这……”常婉莹急得眼睛通红,咬了咬牙,起身就准备往楼下冲。常婉淑却一把拉住了她,笑着数落:“哟!这会儿你着急了。刚才是谁稳坐绣楼,就像女诸葛亮一般?晚啦!这是半个月前生的事情,等你去了,黄花菜早就凉了。告诉你吧,这小子傻人有傻福……”

    “姐姐!你,你就知道欺负我!”常婉莹这才察觉自己上当,抓住常婉淑的一只胳膊,不停地来回摇晃。

    “那小子,我真不知道到底哪点儿好,值得你如此待他?!”常婉淑伸出手指朝自家妹妹头上戳了一记,满脸溺爱,“你不用替他着急了,有人把这事儿给捂盖住了。那个赵元朗,是护圣都指挥使赵弘殷的儿子。祖父是涿州刺史赵敬,叔叔是吏部侍郎赵弘毅。那个富商郭荣更不得了,乃是枢密副使郭威的养子。郭、赵两家联手,将小胖子的真实身份硬是给瞒了过去。眼下朝廷只知道他是个给商队做护卫谋生的刀客,还破格赏赐了他一个易县丞的官衔,就等着接印上任呢!除了咱们和郭、赵两家的有限几个知情者外,其余的人,根本不知道此郑子明,就是当年的石延宝”

    注1:“立莫摇裙”,出自女论语,乃为唐代宋氏姐妹所著,宣扬女性自我奴役。其中淑女的规范是“行莫回头,语莫掀唇。 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后世所谓“行不动裙”,便是出于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