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初见 (五)

第一章 初见 (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章 初见 (五)

    易县在秦汉之时隶属于上谷郡,城外有一座荆轲山,相传乃为猛士荆轲与燕太子丹送别之所。在隋代和唐代,此地俱为军事重镇,城高池阔,坚固无比。然而世事难料,沧桑易变。自打安史之乱爆发后,易县就屡屡遭受战火,旧的城墙和楼台,很快就全都化作了瓦砾堆。废墟上重新建立起来的县城,规模连原本的四分之一都不及。 城门也只剩下的两座,一东一西,被城内唯一的一条石面街道,简陋地穿在了一块儿。

    就这么一个弹丸之地,却不小心成了中原和燕云之间的商路咽喉,怎么可能不招来土匪的窥探?鹰愁岭的众好汉,只是其中动手最果断的一波而已。再晚些时日,恐怕还有其他“绿林豪杰”,会对着这块肥肉张开血盆大口。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拿下了易县后,永不封刀!”鹰愁岭大当家邵勇,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长久占据县城。所以干脆做起了一锤子买卖,拿破城之后随便烧杀抢掠的承诺,作为鼓舞士气的筹码。

    “嗷!”“嗷!”“嗷!”跑得气喘吁吁的大小喽啰们,兴奋地举起长枪短刀,一双双暗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饥渴。

    按照绿林道规矩,每当攻破大户人家的堡寨,喽啰们都会获得一定长短的肆意烧杀淫掠时间。一方面可以威慑其他不愿按期缴纳保护费的庄主和堡主,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让喽啰们以最快速度忘记战死的同伴。而时间一到,土匪的大当家就会下达“封刀令”,结束喽啰们的任性狂欢,给被攻破的堡寨留下几分“人根”,以方便下一次“收割”!

    但是今天,鹰愁岭的好汉们,却从大当家邵勇嘴里,听到了“永不封刀”四个字。那意味着他们可以抢走自己看到的任何东西,奸淫视线所能触及的任何女人,杀死城中任何一个来不及逃走的老弱,直到整个易县城,彻底化作一座巨大的坟冢。

    “但是,尔等一会儿攻城时必须倾尽全力!”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里,大当家邵勇双手下压,红光满面,“是化龙化虎还是继续躲在山沟沟里做泥鳅,就看这回了。谁要是胆敢往别人身后缩,休怪邵某人手狠!”

    “大当家放心,小的们等知道怎么做!”

    “大当家,您就等着听好吧,小的们一口气就把县城给您拿下来!”

    “可不是么,义武军算什么东西?当年咱爷们横着走的时候,孙家哥俩还要饭吃呢!”

    ……

    众喽啰七嘴八舌,不停地向大当家邵勇表态。

    弹丸大的易县,里边只驻扎了四五百乡勇。而自家这边,所有兵马加在一起稳稳超过了三千。甭说尽全力,就是每个人都把一只手藏在裤裆里,也能轻松将城门给拿下来。

    拿下来之后,就是大当家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春天正是商贩们结伴北去塞上的时节,城里边此刻肯定聚集着数不清的金银细软。而周边很多大户人家的女儿媳妇,也会趁着这个时候由家人陪着走进城内,采购一年用的胭脂水粉,头面首饰。城破之后,金银细软谁先抢到就是谁的,细**人谁先按倒就算谁的,即便过后少不得要拿出一些来上供,至少大伙还能尝个新鲜!

    想着此行的收获,大小喽啰们的双腿就充满了力气。才刚刚过了正午,易县城那简陋的土墙,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守军肯定是听到信儿不战而
呆萌大小姐的逆袭小说5200
逃了,整个西侧的城墙上,根本看不到任何旗帜。狭窄破旧的敌楼里,也没响起任何警报声。只有两面黑乎乎的战鼓竖在城门正上方位置,孤单而又凄凉。仓惶而去的守军,甚至连城门都没顾得上关,任由其四敞大开着,犹如一张黑咚咚的嘴巴!

    “报,大当家,百姓们正从东门逃命!根本没人管他们!”几名抢先一步抵达的斥候骑着快马,从城北绕了回来,向大当家邵勇高声汇报。

    “咱们的眼线说守军早跑光了,但是有几个不自量力的商贩和刀客留在了城里,想替其他人断后!”

    “刀客里头有个会扔飞斧的,据说还有几分真本事!”

    “县令何晨没逃,那人是个书呆子,准备以身殉,殉城!”

    “嗯——!”大当家邵勇摆摆手,沉吟着打断斥候的汇报。有商贩和刀客留在城里抵抗,这个消息并未出乎他事先的预料。毕竟敢去燕云和辽地做买卖的商贩,胆子都不会太小。在拼命和倾家荡产之间,有人会果断地选择前者。

    但书呆子县令没跟守军一起逃走,就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了。印象中这些大头巾向来是嘴巴上英雄,行动上的侏儒。平素一个个高喊士可杀不可辱,真的到了要命的时候,却跪得比谁都利索。

    “都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去把那县令抓来给大哥当书童!”没等大当家邵勇消化完斥候们带回来的情报,身后三当家王旗已经迫不及待。猛地一抖战马缰绳,抢先冲向了城门。

    几个刀客和商贩能顶个屁用?自己这辈子,不知道杀了多少刀客和商贩。与其在城门外磨磨唧唧,还不如先冲进去,刀子底下见真章!

    “杀!”“杀进去,永不封刀!”大小喽啰们见有人带头,立刻迈动双腿紧紧跟上。从城西到城东,最近的路径就是穿城而过。想追上那些逃难的肥羊,想抢金银和女人,就无论如何不能落在同伙的后边。

    “杀!”“杀进去,永不封刀!”刹那间,三千多喽啰,就像争食的飞蝗般,黑压压地直奔易县的西城门而去。六千多只发红的眼睛,写满了罪恶与疯狂。

    “嗯?”大当家邵勇皱了皱眉,心中涌起了一团怒火。居然不等他这个寨主发令,就一拥而上。这帮小兔崽子心里还有没有规矩了?不过,这样也好……

    忽然,他又笑了笑,将目光投向空荡荡的城门。冲在最前面的,未必每次都能喝到头汤。有人肯豁出性命去探路,倒也省了他再费力气去安排。

    在空荡荡的城门口,他看到三当家王旗和山寨中最野性难驯的十几个头目,大呼小叫地策马狂奔。他看到数以百计后喽啰兵,在城门外的空地上跑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三角。他看见更多的弟兄,蚂蚁般前涌,人头攒动。他看见四敞大开的城门洞下,有三个年青的身影并辔而出,逆着三千多弟兄的进攻方向,不闪不避,仿佛个个身后都带着千军万马……

    “嗡!”半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微弱的弓弦震颤声。一排稀稀落落地箭雨,迅速从敌楼中落下来,前冲的人流中,溅起了数点红烟。

    没有用!这种程度的伤亡,根本阻挡不了绿林好汉们的脚步。三当家王旗身边和身后,都有头目中箭坠地。然而他自己,却毫发无伤。狂笑着举起手中的长刀,狂笑着堵向逆势而出的三个年青身影,力劈华山!

    “噗!”血光猛地窜起了半丈高,红烟乱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