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初见 (二)

第一章 初见 (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章 初见 二

    龙有逆鳞。

    即便三寸长的幼龙,触之也必招致血腥报复。

    这片逆鳞,便是帝王的权柄。

    刘承佑知道自己现在还很弱小,所以今天他强迫自己在五个顾命大臣面前,表现出足够的恭谦。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会永远忍受权臣们的“欺凌”。他今年只有十九岁,还有的是时间蛰伏,有的是时间慢慢长出牙齿的利爪。而顾命五大臣中,年纪最小的郭威也将近半百了。人的年纪一大,精力和体力就必然会衰退,当他们出现疏漏的时候,便是幼龙腾渊之机!

    还有一个原因让刘承佑愿意暂时隐忍的是,此刻的他,还离不开那道无形弧线的保护。史弘肇的确嚣张跋扈,郭威的确老奸巨猾,可再嚣张跋扈,再老奸巨猾,也比不上外边的李守贞和符彦卿。留着猎犬和猎鹰,便不畏惧外边的狐狸和豺狼。等哪天狐狸和豺狼都被杀光了,猎犬和猎鹰自然就可以放血、剥皮、丢进汤锅。

    既然还需要鹰犬们替自己卖命,刘承佑就不会吝啬几块“肉干儿”。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赐予两位枢密使每人良田三百亩,三位宰相每人良田两百亩,以答谢顾命五大臣在自家父亲病重期间,操劳国事之德。随即,又宣布自己要在皇宫中吃斋礼佛三个月,为故去的父皇和皇兄祈福。在此期间,国事无论大小,皆由五位顾命大臣做主,其他文武官员务必全力遵从!

    顾命五大臣自然连声辞谢,奈何刘承佑打定了主意要替刘知远诵经尽孝,任谁劝谏都不肯改口。无奈之下,史弘肇、郭威等人只好退而求其次,跟刘承佑约定,每隔半个月,召开一次朝议。五大臣只将涉及到军队调动和四品以上官员任免等重要事情交于皇帝圣裁,其他琐碎事务,则皆由枢密院和三省自行定夺。

    君臣之间划分清楚了各自的职权范围,整个大汉国便以最快的度运转了起来。半个月之后,副枢密使郭威先从濮州送回了喜讯。天雄军节度使高行周和魏国公符彦卿二人分别接受了太尉和太保的显职,承诺在最快时间内赶赴汴梁拜祭先皇在天之灵。

    又过了三日,洛阳方面也传回了捷报。常思、白文珂、郭从义三人,联手击溃了李守贞部前锋,阵斩叛军两万。李守贞、王景崇和赵思绾三贼在洛水河畔站不稳脚跟,连夜退向了陕州。

    转眼间,大汉国就从濒临灭亡的边缘,又被顾命五大臣硬生生地拉了回去。虽然叛军还牢牢地控制着潼关天险和陕、虢二州,偏远地区,眼下也还有一些地方豪强在趁机浑水摸鱼。但都已经不是致命之疾了,可以用“针石、火齐”慢慢调理!注1

    警讯一解除,朝野上下,凡是饱尝过乱世之苦的人,无不欢呼雀跃。然而,却也有那么一小撮“英雄好汉”们,痛惜得连连扼腕。恨不得向苍天替李守贞借十万精兵,直捣汴梁,将中原大地搅个底朝天。

    乱世出英雄,英雄需要乱世。至于乱世当中有多少百姓无辜枉死,多少城市村庄化作一堆土丘,多少书卷典籍被烧成一堆青灰,“英雄”们是不在乎的。他们只在乎,自己心中的“壮志”得没得到伸展,只在乎脚下的白骨垒得够不够高,够不够将自己送上云端。

    定州和泰州之间的鹰愁岭上,便住着这样的一小撮“英雄豪杰”。

    上一动荡中,豪杰们在出手之前稍微犹豫了一下 ,就被南面的邻居,狼山堡的孙氏兄弟给抢了先。结果如今人家孙氏兄弟分别受封为节度使和巡检使,麾下的一干喽啰也变成了吃朝廷饭的义武军。而他们这些江湖同行,却依旧蹲在荒山野岭里头喝西北风!

    所以,无论如何,鹰愁岭上的众“英雄”,这次都要狠狠捞上一票。哪怕捞完了之后,朝廷派人前来招安,至少大伙已经闯出了名头。逃到了辽国那边,一样能被大辽南枢密院待为上宾。

    “就这么定了,一样是吃刀头饭的,咱们不能光看着别人青云直上!哥几个,马上回去传令给各自麾下的兄弟,让大伙带上足了干粮,收拾好兵器,明天一早,咱们全体出山。拿不下易县,誓不罢休!”理清了未来的去向,鹰愁岭大当家邵勇用力一拍桌案,大声做出决断。

    “噢,大哥威武!”

    “早就该这么干了,大哥,您以前就是太仁义了,才被孙氏兄弟骑在了脖子上!”

    “大哥,您尽管山上坐着。杀人放火的事情由兄弟我来干。三天之内,桑干河两岸,保证无人不晓咱们兄弟的名号
枕边尸香吧
!”

    “大哥,咱们兄弟,也该出一次头了!”

    “是啊,轮也轮到咱们了!总不能……”

    众“英雄”们欢呼雀跃,都为大当家邵勇的杀伐果断感到荣幸。

    唯独山寨中军师,只剩下一个眼睛的吴老狼,并没有跟着其他人一块叫好。而是小心翼翼凑到邵勇身边,用充满河东味道的声音提醒:“界这,界,大哥,易县照,照理,属于义武军,义武军地面儿。咱们,咱们拿了易县,孙氏兄弟恐怕不会答应!”

    “不答应,他们也得答应!老子还巴不得他不答应呢!倘若他敢来争,老子正好拿他们兄弟的人头祭旗!”邵勇撇了撇嘴,对义武军的实力很是不屑。

    义武军节度使孙方谏,巡检使定州孙行友两兄弟,原本都是打家劫舍的“豪杰”。上一次天下大乱,定州守军逃散一空,兄弟俩果断出手,抢下了空荡荡的州城。随即兄弟两个又先接受契丹招安,再拐带契丹人给的兵器马匹“举义”,才最终洗清了身份,成了大汉国的地方诸侯。

    然而身份虽然洗清了,兄弟二人手底下的军队,却依旧是原来那帮喽啰兵。作为近邻,邵老大根本不怕孙氏兄弟带兵来征剿自己。相反,如果能在战场上杀掉那两兄弟,他本人的名头无疑会愈响亮,愈能得到辽、汉两国上层人物的重视。

    “界,界,孙家哥俩未必是您的对手,可,可界,可界违背了呼延瓢把子给所有绿林同道定下的规矩。内那,内斯向来,向来喜欢多管闲事儿。万一过后找上门来……”

    “眼下呼延老匹夫自己都顾不上自己的,哪有功夫再管咱们?”邵勇再度撇嘴耸肩,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甭说他未必能从刘崇手下逃离生天。就算他侥幸逃过了刘崇的追杀,手底下一起逃出来的内营老弟兄,能剩几个?没了手下内营精锐,咱们兄弟凭什么听他满嘴跑舌头?!”

    “可不是么,上次要不是顾忌着呼延琮那老匹夫的面子,咱们早就杀进定州城里去了,怎么会便宜了孙家哥俩儿?”二当家张子辉也凑上前,满脸不忿地补充。

    “反正咱们拿下易州之后,立刻向辽国和汉国同时派出信使,请求招安。他呼延琮管得再宽,也没胆子跟一国之君掰手腕子!”

    “就是,军师,你可真够婆婆妈妈。都准备去当官了,还顾忌什么狗屁绿林规矩!”

    “就是,就是……”

    其他几个当家人,也纷纷转过头来,对军师吴老狼的胆小大加鄙夷。

    为了竖立绿林好汉们的形象,同时也为了不至于涸泽而渔。太行山第一大当家,北方绿林道总瓢把子呼延琮,曾经在数年前颁过一道江湖密令。凡是吃绿林饭者,第一,不能主动进攻有官兵驻守的城池。第二,对过往商贩,最多只能收取三成保护费,不准杀鸡取卵。

    这两条江湖规矩,虽然令众多英雄豪杰们非常不满,但总体上,大伙却基本都给了呼延琮面子。无他,占山为王是为了吃香喝辣,不是为了自寻死路。攻打城池,事后肯定会遭到官兵的疯狂报复。而保护费收得太狠,则必将导致商路断绝,最后一文钱都收不上来。

    但是今天,鹰愁岭上的众山贼头目们,却不打算继续给呼延琮面子了。他们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他们,不能再错过第二次。

    “界,界……”军师吴老狼嘴巴不停地濡嗫,却不出更多的声音。连续两次劝阻,都被大伙无情地驳回了,再劝阻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诸位当家们,已经被孙氏兄弟的神奇崛起经历,晃花了眼睛。他们都一门心思地想着功成名就,一门心思想着杀人放火受招安。谁也没闲暇再考虑,一旦招安这条路,在辽国和汉国都走不通,大伙将何处容身?

    “你啊,想得就是太多!”二当家张子辉跟吴老狼平素关系不错,悄悄地走到他身边,单手用力搂住他的肩膀。“想得越多,活得越累!这是乱世,乱世出英雄,懂不?易县那地方,咱们不下手,早晚也有别人下手!下去收拾东西吧,别婆婆妈妈的了。万一赌赢了,你也少不了一个刺史之位。”

    “嗯,嗯!”吴老狼被搂的肩膀一阵阵疼,咬咬牙,连声答应向外走去。在出门的刹那,他的目光却快朝聚义厅上的牌匾处扫了过去。

    夕阳下,“替天行道”四个字,被照得格外分明。

    注1:针石、火齐,出自韩非子中名篇,又名扁鹊见蔡桓公,“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