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八章 麋鹿 (五)

第八章 麋鹿 (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八章 麋鹿 (五)

    “轰!”

    终于,宁子明觉得手中骑枪一轻,连人带马,从尸山血海中急冲而出。前方再也没有敌人,无论是被吓傻了的,还是逃命逃错了方向的,都被他和他身边的骑兵屠戮殆尽。

    蓦然回首,却清晰地看见。河畔,原本流寇们聚集的位置,出现了一条又宽又长的血肉街道。没有一具尸骸还保持着完整,也没有一件皮甲能经受得住数百只马蹄的反复践踏。大部分尸体连基本轮廓都没法分辨,放眼望去,只剩下起起伏伏的一团挨着一团……

    血肉长街的两侧,挤满了侥幸逃过了一劫的幸运家伙。然而,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却全都失去了魂魄。一个个茫然地站在自家同伙的血肉前,茫然瞪着毫无光泽的眼睛,两股战战,眼泪、鼻涕和口水,不停地往下流。

    还有数以千计的逃命高手,已经横着跑出了数十步外。他们一个个不停地摆动胳膊,迈动双腿,绝不肯再朝后多看一眼,也不肯让身体稍作停留。哪怕被丢在身后的有他的亲兄弟,哪怕大当家史洪杰的左右亲信手里,原本藏着千两黄金。

    一阵朔风扫过,红色的烟雾飘飘荡荡,飘飘荡荡。从河畔翻滚到河道,又从河道中心处翻卷而回。围绕着血肉模糊的尸团,围绕着呆若木鸡的幸存者,缠绵眷恋,萦绕不散。

    “噗通!”一名呆立于血肉街道附近的流寇,就像被砸断了全身的骨头般,软软地跪倒。紧跟着,又是数名。“噗通!”“噗通!“噗通!”很快,跪地的动作,就像瘟疫般蔓延开去,呆立于血肉胡同两侧的流寇们,都成片成片地趴了下去。双手扶在身前,额头顶着地面,浑身上下不停地颤抖。

    比起已经被踩成肉泥的同伙,他们是幸运的,逃命的时候选对了方向,没有挡住骑兵的去路。然而,他们同时又是不幸的。因为今天所看到的惨烈情景,将成为他们这辈子永远的噩梦。每当听到马蹄声,就会再度闯入他们的记忆。一直到死,都无比的清晰。

    那伙杀神总计只用了不到五个呼吸时间,就击溃了拦路的长枪兵和弓箭手;那伙杀神踩着拦路者的尸骸,直接冲向了天义军的帅旗;那伙杀神连停顿都没停顿,就将天义军大当家连同他身边的侍卫踩成了肉酱;那伙杀神终于透阵而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拨转马头再来一次先前血腥屠戮!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密集的马蹄声果然再度传来,所有跪在地上的流寇们,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挡,挡不住。逃,逃不掉,他们除了闭目等死,又能如何?

    然而,预料中的剧痛,却没有传入他们的心底。一个呼吸,五个呼吸,十个呼吸,二十个呼吸,终于,有胆子稍大的喽啰,偷偷地睁开了眼睛,挪动脑袋四下张望。

    他们没有看到血淋淋的骑枪,他们也看到了先前那伙杀神。他们看到了两队与先前完全不同的骑兵。以那伙杀神出现的位置为起点,跑成了一个长长的弧线。

    已经跑出老远的那些逃命高手,被新出现的两队骑兵追上,堵住,然后像圈羊一样圈了回来。

    “天义军彻底完了!”三当家谢志勇再度闭上了眼睛,泪水沿着灰白色的面颊滚滚而下。

    对方除了骑枪列阵平推这一杀招之外,还藏着另外一记后手,轻甲骑兵迂回包抄!已经被碾碎了所有勇气的天义军残兵,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捞到。就全都被押回了河滩上,统统成了待宰羔羊!

    “他们,他们一开始其实只有几百人!”十当家李恒的声音,忽然在三当家谢志勇耳畔响起,带着如假包换的绝望。“他们一开始只有几百人,他们,他们……”

    说着,说着,
狼与兄弟小说5200
他开始放声嚎啕,并且不停地用脑门朝地上猛撞,“他们,他们只有几百个人。呜呜呜,他们,他们没有成千上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他们只用了几百个人。天义军,天义军完了,彻底完了,呜呜呜呜……”

    “老幺!赶紧闭嘴,休要给自己惹祸上身!”九当家杜绪与十当家李恒平素交好,趁着没有人关注自己这边,一个跟头翻滚上前,用手死死堵住了后者的嘴巴。“多少人咱们都不是对手,别的都不用想了,保命要紧!”

    “天义军,天义军!他们,他们,呜呜……”李恒的声音被堵在了嗓子眼里,瞪着绝望的泪眼用力点头。报仇,这辈子是不用想了。自己先前被吓得魂飞天外,总觉得那个骑枪方阵无比的庞大,里边的骑兵铺天盖地。如今,才忽然发现,对方总计还不到一千人。还没有自己总兵力的一成多。

    “唉!这是报应啊!报应!”听到哭声渐渐停止,九当家杜绪将手从李恒的嘴巴上挪开,低声哀叹。

    他与杜绪两个,先前被大当家史洪杰安置在队伍最后督战。所以比其他人多出了几个呼吸的反应时间,成功逃过了一场死劫。

    如果对方不赶尽杀绝的话,也许,他们还有机会活下去。还有机会将今天的遭遇,告诉给周围的绿林同行。还有机会换个地方,继续扯起大旗,继续打家劫舍。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去想,给如何给死去的同伙,给死去的大当家报仇。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太大了,大到令人无法不绝望的地步。汉军最初冲阵的那支骑兵人数越少,意味着天义军跟人家之间的差距越大。刚刚翻过千里太行,就遇到了如此强大的对手,只能算天义军作孽太多遭了报应!

    幸存者中,原本头目就没剩下几个。谢志勇、杜绪和李恒这三个当家人不敢带头做无谓的挣扎,其他大小喽啰,更鼓不起那份勇气。因此,战斗的收尾部分,进行得极快。总计没有用掉小半柱香时间,杨光义和李京两个,已经将溃散的喽啰尽数押回了河畔。与跪在地上闭目等死的其他流寇们圈在一起,等候韩重赟亲自赶过来决定如何处置。

    宁子明也早就两个火字营头的骑兵,从远处拉了回来。刚刚的战斗虽然激烈,他麾下的这两个营头的骑兵,损失却微乎其微。除了最初冒着箭雨冲阵那几个呼吸功夫,其余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们手中的骑枪追着对方后背直捅。而敌军的伤亡,肯定在两千以上,这还没算那些逃命时慌不择路,一头扎进河水中活活冻死的部分。

    大胜,如假包换的大胜。经此一战,虎翼军的声威,在泽、潞二州,足以止小儿夜啼!而他小宁将军的杀神名头,恐怕也会很快就传遍整个太行!

    但是,此时此刻,宁子明心里,却丝毫感受不大大胜之后该有的喜悦。敌军太弱了,如果自己刚才不主动停手,将他们全都杀光了,恐怕也费不了多大功夫。可杀这些毫无还手之力的懦夫有什么意思?他们刚刚翻越太行,还没来得及继续作恶。他们本质上不过是一群胆小怕事的农民,不幸生于乱世,才拿起了屠刀随波逐流……

    “你又怎么了,不会是又被血光所迷了吧!”见宁子明情绪不高,杨光义策马靠近,抬手推了他肩膀一下,笑着打趣。“这可不行,你不能打一仗就迷一次。否则,让人家知道你这个弱点,索性先派了一波老弱病残给你杀。什么时候你又开始悲天悯人了,什么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我,我没有!”宁子明愣了愣,有股热辣辣的感觉迅速涌了满脸。

    杨光义说得没错,他自己的小命儿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呢,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别人?可,可这么杀下去,就真有意义么? 这种除了杀人就是被杀的世道,难道就不该有个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