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六章 绸缪 (八)

第六章 绸缪 (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六章 绸缪 (八)

    的确是报应!

    连日来,豹骑军冒充山贼,在沁阳城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却没想到把真正的山贼给招了来。让太行山贼总瓢把子呼延琮,带着他麾下的绿林好汉,端了自家的连营!

    怪不得从始至终,没几名将士能鼓起抵抗的勇气。睡梦中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冒名顶替者忽然遇上了正主,刹那间,心中的惶恐可想而知!

    只是,呼延琮和他麾下的绿林好汉,怎么一个个看上去竟如此年青?双眼直勾勾盯着越来越近的敌军将士,豹骑军都指挥使周健良像雕塑般一动不动。不对,这支兵马不可能是绿林好汉,虽然帅旗下那名将领脸涂得比锅底还黑,但眉宇之间,却依旧显得有几分稚气未脱。虽然结阵而前的好汉们个个如狼似虎,但他们身上,却缺乏绿林豪杰应有的痞气和凶残。

    他们不是绿林好汉,他们跟自己一样,也是冒名顶替的赝品!刹那过后,一个荒诞无比,且又真实无比的想法,涌上了豹骑军都指挥使周健良的心头。“报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报应……”他像疯子般大声狂笑,挥舞着兵器迎面冲向疾驰而来的枪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成排的枪锋从他身体上疾掠而过,将他的笑声彻底撕碎在黎明前的夜色里。

    “这人好像故意寻死!”感觉到枪锋处传来的反作用力,宁子明的目光向前扫了一下,迅速做出判断。

    虽然骨架偏小,四十匹漠北马并排而行,宽度依旧能达到六十步以上。再加上一层层明晃晃的骑枪,移动起来,声势婉如泰山压顶。哪怕是百战余生的老兵,在高速碾压过来的枪阵面前,都很难保证不立刻转身逃命。更何况一个人提着兵器与枪阵迎面对冲?

    寻死的原因只可能有两个。要么此人被枪阵给吓疯了,要么是他即便今夜能逃离战场,结局也是生不如死。然而,无论答案是哪一个,宁子明都没时间判断了,更没时间去怜悯自己的对手。同时刺中此人的身体的骑枪有三杆之多,白蜡木打造的枪杆受到反冲之后自然弯曲,却无法保持曲度和恢复速度的一致,转瞬,枪杆弹开的反作用力,就将枪锋上的尸体撕成了四五片,血淋淋地抛向了半空中。

    又一伙慌不择路的贼寇,跌跌撞撞地挡在了前进的枪阵前。宁子明迅速收起心中的杂七杂八,双手紧握枪杆后半段,两腿紧紧夹住马腹。临近的亲卫和士卒们,采取了和他一样的姿势,肩膀贴着肩膀,膝盖挨着膝盖,并辔而行。

    没有人会给贼寇以怜悯,高速前推的骑枪不止一排,密集的战马,也没给任何人留下改变方向的空间。这个时候任何迟疑和停顿,只会导致自己尸骨无存。

    “啊——!”发现闯入了必死之地的贼寇们,嘴里发出绝望的悲鸣,拼命迈动双腿,推开自家身边的同伙,四散奔逃。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人的腿再快,也比不过战马。四十杆骑枪,以恒定的高速,从慌乱的贼寇队伍中快速冲过,两息之后,又是四十杆,两息之后,又是四十杆。两息之后,又是……

    当整整十排骑枪都冲过之后,所有慌不择路的匪徒统统消失不见。他们原来跑动处,一条又宽又长的血肉通道,笔直地通向地狱第十八层。

    这样的血肉通道不止一条,乱哄哄的军营里,至少还有三支一模一样的骑兵枪阵,在纵横驰奔。他们都是由营地的南门冲入,然后迅速彼此拉开距离,如同四道清晨的霞光,由同一个位置出现,呈扇面状迸射开去,将黑漆漆的大营,切得支离破碎。

    没有人能挡住这样猛烈的攻击,在当场变成肉泥和转身逃命之间,绝大多数土匪,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敢站出来抵抗,给自家同伙争取逃命时间的勇士,少得如凤毛麟角。事实上,从攻击发起直到现在,被骑兵枪阵直接碾碎的匪徒,六成以上都属于睡得迷迷糊糊来不及逃走,或者慌不择路者。还有三成半左右,是直接在睡梦中就粉身碎骨。真正能鼓起勇气挡在枪阵之前的贼兵,全部加起来,恐怕都不到一百人。而这区区一百“勇士”,分散在四个方向上的不同位置,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霸道总裁强宠成瘾笔趣阁
    “啪!”一杆长枪打着旋子,砸在了宁子明手中的盾牌上,然后孤零零落地。这种绝望之中丢出的兵器,伤害力几乎为零。宁子明轻轻踩了一下马镫,避免胯下坐骑受到意外干扰。已经在高强度训练中与主人产生了默契的战马奋力将前蹄抬高了半尺,同时后腿用力猛蹬地面。“嘭!”碗口大的战马前蹄在下落的瞬间,狠狠踩中了正在空着双手疯狂逃命的长枪兵胸口,将此人踩了个筋断骨折。

    又一个逃命者,出现在宁子明的视线里。下半身衣服根本没顾得上穿,肩膀上,却背着一个沉重的布口袋,里边装满了连日来的劫掠所得。宁子明握紧骑枪,将此人从背后挑飞。随即,又从另外一名仓惶逃命的匪徒身上疾驰而过,滚烫的血浆和肉末,瞬间溅了他满身满脸。

    下一个出现在他视野当中的,是一伙剃掉了顶门处头发,后脑勺处却梳着根小辫子的契丹人。很难想象,耶律德光已经死了这么久,在中原腹地,居然还有契丹人敢公然抢劫。只是他们现在的表现,与其余匪徒没任何分别。一样用光溜溜的屁股对着疾驰而来的枪锋,一样死到临头还舍不得抢来的金银细软。(注1)

    有股强烈的恨意,忽然笼罩了宁子明的心头。令他的身体猛然绷紧,双手死死握住了枪杆,两脚不停地磕打马镫。

    漠北马悲鸣着开始最后的提速,驮着他突出整个队伍。一名跑得太慢的老年契丹人被挑在了枪锋上,厉声惨叫,手脚拼命挣扎。受力弯曲后的枪杆猛地弹开,将老契丹人甩出了半丈之外。宁子明的目光迅速落在另外一名契丹壮汉身上,右臂端平,左手下压,“噗”地一声,将此人刺了个对穿。

    “饶命——!”第三名契丹人惨叫着,逃向侧翼。宁子明甩掉枪上的尸体,挥臂横扫。精钢打造的枪锋在目标的后背上画出了一条半尺长的血口子,深入盈寸。逃命的契丹人却丝毫感觉不到疼,迈动双腿继续跌跌撞撞,跌跌撞撞,然后忽然栽倒,背上的血浆喷泉般碰窜起老高。

    一排战马从喷着血的尸骸上踩了过去,其他火一营的弟兄们冲上来了。大伙也把战马速度催到了极限,按照平素训练时的要求,重新在宁子明两侧组成了完整的一道枪林。“跟上宁将军,保持队形!”“跟上宁将军,保持队形!”“跟上宁将军,保持队形!”几名百人将在队伍中不停地的高喊,提醒着麾下弟兄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声音传进了这支队伍的主将耳朵里。宁子明眼睛中的红色在急促的叫喊声中,渐渐褪去,张开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双腿缓缓松开了马腹。

    骑枪方阵经过短暂的调整后,再度恢复了原状。整个队伍呼啸着从契丹人的头顶跑了过去,留下一地殷红。紧跟着,七八顶帐篷成为马蹄下的擦脚布,瞬间被踩得稀烂。又一队溃兵乱哄哄地从枪阵前跑过,被枪锋留下了一大半儿,剩余的做鸟兽散。

    视野中的敌人彻底消失不见,入眼的是一道千疮百孔的营墙。宁子明腾出一只手,用力拉紧缰绳,同时用左手将长枪高高地举起。“嗯哼哼……”数以十计的战马同时发出抗议,艰难地侧转身体,放缓速度。整个方阵在与营墙相撞之前,缓缓改变了方向,由纵转横。头顶的天空迅速变得明亮,一道晨光从东方射过来,照亮一张张年青的面孔。

    “变阵!”宁子明咬了咬牙,大声命令。“各百人将带队掉头剿杀残敌,凡脑后留着辫子者,只杀不俘!”

    “变阵——,变阵——,变阵——!各百人将带队掉头剿杀残敌。凡是脑后留着辫子者,只杀不俘!”亲兵们扯开嗓子,同时挥舞令旗,将本营主将的命令一遍遍传达。

    “变阵——,变阵——,变阵——!”队伍中的百人将、十将们,一边调整坐骑方向,一边组织队伍。

    骑枪方阵迅速被拉长,分散,最后变成四支锐利的楔形。几名正副百人将带头朝着宁子明躬了下身,猛然催动坐骑,如捕食的豹子一样,朝着营地内已经完全乱成了一锅粥的敌军扑去。马蹄翻腾,长枪挥舞,所过之处,尸骸枕籍。

    注1:契丹人的发型非常怪异,头顶剃光,两侧和后脑勺处各梳一个短短细细的小辫儿。非常像现在北方山东一带农村给孩子留的“怪毛”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