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六章 绸缪 (二)

第六章 绸缪 (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六章 绸缪 (二)

    烛影摇红,夜风绕着屋檐浅吟低唱。

    有些痛,痛得销魂蚀骨。在某一个瞬间,郭允明本能地摸向始终摆在床边的短剑。只要拔出剑来,翻身朝上一刺,所有痛苦和屈辱都可以彻底解决。然而,他伸出去的手却始终没有抵达剑柄,只是死死地抓住了帷帐,握紧,拼命地握紧,直到掌心被指甲刺得鲜血淋漓。

    “我不会辜负你!”当所有激情散去之后,刘承佑伸出舌头在他耳垂下舔了舔,喘息着承诺。(不能写得太污,具体场景大伙参见脑补便是。)

    郭允明的脊背瞬间又是一紧,随即,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猫般跳了起来,全身**着扑向窗口。天气还冷,糊着丝绸菱花窗和厚厚的窗帘,无法将寒意完全隔离在外,一瞬间,他的全身上下就长出了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沸腾的血液开始发凉,淌过四肢、躯干和心脏,让他迅速变得冷静。转过身,默默地走向愣在床上的刘承佑,一步,两步,三步……,最后,他在距离对方三尺远出跪倒,默默叩首。

    “你,你这是干什么?起来,快起来。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便是!我,我可以对天发誓,此生绝不相负!”刘承佑被吓了一大跳,赶紧高声重申。

    郭允明不是女人,却比所有女人给他的感觉还要甘美一万倍。所以刘承佑愿意满足对方的要求,哪怕这些要求可能不太合理。

    “微臣请求外放边州,为大汉开疆拓土!请殿下务必恩准!”郭允明又磕了个头,声音因为寒冷或者紧张,微微颤抖。他的身体也在微微战栗,被跳跃的烛火一照,愈发显得弱不禁风。

    “不行,我,我不能让你走!我绝对不会让你走!”刘承佑一步迈下了床,像小孩子抢玩具一样,死死抓住郭允明的双臂。“我知道刚才对不住你。但,但我发誓,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你不愿意,这肯定是最后一次。我,我绝不勉强!”

    “主公,这样下去,咱们两个都会死的!”郭允明轻轻摇头,两行热泪顺着白净的面颊缓缓而下。

    “怎么可能?”刘承佑看得心里直发酸,伸手在郭允明脸上擦了几下,摇着头反驳,“我即便当不了太子,也是个逍遥王爷,谁敢杀我?有我在,谁又敢杀动你一根寒毛?”

    “不,主公必须做太子,必须做皇上,否则,咱们两个都将万劫不复!”郭允明用力摇头,脸上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在了刘承佑的手上、身上,烫得刘承佑心软如酥。

    他却仿佛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幅梨花带雨般模样有多诱惑,继续抽泣着补充,“如果主公做不成太子,事情泄漏出去,太子和皇上断不会容微臣活在世间。微臣一死是小,而主公,主公的清誉,清誉若是因微臣所毁,皇上身边那些人,郭威、史弘肇、常思,绝对会争相落井下石!”

    “哼,那帮老东西,只是欺负我年纪小,又没机会当皇上而已!”刘承佑心中的**顿时化作的无名业火,捧着郭允明的脸,咬牙切齿地回应,“你说得对,我必须当太子。只有当了太子,那些人才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你。咱们两个才有可能快快活活地在一起!”

    郭允明轻轻咧了下嘴,愁云在眉梢萦绕不散,“不光要做太子,而且还要尽快做皇上。至少,要尽快单独开府立衙。只有殿下如同当年大唐秦王李世民一样,大权在握,微臣才能回来跟殿下朝夕相伴。否则,微臣在殿下身边一天,殿下就多冒一天被皇上放弃的危险!”

    “你不能走!”刘承佑听得心中一阵紧张,迅速将手从郭允明的脸部移动到肩膀和后背上,半握半揽,连声强调,“我,我听你的
唐朝工科生帖吧
。我不是已经听你的安排,努力去争太子之位了么?只是我哥他,他虽然性命垂危,却迟迟没有死掉而已!”

    郭允明低垂的面孔,迅速闪过一丝轻蔑。随即,又扬起头,让对方恰好看见自己脸上的凄楚与不舍,“殿下不能这么说,微臣,微臣绝对没有离间殿下兄弟的意思。微臣毕竟,毕竟是个男人。不敢求与殿下,殿下长相,长相厮守。只要,只要殿下知道,微臣,微臣心甘情愿替殿下付出一切就,就足够了!哪怕,哪怕,微臣此去注定要战死边关,微臣,微臣也,也心满意足!”

    说着话,他双肩耸动,比真的女人还要柔弱无助。

    “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刘承佑的胸膛,立刻被悲愤与温柔填满,跪下去,一把将郭允明抱在怀里,大声叫嚷,“不就是抢个太子位置么?我尽全力抢便是!刘承训马上就要死了,我就不信他还有机会还阳?你别走,我一定想办法当太子!我一定能护得住你。咱们两个,这辈子生在一起,死也在一起!”

    “微臣,微臣愿意跟殿下生死相随!”再度肌肤相亲,郭允明的面孔又是一阵扭曲。然而,他却将头软软地架在对方肩膀上,放声嚎啕,“能得到殿下如此相待,微臣今生,今生已无遗憾。只可惜,只可惜微臣这辈子没有生为女儿身,不能,不能替殿下叠被铺床,朝夕相守!呜呜,呜呜呜——”

    “你这样,你这样已经很好了。比,比我身边所有的女人都好。我,我自从你入府的第一天,就知道你比她们更好,更合我的心思!”刘承佑被哭得眼角发湿,抽动着鼻子安慰。

    “呜呜,如果,如果有下辈子,微臣,微臣一定,呜呜,呜呜……”郭允明哭得语无伦次,仿佛要把这辈子所受到的委屈,全都化作眼泪哭出来。哭着,哭着,他忽然张开嘴,狠狠地咬住了刘承佑的肩膀。

    “啊——!”刘承佑先是疼得皱眉,随即,心中便涌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又痒又麻,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悸动。“嘶——嘶嘶——嘶!”他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用手在郭允明光滑的后背上来回抚摸,仿佛抚摸着一块倾国重宝,“别哭,别哭,我答应你,答应你去做太子,答应你这辈子不离不弃!”

    对着刘承佑身后的铜镜,郭允明看到两个光溜溜的男人身体和一幅扭曲的面孔。那是真正的他,目光中充满了屈辱和不甘。然而,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温柔如水,炽烈如火,“还要,还要当皇上。当了皇上,才没人敢再阻碍咱们!没人敢乱说闲话!”

    “当皇上,当皇上!”只要能让对方开心,即便是天上的月亮,刘承佑也愿意想方设法去摘,更何况是去争夺一个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的皇位?因此想都不想,只管用力点头。

    “做一个李世民那样的千古明君!”郭允明抽了抽鼻子,哀声强调。

    “做,做!李世民的帝位是从李建成手里抢来的。我为了你,也去抢上一回!”

    “谁要是敢对咱们两个指指点点,就杀了他!”郭允明的目光渐渐变冷,滚烫的眼泪去依旧朝刘承佑的后背上滴个不停。

    “杀,谁敢阻碍咱们,我就杀了他。”肩膀处的刺痛,背上的温润和怀里的柔软感觉交织在一起,令刘承佑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快速涌向了同一个地方。缺氧的脑袋根本没法思考,只顾顺着对方的话头答应。

    “哪怕是常思、郭威和史弘肇!”郭允明目光中的屈辱和不甘,迅速化作了仇恨。咬着牙,继续悲悲切切地补充。

    “哪怕是常思、郭威和史弘肇!”刘承佑如同着了魔一般,不停地点头。“杀,谁敢阻咱们挡就杀谁!杀,你说杀谁咱们就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