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三章 抉择 (二)

第三章 抉择 (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三章 抉择 (二)

    “谢大人!”

    “大人如此厚赐,真是她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

    众亲兵七嘴八舌地替别人道着谢,抬起昏迷不醒的女子,快步离去。谁也不认为,符彦卿因为女子“不经打”就将其逐出家门的举动,有什么残忍或者不妥。

    像符家这种手握重兵的一方诸侯,在自家地盘上就是土皇帝。生杀予夺,皆可随性而为,任何律法都约束不到。更何况符彦卿还非常“大度”地赐给了那女子五贯铜钱,而不是掉过头来让他的父亲和兄弟偿还聘礼。

    须臾,有仆妇带着婢女赶来,将门口和台阶上的血迹用抹布擦净。然后又非常体贴地在屋子里头点了一笼安神香,低着头小步退下。不多时,淡雅的香味便将屋子里的血腥味道驱逐殆尽,令符彦卿眼睛里头的红色也慢慢褪去,慢慢恢复了正常。(注1)

    “老子这是怎么了?”他将双手摊开在自己眼前,皱着眉头自问。手掌很宽,指骨粗大而结实,这是一双武将的手,可以同时握住刀柄和金印。

    武力和权力,自打接替哥哥成为家主以来,符彦卿就从没失去过。这么多年山河不停变色,朝廷不停轮替,可符家永远是符家,在他的全力经营下,非但没有半点儿损失,并且越来越兴旺强大。

    但是眼前,朝廷和家,界限忽然变得不那么分明起来。有一个机会忽然从天而将,只要他伸出手去接住,也许无需花费任何代价,符家就可以化家为国。他符彦卿,就不再是符家的家主,一地诸侯,而是整个中原的主人!

    只要他伸伸手,随便伸伸手!竖起问鼎逐鹿的大旗,派出少量兵马剑指汴梁!他甚至不用派任何兵马,只要登高一呼。李守贞、侯益、赵匡赞等人必会争相响应。正在与杜重威和赵延年等人僵持不下的刘知远腹背受敌,崩溃在所难免。然后符家再推出一个前朝皇帝的直系血亲为傀儡,或者直接挥师西进……

    诱惑是如此甘美,令符彦卿连日来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自己高坐于龙椅上,接受天下豪杰大礼参拜的模样。然后他可以内修文治,外炼强兵,南下扫荡淮扬湖广,北上收复……

    北上还是算了吧!刘知远若是兵败邺都,赵延寿和杜重威等人必然会借助契丹人的力量大举南下。自己能取得的最好结果,就是彻底放弃太行山以东,澶州以北,与辽国从此以黄河为界,约为兄弟之邦。那样的话,自己跟石敬瑭又有什么分别?

    历史上,引外族为强援,取得天下,然后还能被后世称颂的豪杰并不是没有。当年的唐高祖李渊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虽然他向长安进发之时,也曾求肯突厥人的大力支持。立国之后的头几年,依旧没少向突厥人送上孝敬。可李渊却有一个六亲不认的好儿子李世民。即位后没多久,就将突厥打得一溃千里,彻底洗刷了父辈之耻。

    想当年,石敬瑭卖燕云十六州给契丹,心里头未必不是想效仿当年大唐高祖李渊。然而石敬瑭自己的本事,与李渊相差了却不是一点半点。至于石敬瑭的继任者石重贵,如果能及得上唐太宗李世民一根脚指头,也不至于落了个国破家亡的下场。

    凭心而论,符彦卿认为自己的本领和人望都未必亚于石敬瑭,但自己的大儿子,唉,能比上石重贵一半的本事,就已经老天爷开恩了!

    同样是连日来,只要想到自己的长子符昭序,符彦卿心中的豪情壮志,就瞬间化作一滩冰水。“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昔日刘禹锡在蜀先主庙前的一首诗,不知道戳中了多少英雄豪杰的痛处。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你再有本事,再壮志凌云有什么用?正所谓人到七十古来稀,自己今年已经五十开外,无论精神体力都日渐衰退。即便能当了上皇帝,又能治理国家几年?而一旦自己西去之后,儿子昭序像石重贵一样守不住祖业。符家想要再后退一步,如现在一样做个地方诸侯,恐怕也毫无可能了!!(注2)

    是冒险将符家带上权力的巅峰,不管死后儿孙们如何妻离子散,身首异处?还是继续奉行当前的策略,永远做一个地方诸侯,将富贵荣华传承三世、五世乃至十世,百世?比起远在邺都的战局,这才是最令符彦卿心烦意乱的事情。

    对于那场战役,他是旁观者,自然能看得清清楚楚。而在是否“化家为国”这件事情上,他却是当局者,举手投足都觉得沉重万分。

    “啪!”桌子上的香烛又爆出了一个巨大的烛花,火星四溅。符彦卿的丝绸罩袍在大腿根处被火星烧出了一个洞,肌肉猛地一颤,有股剧烈的疼痛直冲顶门。

    “嗯——!”他忍不住低声沉吟,同时本能地用手握住刀柄。受到了伤害就要奋起反击,这是他的为人处事原则。可是,目光所及范围内,却没有半个人影。此刻他即便把刀抽出来,也只能砍翻蜡烛,非但发泄不掉心中再度越涌越烈的烦躁,而且会暴露出此刻他灵魂与骨头里的孱弱和迷茫。

    此乃乱世,作为家主之人不能展露出半点孱弱。否则,必然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咬着牙将横刀插回鞘里,他将罩袍掖了掖,挡住大腿根儿处被烧出来的破洞。然后抓起仆妇们留下的剪子,狠狠将烛芯一分为二。(注3)

    失去了半截烛芯的蜡烛,忽然一暗,旋即变得愈发明亮。他被烛光印在墙上的影子也瞬间矮去了半截,旋即一跳老高。

    自家大儿子符昭序的能力,守住符家目前的基业,已经非常勉强。做了国君,即便不是石重贵第二,也是第二个李从珂。这年头,诸侯对国君可没多少忠心可言,只要朝廷稍显颓势,诸侯便会立刻起兵奔赴汴梁,弑君如同各鸡。亲眼目睹过后唐与后晋的灭亡,符彦卿对诸多同行们的品行,不报任何指望。

    若是废了昭序,换老二昭信……,猛然间,有个充满希望的想法,跳入了他的心头。他的二儿子符昭信,可是比老大强出太多。可老二昭信身子骨又向来孱弱,明显不是一个长寿的相。皇家的废立,也不
永夜君王sodu
像普通百姓家的家主易位那么简单,被废者要么幽禁终生,要么死路一条。亲手将老大送上绝路,然后再眼睁睁地看着老二寿尽而夭,即便坐拥江山万里,他符彦卿余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到了此时,他就忍不住抱怨起老天爷不长眼睛来。如果女儿也可以继承皇位的话,他的长女符妫,倒是远超两个成年儿子的最佳人选。他符家所建立的大秦,必将超越大唐大汉……

    “嘭——!”正苦笑着胡思乱想之际,门忽然被人从外边推开。刚刚还在他心里被废了一次的长子符昭序,手里抓着一份黄色的绫罗,兴冲冲地闯了进来,“阿爷,阿爷,北边,北边又有钦差来了。要,要封您做中原之主!”

    “什么?”符彦卿眉头猛地一皱,两眼中间寒光四射,“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不向为父禀告,就私自去见他?”

    “刚,刚到!”符昭序兴奋得难以自抑,根本注意到自家老父的反应。挥了回手中的黄色绫罗,继续大声补充,“二弟,二弟说您今天心情不好,早早就睡下了。把钦差大人给挡了驾。亏得,亏得我正好路过驿馆,见到二弟亲自安排他们住宿,就顺口问清楚了情况。”

    顺口一问,肯定是瞎话。自家大儿子对被勒令交出衙内亲军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故意给老二找茬,然后跑来告黑状。对此,符彦卿不用琢磨,也能了解得清清楚楚。然而,他生气的却不是两个儿子之间的明争暗斗,而是符昭序现在的态度,好像捡了天大的便宜般,恨不得立刻摆开香案,对着北方顶礼膜拜。

    “以后你尽管读书习武,不要再管家里其他的事情!”强压住心中失望,符彦卿将头再度转向墙壁上的战场形势图,沉声吩咐。

    “可,可大辽要封,封您做皇帝啊!”符昭序这才察觉到父亲的态度与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愣了愣,喃喃地补充。“他们说,他们说赵延寿与杜重威人望都不足与您比肩,李守贞和侯益等人实力又太孱弱。此时此刻,只有您最适合站出来收拾残局,与大辽共治天下!”

    这是新任皇帝耶律阮命人写在圣旨里头的原话,深得符昭序本人的认同。非但如此,最近一段时间里,符家的那些文职幕僚们,也公开说过类似的话语。大辽燕王赵延寿屡屡引契丹兵攻打中原,邺都留守杜重威曾经在滹沱河畔屈膝投敌,两人的名声在中原各地都臭不可闻。李守贞、侯益等辈崛起时间又太短,无论威望和实力,都不能跟符彦卿相比。所以,一旦刘知远败亡,符彦卿将是取而代之的不二人选,谁也无法质疑。

    然而,此时此刻,符昭序说得越明白,符彦卿心中越是绝望。转过身,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来自辽国的圣旨,直接递到了烛火之上。

    “呼……”金黄色的丝绸立刻被点燃,明亮的火焰瞬间跳起数尺高。符昭序本能地上前抢救,却被自家父亲一脚踢出老远。“滚,滚回自己院子里,闭门思过,禁足半年。半年之内,敢再出门,老夫,老夫就将你从族谱中除名!”

    说着话,他抽出横刀,将“圣旨”挑在半空中,亲眼看着此物烧成一堆灰烬。然后,才对冲到屋门口,不知所措的亲兵们吩咐,“将他押回自己的院子,禁足,没老夫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他出来。速去,速去。”

    “这……,是!”亲兵们犹豫着答应,上前搀扶起已经吓傻了的符昭序,低声劝告,“走吧,世子。国公爷正在火头上,您,您有什么委屈,不妨……”

    “尔等休要滥做好人,老夫这次,无论他搬出谁来说情,老夫也绝不会再宽恕他!”符彦卿耳朵敏锐,追上前,大声补充,“否则,尔等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亲兵们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赶紧搀扶着符昭序,快步逃远。

    符彦卿恨得牙根儿都痒痒,如困兽般在烛光下兜了几个圈子。终于把心一横,又追出门外,大声道:“来人,把那几个传旨的契丹钦差,连同他们的随从,全给我拖到城外去活埋了!一个都不要漏网!”

    “啊!”符昭序还磨蹭着没有走远,惊叫一声转过身,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亲大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莫非他得了失心疯不成?人家大辽国分明是一番好心,他不肯领情,直接拒绝也就是了,又何必杀人灭口?!

    “速去执行!”符彦卿不耐烦地挥了下手,冲着亲兵们吩咐。随即,又追了几步,双手搬住自己大儿子肩膀,摇着头道:“以后家里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老老实实读书练武,为父保你一生富贵便是。你二弟是个宽厚人,即便哪天为父不在了,他应该也不会对你逼迫过分!”

    “阿,阿爷……”符昭序愣了好半晌,才终于意识到,对自己的处罚,不仅仅是被禁足,而是永远被剥夺家主的继承权。“噗通”一声跪倒,两行热泪淋漓而下,“孩儿不孝,让父亲您为难了!可,可孩儿究竟错在哪了?孩儿,孩儿今天,不也是为了咱们符家么?”

    “你没那份能力,越是为家族做得多,越是会害了全家人!”符彦卿被一声阿爷,叫得心里发颤,又叹了口气,低声道。“具体错在哪,为父就不一一列举了。你自己慢慢想,早晚都能想清楚。但是,无论能不能想明白,有一件事情,为父现在就必须告诉你!”

    “嗯!”符昭序含着泪,做洗耳恭听状。

    “王侯将相,都可以让人来封。唯独皇帝不能!”符彦卿又咧了下嘴,满脸无奈!

    注1:安神香,中国古代常用香料。不是做成寺院用的香枝,而是捣成细碎状放在特制的金属笼子里烧。因为含有龙涎香等物,能起到缓解疲劳,振奋精神的作用。

    注2: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出自刘禹锡的《蜀先主庙》。全篇以头两句“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和五六句,“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流传最广。

    注3:烛花。古代蜡烛芯用的不是棉线,蜡也不是石蜡,所以燃烧照明时,烛芯会结出疙瘩。久而不剪,便会爆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