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二章 蓬篙 (七)

第二章 蓬篙 (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章 蓬篙 (七)

    “刺客——!”刘老大举刀护住自己的脑袋,厉声大叫。刹那间,几乎忘记了迎面杀过来的泽潞骑兵。

    怪不得常思敢只带五百人就逆冲上万,怪不得常思丝毫不在乎他身后那些团练是友是敌。原来他手下的死士,早就潜伏在了自己身边上。看准时机,就会发出致命一击!

    “呼啦啦!”一嗓子喊过之后,刘老大身边最后的十几名爪牙,立刻红着眼睛冲向了大树。也不管自己够得到够不到,长枪横刀朝着树冠乱捅乱剁。

    以区区最后十来个人,对付五百列阵而进的骑兵,大伙肯定注定要死无葬身之地。但临死之前,好歹也拉个垫背的。这个能神不知鬼不觉潜伏到刘老大身边刺客高手,无疑是垫背的最佳人选。把他先剁了,大伙死后见到阎王爷也能涨几分面子!

    “不是,我真的不是!”宁子明先是激灵灵又打了个冷战,然后如梦初醒,一边手忙脚乱往更高处爬,一边大声喊道,“我不是刺客!要是刺客我早出手了!我真的不是,你们来时,我已经在树上了!”

    他哪里是什么刺客?除了一开始听了刘老大等人嚣张的言论,恨不能跳下去将此人一刀戳翻之外,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未曾对树底下的人有任何杀心。

    事实上,他也顾不上再起什么杀心,从最初几名团练骑将出现,到常思暴起发难,脚下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精彩不亚于梨园大戏。他光是看,就看得已经眼睛和脑子都跟不上趟了,哪有什么功夫再搭理一众乡贤?

    待到常思率领骑兵突然发动,他就更没精力管树下的人了。五百精锐骑兵列成标准槊锋型阵列前冲,其声势惊天动地。越是站在高处,越是能俯览全局,将敌我双方的表现尽收眼底。同时,他心里受到的震撼也越强烈。

    不同于当初他所在的乌合之众武英军,更不同于几个月前在云风观外所面对的那些“乱匪”,常思所部五百骑兵,给他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强大、齐整、野蛮、默契,就像一群包裹着钢铁的怪兽,成群结队扑向目标。将目标撞翻、扯烂、撕碎,然后再逐个踩成肉泥。

    不是战斗,而是猎杀。从头到脚,都是彻头彻尾的猎杀!

    刘老大身后空有上万家将庄丁,在这群以屠戮为职业的怪兽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能转身逃窜,或者跪地祈降。

    而无论是转身逃窜,还是跪地祈降,都得不到对手任何回应。

    那群由钢铁包裹着的猛兽,绝不会因为猎物的表现,而改变自己的攻击方向。他们只管向前推,向前推,向前推。将逃得慢的和跪在地上的,碾碎,碾碎,碾碎!

    他们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可以无视任何阻挡。

    他们是如此骄傲和自信,以至于全身上下,都萦绕着璀璨的阳光。

    那种华美且强大的感觉,是如此令人沉醉,不知不觉间,宁子明已经被其中杀气所迷,俨然自己已经飞到骑兵队伍当中,变作其中策马前进的一员。而挡在他面前的,则是醒来之后那些陷害过他的仇家、吴若普、李宛亭、郭允明,还有,还有隐藏在更伸出了二皇子刘成佑、成德军节度使杜重威、甚至,甚至还有大汉天子刘知远。

    他用漆枪将他们一个接一个戳死,用马蹄一个接一个将他们踏成肉泥。每幻想着刺穿一个,心里的快意就会加重一分,鼻孔呼吸就会更急促一份。

    然而,就在其中某一个瞬间,他忽然发现骑在马背上不是自己。

    相反,自己却成了正在转身逃命者的一员。

    恐慌,无助、绝望、悲愤。双腿用力飞奔,却总也跑不过马蹄。

    那来自不远处的马蹄声是如此的激烈,如此的熟悉,熟悉到他几乎从未摆脱过一般,始终追赶在他的身后,追赶在他的耳畔。

    成群结队,不紧不慢,将与他一起逃命的人,一个个从背后杀死。

    “胖子,逃,别回头,逃啊——!”有一个声音穿透马蹄击地的狂潮,钻入他的耳朵,钻入他的心脏。

    他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却感觉此人非常亲近。亲近到他与对方如同身体和影子,如同大腿和胳膊。

    “逃啊——!”

    “逃啊——!”

    无数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从他记忆中涌起。以前那里是一片黑暗,一片寂静,现在,黑暗中却忽然有了声音,焦急而又绝望!

    隐隐约约,他发现眼前场景,似曾相识。

    同样是一个
西天取经特种部队帖吧
盛夏。

    同样阳光璀璨,绿树成荫。

    自己却在翠绿色的旷野中仓惶逃命。而身后,则是一模一样的马蹄声。

    一样的激烈,一样的凶残,一样的不疾不徐。好像猛兽在玩弄着注定要丧于口中的猎物。

    然而,当他闭上眼睛,试图分辨出猛兽的模样之时。所看到的,却依旧是黑漆漆一团,无边无际。冷得透骨,冷得令人窒息。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牙齿撞击声。但是,他却无法再睁开眼睛,无法摆脱那漆黑又寒冷的梦魇。

    那个梦魇曾经杀死了他和他身边所有人,如今,又要把他再杀死一次。而他现在,依旧与上次一样绝望,一样孱弱,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甚至,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梦魇从背后追上来,一点点将自己的灵魂拖入无尽黑暗。

    “刺客——!”忽然间,脚底下爆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将黑暗撕开了一条缝隙。宁子明的脊梁骨猛地一颤,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

    阳光又从树叶间射了下来,身外的世界又被色彩充满。他看到了刘老大手指着自己,满脸惊惶。

    他看见刘老大身边的心腹们挥舞着横刀和漆枪,扑向脚下的大树。

    他带着几分感激迅速向更高处爬,同时本能地替自己辩解。他不是刺客,也不再想要刘老大的命。事实上,如果不是刘老大刚才忽然声嘶力竭喊了一嗓子,也许用不了多久,宁子明就会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直接被疾冲而至战马踩成肉泥。

    那他可就成了古往今来死得冤的一名武将了,没碰到敌人一根寒毛,却被自家骑兵活活踩死。如果常思麾下的骑兵,也可以算做自家的话。

    好在这种惨剧最终没有发生,刘老大那一嗓子凄厉的尖叫,非但让他本人暂时忘记了继续打摆子,也将宁子明早已迷失多时的魂魄彻底唤醒。

    接下来,少年人立刻就发现了自己处境的尴尬,树下的家将们,将他当成了刺客。而马上就要冲过来的泽潞精锐,恐怕也无法因为他这个“自己人”而拉住坐骑。只要他受伤落地,或者因为手忙脚乱而落地,等着他的,肯定是死路一条。

    情急之下,他只能一边奋力往更高处爬,一边扯开嗓子替自己解释。可此时此刻,刘老大手下的忠心护卫们哪里还听得进去?横刀伤不到他就改漆枪,漆枪仍旧伤不到他,就将横刀盘旋着丢上来当飞刀使,一心拉着他共赴黄泉。

    宁子明连挡带躲,手忙脚乱。转眼已经又爬高了数尺,再往上,杨树主干已尽,分支未必能承受得住他那一身小肥肉。情急之下,猛然间福灵心至。一边抽出横刀拨打丢过来的“飞刀”投矛,他一边扯开嗓子了厉声断喝:“住手,不想死的,就放下兵器投降。老子保你们活命!”

    “啊——?”正单手抓起漆枪投矛,准备抢在骑兵冲过了之前,给树上刺客最后一击的刘老大愣了愣,本能地停住了胳膊。

    “放下兵器,下马躲在树后。投降,老子保你们不死!老子是骑兵都头,老子说到做到!”宁子明横刀下指,继续狐假虎威。

    解释是解释不清楚了,干脆将错就错。反正自己的骑兵都将是常思亲口提拔的,也不算胡编乱造。至于众人放下兵器之后下场如何,自己尽力去想办法就是。以常思的性格和实力,未必需要将这些无胆鼠辈赶尽杀绝!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刘老大等人能先躲过战马的冲击。

    “投降,我投降!”刘老大早就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只是先前即便打算投降,也不敢保证对方的骑兵肯收手。猛然发现居然有一条生路就摆在头顶上,岂能不喜出望外?第一时间丢掉了漆枪,脱离坐骑,连滚带爬扑向树后,所有动作宛若行云流水。

    他手底下的家将见东主都认了耸,当然不可能继续死撑。也赶紧翻身下马,丢掉兵器,尽力将各自的身体藏在路边的大树之后。

    饶是如此,依旧有三人未来得及。被急冲而来的战马一带,顿时撞得倒飞出去,筋断骨折!

    “投降,投降,树上这位将军大人答应饶我等不死!”刘老大等人唯恐骑兵们杀的收不住手,绕着大树来砍自己。扯开嗓子,能喊多响亮就喊多响亮。

    “投降,投降,树上这位将军已经饶过我们了。已经饶过我们了!啊——!”叫喊声,陆续响成了一片。周围所有来不及逃走且还活着的庄丁、家将,争先恐后冲向了路边的大树。眼望树冠,将那个胖子当成了最后的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