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一章 问道 (五)

第一章 问道 (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一章 问道 (五)

    兴头上忽然被人泼了一大桶冷水,刚刚看好的美人儿马上就要变儿媳妇,刘知远的心里头,甭提有多憋气了。然而当他看清楚了说话者乃是中书侍郎兼同平章事杨邠,立刻将火头强行压回肚子里,皱了皱眉,沉声问道:“你是说银枪效节军?这一系居然还有人活在世上?”

    银枪效节军,又称银枪孝节都,乃魏博节度使杨师厚所创,堪称唐末以来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部队。最盛时有兵马一万五千余,个个持银枪,跨高马。兵锋所指,当者无不披靡。

    朱温的大梁国之所以能力压群雄,凭得全是这支虎狼之师。而朱温和杨师厚和二人相继亡故之后,继承人朱友贞却嫌银枪效节军规模太大,不易控制,试图强行将其分化瓦解。导致这支劲旅愤而投降了李存勗,后梁因此失掉了河北,不久便宣告亡国。

    李存勖有生之年,也一直对银枪效节军的强大战斗力极为忌惮。却始终没有腾出手来消灭这一潜在危险。这种情况直到唐明宗李嗣源登基,才彻底得到了解决。朝廷任命的节帅赵在礼不满军中骄兵悍将对自己无礼,暗中与唐明宗勾结设下圈套。随即里应外合发起攻击,将银枪小节军联同其在营家属“并全门处斩”!几代皇帝的心腹大患终于灰飞烟灭,后唐军队的战斗力由此也下降了一大截,威慑各镇节度使已经非常吃力,更没指望南下一统九州。

    自银枪效节军覆灭之日算起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二十年。因此刘知远很是怀疑,这支兵马遗留在世间的余孽,还能够对时局起到什么影响。然而,杨邠只用两句话,就彻底浇灭了他心中的所有多余想法,“主公莫忘了,银枪军归唐的原因,便是被后梁末帝强行一分为二。且银枪军被赵在礼那厮与唐明宗联手冤杀之前,还曾经由王建及,李从珂等宿将驾驭,十余年间,为其他各节镇输送的悍将不可胜数!”(注1)

    第一句,说的是银枪军的历史沿革。这支部队曾经一分为二,如今银枪军虽然已经不存在,但是由银枪军所分化出来的天雄军,却依旧是一支谁也无法忽视的劲旅。

    第二句,则说的是银枪军的血脉传承。这支军队整体上,的确已经被唐明宗李嗣源所灭。但后唐、后晋乃至现今的大汉,依旧有许多武将,早年间曾经在银枪军中效过力。与刚才那位王氏皇妃祖父王建节,或多或少都有些香火之情。

    如果刘知远强行纳王氏入宫,肯定会给天下读书人留下才入汴梁就沉迷女色的印象。与此同时,曾经跟银枪军有过瓜葛的若干武将们,心里头也未必痛快。毕竟,按辈分,王氏算是所有曾经从银枪军出来的武将们共同的晚辈,刘知远侮辱了她,等同于打了所有人的脸。

    而将王氏嫁给刘知远的二儿子刘承佑,就不是侮辱而是施恩了。二人年龄相近,家世在刘知远进入汴梁之前也差不太多。这个时代北方各地又不怎么讲究女人守节,王氏与其跟着李从益一道被杀,或者被幽禁终生,远不如改嫁给刘承佑继续享受富贵荣华!

    明面上和不能直接说出来的道理都很简单,以刘知远的睿智与老练,当然立刻就能分辨出杨邠乃是真心实意思地为国而谋。只是他当了天子之后,自尊心变得极强。不愿再如以前做汉王时那样,主动向属下承认错误,于是乎,红着脸摇了摇头,大声道:“嗯,平章所言甚善!朕方才说让她出家修行,也是怜其乃名将之后,不忍让其受到李从益的过多牵扯。如果她能嫁给我儿承佑,那当然是更好。以此女的聪明和果决,刚好可以弥补承佑的任性和拖沓!”

    “谢陛下盛赞,臣回去后,就全力操办此事!”唯恐刘知远过后反悔,杨邠立刻躬身下去,敲砖钉脚。

    “随你,随你!”刘知远心里头依旧非常不舒服,却大度地冲着杨邠摆手。“哈哈,你愿意做月老,朕正求之不得!不过你做事时,千万要小心些。朕观此女,虽然怒李从益不争,却对其情根深种!”

    “臣明白!臣会先找她到的家人,全力促成此事!”杨邠点点头,笑着给出解决方案。

    王建及当年因为受李存勖的猜疑,忧愤而死。其留在世上的儿孙们,也于后唐、后晋两朝官场中没有什么太大作为。此刻大汉初立,百废待兴,正是处处都需要人手的时候。拿出几个像样的官位赏给王家,就不愁王家不感恩
重生之云上笔趣阁
戴德。由此,王家的女儿们,自然也要以家族利益为重,不可能再陪着李从益那注定要死的人,去做什么患难与共的傻事!

    “不光是王建及一家,当初在晋唐相替中无辜枉死的一众文武,还有此番契丹之乱,死于国事的忠臣良将,你也都替朕列一个名录出来。等过几天有了空闲,该追封的,朕当不吝追封。该抚恤其家人的,朕也着有司尽力去抚恤!”刘知远向来能举一反三,接过杨邠的话头,笑着吩咐。

    “臣等替那些亡故的忠臣良将,谢陛下洪恩!”话音未落,身后立刻拜倒了一大片。郭威、史弘肇,聂文进,还有若干文武,个个感动莫名。

    虽然身在汉王府,他们却不是跟汴梁这边半点瓜葛都没有。毕竟刘知远曾经是石敬瑭的心腹爱将,他们也曾经在后晋的旗帜下为国征战。袍泽、故旧、亲戚、同学,遍布朝堂和地方。

    后晋亡于契丹,他们在后晋做官的亲朋好友,大多数都未能幸免于难。若是凭着各自力气去周济,庇护,提携,恐怕这辈子也忙不过来。而大汉天子刘知远简简单单几句话,就将他们的私事变成了国事。非但让死者的后人有了活路,死者自己,也能获得一定的身后哀荣。

    当然,一条政令具体执行时,还会有许多上不了台面的猫腻。谁的子侄能多得一些照顾,谁的身后追封能更加显赫,都少不得要私下里进行运作。但是,有了刘知远的“金口玉言”,就等同于对所有人的身后事都定下了处理基调。差别只是多寡问题,远好过群臣毫无方向的自己去忙活!

    “起来,起来,众位爱卿快请平身。又不是正式上朝,尔等无需如此多礼!”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就能令大伙如此感动。刘知远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欣慰地伸出手去搀扶。

    “谢陛下!”郭威和史弘肇等人再度俯首而拜,然后才陆续站起身。看向刘知远的目光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崇敬。

    “都是朕应该做的事情,诸位不必如此。”刘知远笑着摆手,大声感慨,“当初晋高祖叛唐,原本就是一笔糊涂账。此番大晋被契丹所灭,更是他奶奶的莫名其妙。朕这么做,不是为了求诸君感激。而是期待,期待诸君能与朕一道,尽早,尽早将这乱世结束掉。说实话,这两次江山易主,殉难者都是些英雄豪杰。而苟活于世上者里头,却不乏王八蛋和阴险小人!”

    “臣等荣幸之致!”郭威和史弘肇等人停住脚步,再度心悦诚服地躬身。每个人胸口,都如同揣了一团火般,热浪滚滚。

    不管当初辅佐刘知远,是为了博取功名富贵,还是为了偿还知遇之恩。此刻站在大宁宫中,结束乱世,重整河山,就成了他们每个人肩膀上的天然使命。而刘知远此时此刻,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也是不折不扣的英主气象。假以时日,谁敢说他不会再来一次光武中兴?谁敢说大伙不会成为新一代冯异、岑彭,邓禹、马援?!(注2)

    这一刻,君臣数人站在大宁宫的台阶上,彼此相望,豪情干云,壮志直冲霄汉。个个都觉得,世间之事无不可为,一统九州指日可待。更有甚者,在心中已经悄悄幻想,当结束中原的各方割据势力之后,如何引一支大军北上燕云,彻底洗雪当初石敬瑭认贼做父之耻。那可比消灭各方诸侯,更令人迷醉。毕竟与诸侯兵戎相见,死得都是与自己模样差不多,语言差不多的同族,载入史册,也未必算得上赫赫之功。而驱逐胡虏,却自秦汉以来,都被当作不世伟业。注定要受到后人的膜拜与敬仰!

    就在此时,大宁宫的正对门口廊柱后,忽然闪起了数道寒光。几名契丹人打扮的死士,忽然鬼魅般出现。手中弯刀泼出一道道闪电,直奔刘知远的脖颈和后腰!

    注1:赵在礼是有名的马屁精和窝囊废,银枪军上下对他都不服气。他里应外合剿杀银枪军,则完全是为了讨好李嗣源,事实上,银枪军将士此刻对后唐并没有反意。所以杨邠认为将士们是被冤杀。而赵在礼本人,身为一方诸侯,在投降契丹后,因为不受待见,竟吓得自杀身亡,结局也足够奇葩。

    注2:王莽篡汉,天下分崩离析。直到二十年后,才有光武中兴。冯异、岑彭,邓禹、马援,则为刘秀麾下的四个顶级良将谋臣。刘知远自认为刘邦之后,有志结束乱世。所以郭威等人此刻都期待自己能向邓禹马援那样,成为千古良将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