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十章 余韵 (一)

第十章 余韵 (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十章 余韵 (一)

    “是常思!”

    “六军都虞侯常思!”

    “陛下的结义兄弟,牢城指挥使,六军都虞侯常思常克功!”

    “……”

    即便再孤陋寡闻,看到那面骄傲的战旗,再看看自家上司李洪濡那失魂落魄的窝囊模样,众“匪徒”们也知道,外边来的人到底是谁了。刹那间,一个个惊得面如土色,纷纷挪动脚步缓缓向墙根儿底下缩。尽管距离常婉淑和宁彦章两人只有咫尺之遥,却再也鼓不起勇气发动任何攻击。

    “还不放下兵器出来领死,等着老子进去捉你么?”正惶恐的不安间,耳畔却又传来一声断喝。前六军都虞侯常思甩鞍下马,大步向前。又宽又胖的身体宛若一块移动着的岩石,随时可以将挡在面前的一切碾成齑粉。

    “当啷!”“当啷!”“当啷!”“当啷!”兵器落地声瞬间响成了一片。强抢别人的女儿,却被做父亲的抓了这正着,众“匪徒”们无论有谁在背后撑腰,都无法不觉得亏心。更何况,常思此番还带着数百精锐骑兵同来,而他们这伙人,在汉军当中顶多只能算是三流?

    “末将,衙内亲军左厢殿后军步将李洪濡,参见都虞侯!”猛然间福灵心至,李洪濡“噗通”一声跪下去,大声自报家门。

    “呼啦啦”道观内外,还活着的匪徒们刹那间跪倒了一整片。谁都知道,继续挣扎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打,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是常思的对手。而劫持常家二小姐做人质这招,恐怕也很难行得通。如今之际,大伙能不能活着离开,就看常思肯不肯给二皇子和几个国舅颜面了。毕竟,衙内亲军殿后军这个番号,一报出来就等同于直接告诉了常思,这场“冲突”的幕后指使者到底是谁!

    “衙内亲军?放屁,衙内亲军的番号早取消了。陛下入汴在即,御林军数日前就渡过了黄河。,眼下在河东境内,哪还有什么衙内亲军?!”没想到李洪濡招认得这么快,常思顿时有些措手不及。眉头猛然竖起,圆圆的脸上乌云翻滚。“你好好想想,到底说不说实话?老夫再给你一刻钟时间!时间一过,休怪老夫辣手无情!孽障,你还不给老子滚出来!”

    最后一句话,显然不是冲李洪濡说的。常婉莹听在耳朵里,猛然打了个哆嗦,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全然没有先前那种直面死亡亦无所畏惧的傲然模样。只见她猛地丢下宝剑,先是向前跑了几步,双腿在迈过道观大门的瞬间,却又迟疑着停下,回头看着宁彦章,满脸不舍。

    常思见此,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抬手指了指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的宁彦章,大声命令,“姓石的,你莫自作多情!老子今天是来救自己的女儿,却不是来救你!”

    “阿爷——!”常婉莹闻听,脸色变得愈发惨然。踉跄几步冲到自己父亲面前,哭泣着说道:“您,您终于来了。我,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呢!”

    常思被哭得顿时心脏发软,旋即用力挥动胳膊,将常婉莹的手臂甩在一边,“你少来这套!”咬着牙不去看女儿的眼睛,他继续低声咆哮,“从小到大,哪次闯完了祸,你不是这般模样?我原本还以为长大了你就会有所收敛,却没想到,长大之后,你居然连杨重贵也敢去招惹!你,你莫非就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么?”

    骂着骂着,终究觉得心疼。扭过头,冲着刚刚策马赶过来的常婉淑大声喝令,“还不带你妹妹离开?愣头愣脑,像块榆木疙瘩脑般看什么热闹?都是你这个当姐姐的带的好头!拉她下去,先关到马车里。等到了潞州,老子再跟你们;两个仔细算这笔帐!”

    “这,这怎么又算到我头上了?”常婉淑无端受了池鱼之殃,嘟囔着跳下坐骑,上前拉住自家妹妹一只胳膊,“走吧,他正在气头上,不会跟任何人讲理。你先跟我下去躲一躲,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说啥?你再说一遍!”常思手按刀柄,虎目圆睁。他奈何得了百战老将,却偏偏拿自家这个大女儿毫无办法。打,当着女婿和这么多将士的面儿,显然有些过于严苛。但不打常婉淑一顿,肚子里的一团邪火却根本找不到地方发泄。

    “瓦岗宁彦章,见过常将军。救命之恩不敢言谢,日后将军有用得到晚辈的地方,风里火里,绝不敢辞!”偏偏有人唯恐他肚子里那团火烧得不够旺,不早不晚走上前,躬身施礼。

    “你叫啥?你再说一遍,你到底是谁?”常思立刻找到了焚烧目标,转过头,大声追问。

    “瓦岗宁彦章,在此拜谢常将军救命大恩!”宁彦章退开半步,再度长揖及地。

    他原本就长得白白净净,最近半个月又一直在道观中修养,因此看上去更加富态雍容。而常思自己,也是个远近闻名的大胖子。两个胖子隔着四尺远相向而立,看在外人眼里,竟是罕见地相得益彰。

    然而,常思却没有因为小肥跟自己体态隐约相似,而对此人假以辞色。摆了摆手,冷冷地转身,“宁彦章是么?你且跟老夫来!有些话,老夫必须跟你当面交代清楚!”

    “遵命!”宁彦章微微一愣,随即不卑不亢地回应。迈开双腿,缓缓跟在了常思身后。

    一步,两步,三步,最初还有些紧张,数步之后,竟缓缓将腰杆挺了个笔直。

    “阿爷——!”常婉莹追上前,大声阻拦,“不关他的事儿!他脑袋受了伤,以前所有事情都记不得了,他……”

    她的胳膊再度被常婉淑拉住,身体被扯得踉踉跄跄。正挣扎着准备再替爱侣说上几句,却看到宁彦章将头转了过来,满脸坦然,“你别急,我自己能应付得来。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
阿拉德之雄鹰全文阅读
先前答应你的那些,将来拿什么去兑现?!”

    “走吧,走吧,阿爷正在火头上。你说得越多,越是火上浇油!”常婉淑也将嘴巴俯在自家妹子耳畔,低声开解。

    “那你,你自己小心!”常婉莹挣扎了两下,终究没自家姐姐力气大。抬起泪眼眼看了看宁彦章,用极低的声音叮嘱,“别跟他硬顶。他那个人,气头上跟谁都不讲道理。等气消了,我再跟你一道想办法!”

    “嗯!”宁彦章笑着点头,加快脚步,追向常思。

    这个女子愿意跟自己面对全天下的人,包括她自己的父亲。这个女子愿意跟自己生死与共。自家父母不在,请不起三媒,下不了六聘。但无论如何,却不能让他为了自己跟家人闹翻。所以常思讲理也罢,不讲理也好,自己都只能独自去面对。反正,反正全天下的女婿,都少不了要过老岳父这关!

    听自家女儿胳膊肘全都拐向了外边,常思心中的邪火越烧越旺。用眼睛瞪开上前试图替自己提供保护的亲兵,用大脚踹开凑过来试图缓解气氛的幕僚。像一头下山的老熊般,一步步远离道观,一步步,将脚下的地面踩得摇摇晃晃。

    宁彦章缓缓在后边跟着,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步亦步,趋亦趋,将彼此间距离始终保持在五尺之内。

    一老一少两个胖子,相跟着离开战场,离开满地的血迹与尸体。一直走到了所有人的视线之外,常思才猛地转过身,厉声断喝:“姓石的,我们常家到底欠了你什么?你居然要赖上门来,将我们家搅得鸡犬不宁!”

    他是军中宿将,半辈子杀人无数。因此稍微作势,便如同有一块万钧巨石直奔小肥的头顶压了下来。然而,这种百战余威,对小肥却起不到多少作用。年青人只是礼节性地退开了半步,就再度站稳了身体,笑着拱手:“晚辈愚钝,无法理解您老到底在说些什么!晚辈原本在山寨里好好地做强盗,却被汉王殿下派人不远千里给捉到了河东!若是能逃,晚辈在半路上早就逃之夭夭了,塞北江南,哪里不比在河东安全?又怎么可能专门跑来赖上您?况且晚辈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变成了石延宝!对石、常两家的旧日恩怨,更是一无所知!”

    “嗯?”早料到对方必然会巧言争辩,却没料到,小胖子争辩得如此理直气壮,常思的眉头顿时微微一跳,撇着嘴,冷笑着道:“如此说来,你认定了你不是石延宝了?”

    “当石延宝,有什么好处么?”宁彦章想了想,苦笑着摇头,“按照汉王麾下那位郭大人所说,肯忠于石家的,早就被张彦泽给斩尽杀绝了。此刻汉王也好,什么符家、高家也罢,争相想把石延宝握在手里,图的也不过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而自李唐以来,哪个傀儡天子得过善终?莫说晚辈想不起自己是谁,即便能想起来,恐怕姓宁,也远比姓石为好!”

    “你倒是不傻!”常思歪着头,上下打量宁彦章,撇着嘴点评。

    这个年纪的半大小子,他见过无数。但要么木讷闭塞,要么浮华跳脱,在唾手可得的富贵之前,更鲜有人能保持清醒。唯独眼前这位,居然做到了不卑不亢,淡定从容。即便天忽然塌下来,好像也能坦然面对一般。

    “晚辈只是这里受过很重的伤,忘了一些事情。”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里,宁彦章轻轻地抬起右手,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头顶。

    “那你唆使婉儿以救命丹方要挟汉王怎么算?!”常思却忽然又变了脸色,抬手将腰间佩刀抽出一大半儿,“你以为你是谁,居然还敢跟汉王讨价还价?且不说汉王已经登基为帝,贵为天子。即便他此刻尚未登基,还要继续隐忍,下令屠了你们这座破道观,也如杀鸡屠狗一般。全天下人,谁还敢替你们喊一声冤枉?!”

    “前辈息怒,此事,晚辈最初并不知情!”宁彦章微微扫了一眼寒冷的刀锋,笑着摇头,“晚辈知道之时,信已经送出好些天了。”

    “那你们这些蠢货还不知道躲远一些?还蹲在道观里等着汉王的兵马上门?”常思闻听,愈发怒不可遏。上前半步,吐沫星子如瀑布般往外喷溅,“你们这些蠢货死了都不打紧,又何必连累我的女儿?”

    “晚辈原本以为,帝王会有帝王气度!”宁彦章后退半步,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脸上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当山贼况且还得讲规矩,更何况准备一统九州的开国帝王?晚辈没想到自己想错了,晚辈更没想到,汉王他真的会一点儿吃相都不讲!”

    吃相,当皇帝的居然被山贼笑话没吃相。作为皇帝曾经的铁杆心腹,常思顿时被憋得打了个嗝,粗气连连。、

    但是他却无法反驳宁彦章说得不对,派兵进攻道观,杀百姓灭口这件事,的确过于不讲究了。虽然兵马并非汉王刘知远所派,但此行动一展开,就将汉王对身边的人过于纵容,对手下军队控制力不足这两大问题,暴露无遗。

    稍微后退了半步,他深吸一口气,咬着牙道:“吃相?此乃乱世,持刀者为王,谁在乎什么吃相?帝王一怒,流血千里再正常不过,更何况你们主动捋虎须于先?”

    “可乱世总有终结的时候。晚辈不认为,汉王觉得他自己西去之后,留下的还是一个乱世。”宁彦章笑了笑,应对起来愈发从容。“况且帝王一怒,固然流血千里。壮士一怒,亦可流血五步。只要流在了关键位置,不在乎血多血少!” (注1)

    注1:此语出自战国策,魏策。原文为: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 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夫韩、魏灭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徒以有先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