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乱世宏图 > 第九章 萍末 (七)

第九章 萍末 (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九章 萍末 (七)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距离道观二百步远处,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号角声。

    铅云低垂,山风呼啸,副将刘兆安带领麾下众匪徒,缓缓后退,留下满地纵横交错的尸骸。

    道观大门已经被堵死,本轮攻击不可能再有任何收效。所以主将李洪濡果断下达了后撤命令,准备将所有兵马都撤到安全地带,重新组织下一轮进攻。

    “李将军很懂得体恤士卒么?”三角眼看了看满是尸体的战场,撇着嘴低声嘲讽。

    刚才那一场战斗,虽然最后以进攻方的胜利而停止。但整个战斗过程,却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特别是在石家二皇子带领一众道士和乡民们突然从大门口杀出来的那一刻,简直令人无法分辨,到底哪一边是汉王麾下吃粮领饷的精兵,哪一边才是刚刚放下锄头的普通百姓。

    “大人尽管放心,道观里头的人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肯定撑不过下一轮!”李洪濡被说得满脸青黑,咬了咬牙,大声强调。

    “是么?”三角眼回头看了看他,脸上每一根皱纹里都写满了轻蔑,“那李将军可是要抓紧了,别让后山那边的罗矮子抢先攻入道观。按照常理,他只是拿钱卖命的江湖下三滥。而你,却是正经八本的百战之将!”

    “下一轮进攻,末将会亲自带队!”李洪濡愣了愣,缓缓从腰间抽出了佩刀。

    不能怪三角眼故意挤兑他,此刻负责在后山那边堵截猎物退路的,是一群郭允明刚刚招募来没多久的市井无赖,地痞流氓。而万一他所统率的五百正规兵马迟迟未能建功,道观却被罗矮子从后门攻破,他这个步将,恐怕就彻底当到头了。

    毕竟像他这个级别的武夫,在三角眼的主上手里,还有许多备用人选。而那三角眼的主子,又从没念过任何人旧。发现手下人失去利用价值,丢弃起来毫不迟疑。

    “也好,若是能目睹李将军身先士卒,咱家回去之后,刚好能向主上如实汇报一番。绝不会令别人吞了李将军的功劳!”见自己的激将法奏效,三角眼收起脸上的轻蔑,赞赏地点头。

    “多谢王大人提携!”李洪濡心里像吃了几百只苍蝇一般难受,表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幅感恩戴德的模样,躬身向三角眼行礼。

    然而,三角眼却没有伸出手来搀扶,却是忽然将头转向了道观,身体僵直,嘴巴里喃喃做声,“啊!这,这是怎么了。谁,谁放,放得火。这,这……”

    李洪濡闻声抬头,恰看见有一道浓烟夹杂着火光在道观后侧扶摇而上。“烧山,有人在放火烧山。好毒,下手的人心肠真是歹毒。此刻山中到处都是枯枝和干草,这一把火烧起来,罗,罗大人那边……”

    他掩住嘴巴,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唯恐一不留神,将发自内心深处的振奋,暴露在话头上。放火烧山,道观周围有两三丈宽的空地,还有一堵高墙保护,当然轻易不会遭受池鱼之殃。而罗矮子麾下那些大侠小侠们,恐怕半数以上连逃命都来不及,直接变成了一堆堆烤肉。

    “给我,给我组织进攻,把里边的人杀光!”三角眼的反应非常机敏,立刻猜到了后山那群同伙的结局。气急败坏地举起双臂,冲着天空不停地抓挠,“杀光,人芽不留。除了常家那个女的,其他人,统统杀光!”

    “遵命!”李洪濡心中这个痛快,简直如同三伏天接连喝了几大桶冰水。强忍笑意答应一声,转身奔向刚刚折返回来,跪在地上俯首请罪的副将刘兆安,“起来,你这个废物。除了磕头之外,你还会干什么?立马给我滚起来,带几个人上前喊话。让道观里的匪徒速速交出常家二小姐,然后本将可以做主饶他们不死!”

    “匪徒?”刘兆安晕头涨脑的站起身,木然重复。

    这好像跟他预先知道的谋划不一样!预先大伙的谋划是,偃旗息鼓,装作土匪打劫道观,宰了二皇子石延宝,抢夺救命丹方,顺手再将除了常家二小姐之外的其他人全都杀死灭口。如今,怎么又变成了里边的人是匪徒,而自己这边,反倒成了一支无须掩藏形迹的正义之师?

    “让你去,你就去,问那么多做什么?!”正呆呆发愣间,脖子上已经挨了狠狠一记巴掌。他的顶头上司,步将李洪濡大声喝道:“是乱匪窥探道观里的财物,下山洗劫。杀了里边的所有老道和乡民。咱们弟兄闻讯赶到,血战杀掉了乱匪,才保住了常二小姐平安。记住了,只抢回了常家二小姐一个,剩下的,连一只猫,一只
锦堂归燕帖吧
狗,都没有留下,全都被乱匪斩尽杀绝!”

    “是!”副将刘兆安终于心领神会,抱拳行了个礼,狂奔而去。须臾之后,在道观正门口五十步处,就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里边的人听着,交出被你们劫持的常家小姐。我家将军有好生之德,承诺饶恕你等不死!否则,下一轮进攻开始,刀下鸡犬不留!”

    “里边的人听着,交出被你们劫持的常家小姐。我家将军有……”

    “狼嚎”声此起彼伏,伴着道观后侧传来的猎猎火声,不停地灼烧着人的心脏。

    “真慧,你,你要不然出去吧!他们既然叫你常家小姐,想必不敢得罪你常将军太狠!”听着外边的鬼哭狼嚎,再看看观内几乎个个带伤的同伴,大师兄真无子非常认真的提议。

    “是啊,真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真慧师妹,师门传承,不能就此而绝!我们这些当师兄的,求你了!”

    “……”

    其他几个还活着的真字辈儿道士,也纷纷走上前,低声提议。

    道观肯定守不住了,也许是下一轮,也许是接下来的两三轮,反正,大伙对最终结局,基本都已经不报任何希望。

    敌我之间的实力过于悬殊,而后山的大火一起,在烧死了数以百计的敌军的同时,也彻底烧断了众人逃走的道路。此刻留在道观里的人,唯一的意义,就是以命换命,尽可能多的杀死敌军,避免日后更多的无辜者死于这群豺狼之手。

    修行之人不打诳语。他们说这些话时,每一双眼睛里,都充满了坦诚。外边的敌军肯定是汉王刘知远所派,他们不但要杀死已经死过一次的八师弟石延宝,并且还要抢夺可以缓解刘知远心痛病的丹方。为了掩饰刘知远的丑行,他们拿到丹方之后,十有八()九还要杀人灭口。但常婉莹,却是他们唯一可能放过的人。也许会受一些委屈,最终却没有生命危险。

    毕竟,毕竟常婉莹的父亲常思,此刻刘知远的心腹爱将。无缘无故杀了对方的女儿,刘知远很难令其他武将不觉心寒!

    他们说的很坦诚,理由也非常充足。毕竟长生门今日不能全都死在这里,至少需要有人忍辱负重,延续师尊扶摇子的衣钵。然而,常婉莹却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将手,紧紧地跟宁彦章的手握在了一起。

    作为真字辈的一员,扶摇子膝下的八师弟兼九师弟,宁彦章却没有跟众人一起劝说常婉莹离开。

    有些话,根本不必说出口,只在两人目光想接的瞬间,已经传递得非常清楚。常婉莹不会离开,正像如果是他石延宝的话,也绝不会离开常婉莹。

    死亡,忽然对四目相对的二人来说,变得不甚恐惧。而比死亡更为恐惧的是,亲眼看到对方倒在血泊当中,从此阴阳相隔,后悔终生。

    “一会儿,你还是跟在我身后!”在众师兄们愤怒或者焦灼的目光下,宁彦章忽然笑了笑,缓缓开口。

    “嗯!”常婉莹只用了一个字来回答,与他相握的手,却愈发地坚定。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石延宝!也许这辈子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不是石延宝!”宁彦章看着他的眼睛,非常缓慢,又非常认真地补充。仿佛天地之间,此刻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其余的都是没有耳朵的土偶木梗。

    “但我保证,此战之后,会待你比原来那个石延宝更好,并且今生永不相负。三清祖师为证,若他日我违背此誓,愿五雷轰杀,永不……”

    另外一只手,迅速伸过来,掩住了他的嘴巴。常婉莹在笑,笑得非常欣慰,笑得满脸泪痕。“想不起来就不要再想。你可以忘了,忘了以前发生的一切,你才能活得更开心。咱们俩从头开始,从现在!”

    “呯、呯呯,呯呯呯呯……”外边又响起了嘈杂的刀盾相击声,一下下,压抑得令周围空气几欲凝固。

    少年和少女却相对笑了起来,松开手,缓缓举起了刀。一个向前,一个向后,将脊背紧紧相靠。

    他们需要趁最后的时间,恢复体力。

    他们要彼此护住对方背,杀出生天。

    我护住你的背,哪怕面对千军万马。

    我护住你的背,哪怕面对海啸山崩。

    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不会有人能从背后伤害到你。

    永远不会!

    这一刻,两个互相依偎的身影,在众人眼里,凝固成永远的风景。

    注:第二更.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