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本该死的人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本该死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确定惜福没有受到打扰醒过来后,白宁方才起床,让春梅领他过去。

    吱嘎——

    门推开,候在书房的海大福见白宁进来,连忙起身恭迎:“奴婢见过督主。”

    白宁摇摇手,“坐下谈吧。”随后在案桌前坐下,丫鬟奉上茶水退出去时,他双手叠起,看着那边坐下的老宦官,“这么晚过来,什么重要的事?”

    海大福起身从袖子里拿出那两张纸页递了过去,“督主,奴婢已在上面划上了标注,圈起来的两个位置…事情就有些不对了。”

    书桌上,烛火闪烁摇曳,橘黄的光里,白宁皱起了眉头,看着手中的不同纸页上的自己,霎时,他抬起目光:“…内容没有偏差,或者说没有重复?”

    对面,老宦官摇了摇头。

    “这是同一天,两名档头在自己岗位上做出的记录,应是不会重复的。而且这中间相差不过半个时辰,描述的外貌几乎都是一致….”

    书桌后,白宁稍稍闭上眼睛:“麻烦了…现阶段出了这样的事,之前的安排怕是要重新布置一番,只是多出了一个小瓶儿,身份是什么,在赫连如雪的手下当着什么样的作用,咱们还没弄清楚…”

    “督主,用不着全部推翻,至少夫人那里的计划依旧可以继续进行。”片刻后,海大福拱手道:“多了一个人,无非就是籍着督主大婚的时候,有一个不在场的证据而已,若奴婢所料不差,赫连如雪一定是让另一个小瓶儿过来,而她自己仍旧去汴梁之下…毕竟那里才是重中之重。”

    白宁将眼睛睁开,点了一下头,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关心则乱,本督只留心夫人那里,却是差点忘了赫连如雪这个摩云教教主来干什么的,既然如此,布置都不变,大不了多调一些人过来,天明之后,你持本督手信去武瑞军从岳飞那里借杨再兴和高宠二人过来。”

    海大福起身拱手,道了一声:“遵令。”

    烛光下,白宁坐在那里,目光冰冷的一瞬,他站起身走了两步,推开窗户,外面刮起了风,树影在黑色里摇摆。

    气氛有些凝固。

    “…那个多出来的女人,大福啊,你觉得会是谁?”白宁望着窗外,清凉的风拂过脸庞,披肩的银丝抚动的扬了扬。

    然而身后的宦官沉默了下来。白宁是知道这些人的,不可能没有任何的主见,只是在他面前多少会装的一些无能,对于这件事,白宁不打算他们装下去。

    “说说吧,有什么说什么。”

    “奴婢…”海大福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怀疑,当年宫中那位没有死…”

    白宁侧过脸来看他,眉角挑了挑:“你说的是如妃?”

    那边,身影激动的走了两步,交叠的手挥了挥:“督主,是武功啊?不管身边的两个小瓶儿谁是谁,她们都会摩云教圣女的针法,按时间上算,真的小瓶儿不可能那么快学的那么高深的…除非…”

    无意间,窗外有东西随着风刮进来落在手背上,凉凉的。

    “下雨了……”白宁心中若有所思,目光看望漆黑的夜。

    哗哗哗——

    雨点陡然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打在屋顶的瓦片上,天地之间渐渐起了水汽,隐约间,他好像看到了曾经被围杀中,那个女人的身影。

    ……赫连如心。

    下一刻。

    白宁招来小晨子备了马车,带着海大福大步朝外面走去,手扬了扬,边走边说:“要知道她死没死,只有进宫一趟,当年如妃的尸首乃是赵吉处理的…若是假死,那就真的一语成谶。”

    车辕缓缓滚动,雨中集结的番子、锦衣卫数百人跟在后面朝皇城而去,一个时辰后,白宁俩人下了马车,朝关押郑婉的宫殿过去,一路上的侍卫、宫人看见,吓得一个个埋下头颅,以为宫里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

    这天晚上,正睡的迷糊中的女子突然听到房门被打开声响,直起上身掀开帷帐便看到了白宁站在那里,屋外是瓢泼大雨,湿气进到房里,让她打了一个寒颤。


都市黑科技供应商吧


    “白…提督大人,你深夜来访…是不是奕儿寻娘了?快…快带本宫回去吧,以后…本宫一定听话的,这十多天里,我知道错了……”

    然后,郑婉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就下了简陋的木床,黑影中有人拿住她胳膊又丢了回去,摔在了被褥上,恍惚间只听到凳子安放在床前的声音。

    白宁掀袍坐下来,竖起一根手指。

    “本督问你一件事,当年赫连如心的尸首,是先帝处理的,太后可知停放在了何处?”

    压在被褥上的女人侧着半张脸陡然发笑,发出感叹的声音:“白宁…你也有求本宫的时候啊…可要是本宫不说….啊啊——”

    海大福一把抓郑婉的发髻,将尖叫的身影从床上拖了下来,掀摔到地上,曼妙的胴体也暴露在俩人的视线里,只不过没什么反应。

    地上郑婉扭动的抬起头,青丝散乱的垂下,半张脸在地上摔的清淤肿胀起来,带着破皮的斑斑血迹。

    “说。”白宁垂着眼帘,面无表情的的盯着她。

    郑婉仰起脸:“呵呵…先帝在世时,你如狗一般….”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扇在女人的脸上,整个人又倒了下去,海大福收回手,提了提宽长的袖口:“敢对督主不敬,别以为你是太后,咱家就不敢打你。”

    白宁稍稍前倾了一点:“说吧,少受些苦,告诉当年赫连如心的尸首被赵吉收敛在何处,告诉本督,大概会考虑少关你一段时间。”

    埋在阴影里的女人捂着脸看着凳上的身影,像是思考,片刻之后,郑婉方才开口:“好,希望你言而有信,在延福宫…当初修建那里的时候,先帝特意修了一处密室,当年赫连如心死后不久,先帝在本宫这里喝醉无意说出了位置所在,只是时刻如此之久,再美丽的尸首怕是早已经化为白骨了……找来又有何用?”

    “赵吉还有这癖好…”白宁不知该笑还是该怒,拂袖就出了房屋。

    身后,女人的声音喊起来:“白宁,记得你的承诺。”

    …..

    延福宫。

    人声嘈杂,火把簇簇,照的通明,靠近寝卧的侧殿里,一群侍卫四处寻找暗道机关,白宁和海大福俩人立屋外聊了一些事。

    不久,里面便有人喊道:“找到了。”

    二人跨进门槛时,机关已经触动,一扇密门在书柜后面发出沉重的声音,缓缓移动着打开。白宁快步走到门口,已经有一队侍卫先行走了进去,点亮了火把蜡烛,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一览无遗。

    陈放的也是一些珍奇古怪的玩意儿,然而最里面靠墙的位置停放着一口金丝楠木打造的棺材,白宁与海大福对视一眼,后者取过火把过去,嘭的声响,一掌拍开棺盖。

    “是一具穿着宫裙的白骨。”海大福回过头说道。

    白宁上前凝视着尸骨,忽然朝后勾勾手指,声音清冷:“把安道全找来。”

    有侍卫领命而去。

    火把燃着油脂,噼噼啪啪燃烧着,密室里有着些许沉闷。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后,安道全汗流浃背的小跑来到这密室里,白宁指了指里面尸骨,“分的出男人的,还是女人的?”

    安道全不敢怠慢,连忙探手去尸骨的下身摸了片刻,收回手道:“督主,以老朽看,这具尸骨…盆外形宽大且矮,上口呈圆形,应是一名女尸,但从骨龄上看,是很年轻的,大抵也就十七八左右,应该是宫中年轻的宫女。”

    听到这里,白宁闭上眼睛挥了挥手:“行了,辛苦你跑一趟,回去好好休息吧。”又对海大福说:“事情差不多明朗了,赫连如心那时已有二十三四,她比赵吉大上几岁…看来真是她了。”

    走到外面,侍卫已经散去,白宁负着手走在廊下,外面是漫天的暴雨。

    “….该动手了。”

    他这样说道。

    转眼,便是两天后,白宁大婚……..

    ps:只有一更,本来昨天该两更的,结果停电了。但明天有事要去民政局,今晚要先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