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二十章 吐露的真相

第五百二十章 吐露的真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她是小瓶儿

    那这些年里一直在京城的那个日月神教教主又是谁?

    …..

    断是非抓握的刀柄掉落到了地上,微微张了张嘴,轻了一声哈的音节,整个人惊在了原地,就连一旁的范畴整张脸都凝固了。

    日光升上高空,应该是到了晌午,空气变得更加干燥。他们随着小瓶儿一行人越过稀稀拉拉的林野,来到一处似乎是预订好的路线上,他和范畴两人有些稀里糊涂的跟着对方过来这边。

    紧贴山腰的小道上休整,他们好像是在等人。

    片刻后,做为刑部总捕的断是非同样隐约在里面嗅到了不寻常的东西,目光抬起所及里的女子正用水袋里的清水正洗着脸。出于捕头的习惯,有些事他必须要想通的,挣开范畴想要拉他的手,走到了那边草原人当中,拱手对正在洗脸的女子说了一句:“瓶儿姑娘…”

    周围那些黝黑的汉子视线扫过来,滴滴嗒嗒的水渍落在黄土上,干燥打结的长下,一张刻着刀痕的脸进入断是非的视野里,纵然只是白白浅浅的伤痕,可上去还是破坏了原本清秀的脸。

    “你的脸…”

    小瓶儿并不在意,仰头喝了一口羊皮水袋扔到旁边,微笑的看了他一眼,“吓到了?”之后,她将水袋丢给旁边的大汉,在断是非的旁边黄土上就地坐下来。

    显然,她身上的衣裳不比地上干净,也或许小瓶儿已经不介意脏不脏的问题了,她坐到道旁望着东边的方向,时间就像停滞了下来,只有风刮过山岗的声音。

    “…若不是刮花这张脸,你以为我还能坐在这里与你说话吗?恐怕已经在西夏某个权贵家里,做了女奴…”

    断是非也明白这当中的事情,就算是在武朝,这样肮脏的事经常也会生,他作为捕头自然明白中间的苦难,望着正看着东方出神的女子,他迟疑的挪动脚步,便是靠了过去,“…如今你已经脱离苦境了,不如就和我们一道返回中原吧,将这里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提督大人。”

    小瓶儿转过脸看了看他,摇摇头:“回不去了……那日赫连如心造反,我就已经走了一条不归路,而且对夫人做的事…我心里也很内疚,纵然夫人能原谅,督主也不会的…”然后她笑了一下,露出有些黄的牙齿,“…所以我才不回去领死的,对不对?”

    “……”面对这句话,断是非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好跟着对方勉强笑了一下,捏着手里一块小石子,犹豫的说出心里的疑惑,“……那你又是如何被贩卖到西夏兴庆府的,这中间时隔那么久…不该是短短的几个月,看你好像并未受到特别对待,看来当初那帮山匪好像还挺讲江湖道义…”

    “什么江湖道义…其实我原本是要回去找督主的,可后来被赫连如雪控制住,关押在摩云教驻地里,过了都不知道多久…反正春去秋来的在那小窗户里变化着,渐渐的,守卫也松懈了,就在几个月前,我才逃了出来,不过那时候我武功也废的七七八八….又遇上那帮山匪,只好用指甲将脸划花,不然他们怎可能与我一个女子讲规矩和道义?一帮土匪强盗而已…..身上唯一值钱的那件宫裙也被搜刮走了,才转手将我卖给一个路过的奴隶贩子。”

    说起这些经历之中,她始终扬着下巴,保持着微笑,只是断是非看来,有些勉强的在撑着自己不哭声出来,不过倒是一个坚强的女人。

    “既然你过来寻我,八成是督主已经察觉到了身边的那个小瓶儿有问题了吧。”女子收敛笑容,随后也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断是非跟着也起来,点了点头:“我来了半年有余,一直在追查你的下落,
火影之黑白日向无弹窗
只是其中的关系,提督大人也并未谈起。”

    “一个叛宫之人,又差点伤了他宝贝妻子的人,督主又怎么会提起。”小瓶儿忽然看了看周围,叫对方靠近一点,“…接下来的事,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而你一定要亲自见到督主,将赫连如雪接近他的目的,告诉他,还有那处地方….”

    断是非回头看了一眼其余人站的比较远,这才靠近,女子便附耳对他说了一句话后,整个陡然僵在原地,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这是真的?!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提督大人”炸毛的身影声音陡然拔高,惊的两拨人紧张的看过来。

    “我那时只能顾着逃走…你是知道的,要是被抓住,督主也保不了我,陛下他…”

    “陛下已经驾崩了。”

    小瓶儿吃了一惊,但之后还是加重了语气:“不管如何,你都要赶紧回去,将我告诉你的,原原本本告诉督主,那关系到汴梁百万人的性命,当年赫连如心潜伏宫廷就是在这件事,只是没有完成就被督主逼迫的提前暴露了…摩云教教主赫连如雪,她假扮成我的模样接近督主,无非就是想利用这层关系,更加方便在京城行事…..”

    话语间,她突然停下话头,身后有身影走过来,用着断是非不懂的草原部落语言在和小瓶儿交流几句,随后转向断是非的目光像一把苍鹰般锐利,小瓶儿介绍向他道:“这是草原上乞颜部的领,他以为你和我在吵架,就过来询问生了什么事。”

    “草原上的领?”此时,断是非这才正视这位落魄的看起来像是普通牧民的男人。

    见到断是非眼神里有些将信将疑,小瓶儿笑了一下:“他是和一个叫札木合的人打仗失败了,对方为了羞辱他,把他卖到西夏当奴隶,恰好我也在的,这几个月里,都是我在给他送吃的,学会了一些他们的语言,而且能从那里逃出来,也多亏了他的妻子在中间出力。”

    “原来如此!刚刚得罪了。”断是非朝那男人抱拳躬身。

    “武朝人,落地的雄鹰并非一蹶不振,它只是想要歇息梳理羽毛。”那人用有些蹩脚的汉话在回应对方,声音嘶哑却又雄浑的响起:“当它再次翱翔天空时,必然遮云蔽日。西夏人永远也关不住像雄鹰一般的蒙古人!”

    …..

    正说话间,远处马蹄轰隆隆的传来,搅动的尘埃弥漫了视野,周围警惕的众人连忙将手按在了刀鞘上时,从尘埃里冲出十多名骑士,而为的却是一名女人。

    那名大汉伸开双手大笑起来迎着对方走了过去,“我的孛儿帖来了。”马背上的女人矫健的翻身跳下来,与男人拥抱在一起。

    小瓶儿也走上前去,她与名为孛儿帖的女人似乎也有些熟悉,对方看了看腿上的箭伤,竖起大拇指扬了扬,就牵起她的手拍拍马脖,示意小瓶儿上去。

    另一边,断是非快步走过去,那些马背上的骑士立即张开弓箭瞄准过来,之前那名男人在马背上挥了挥手,他们方才收起弓矢。

    “瓶儿姑娘…你真的不愿意回去了?”

    小瓶儿策马过来,勒了勒缰绳,“不回去了,麻烦断大哥回去告诉督主,小瓶儿会在草原上用另一种方法继续为武朝做一些事情,还有…”

    “….还有,替我对督主和夫人说一声对不起”

    话到了这里,她眼眶微红起来,赶紧擦去,随即飒爽的笑了一下,干净利落的勒马转身朝蒙古人那边奔驰而去。

    驰骋的身影举起手来,朝后方挥了挥,沐浴在光里,潇洒的离开。

    ps:二更。明天这卷就完了,然后开新卷,也就是最后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