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只有在她面前的温柔

第五百一十八章 只有在她面前的温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宁,你不能这样做,本宫是一国之母,你怎能将本宫囚禁起来….”郑婉说着从地上起来,周围有宦官过来将她双臂扼住,“我是皇帝的母亲…皇帝还小,你想要夺皇位是不是…你曾经答应过的,不守信用欺负….孤儿寡母…”

    “带下去,关入冷宫。”曹震淳朝那几名宦官挥手。

    “白宁求你放奕儿一条生路!!”挣扎的妇人叫嚷着,被拖远了。

    待人被带走后,年老的宦官这才现提督大人已经走到了殿门那里,连忙小跑上去跟在后面。

    “督主,以后谁来照顾陛下…”

    走出殿门,阳光灿烂照在重重宫顶上,琉璃反射着璀璨的光芒。一路走了片刻,白宁方才开口:“不是还有一个生母吗?让她进来吧…”

    “可…淑妃当初的事还没解决,此时入宫怕是有些不妥。”曹震淳跟在后面拱手说道。

    前方身影走过一排排石柱,当值的侍卫、宫人一一低下头颅,白宁并不看他们,简单的做了一个挥退的动作,随后脚步停下,摩挲着石栏上的兽头,“这宫中的权势谁最大?”

    “自然是督主你的。”曹震淳谄媚的笑了一下。

    白宁看他一眼,“那事情不就简单了吗?”

    “是。”

    老宦官低了低头,在他们左侧的校场上,是一群身着宫袍宦官被缚着跪在那里,旌旗在周围迎风鼓胀,行刑的武宦高举着钢刀划出一道冰冷的弧形,人头滚落,鲜血在阳光里显得格外刺眼。

    石栏后的身影上,蟒纹随着风在起伏。

    “…..雨化恬一死,他的手下也就跟着遭殃,若是将来本督一死,不知道会死多少人,这宫里大概还有几个活人?”白宁的声音在风里轻轻的飘着,虽然柔和,却让曹震淳如芒在背。

    白宁对着那片校场继续说道:“不过你是看不到了,谁叫你那么大一把岁数了,到时候顶多让人刨了坟而已。”

    曹震淳尴尬的笑了笑,不敢应声。

    “雨化恬死了,他的位置就让曹少卿补上,让海大福兼领御马监掌印。”白宁已经没有多少兴趣看那边的行刑,耳中传来的哀嚎也惊不起一点波澜,边走边说:“……武瑞军你提拔的那个酒囊饭袋让他滚下来,调里面一个小校叫岳飞的,上去补缺,要什么给什么。”

    “那样的话,会不会引来其他军中大将的微词,毕竟此人太过年轻,也没有什么资历。”

    “有微词就让他们来找本督理论。”

    “是。”

    “好了,就说到这里,你也退下吧,本督先回去。”

    ……

    阳光耀眼,离开了弥漫血腥的皇城,乘坐马车一路回到府邸,车外热闹的街市,他也是没有多少心思看的,毕竟那位一代天骄以及身边的雌伏饿虎还未有着落,心情并不是很好,驾车的车夫都是小心翼翼专挑平缓的路面行驶,深怕惹怒了里面的心烦的人物。

    回到家不久之后,夜色笼罩了大地。在书房理了一下针对草原上的一些布置后,白宁这才回到卧房,房里倒是没有惜福的身影。

    “夫人呢?”

    他转身问了一直在隔壁侍候的冬菊,小丫鬟紧张的微
种族人生sodu
微颤抖,“在…在…”结结巴巴开口中,中厅的门扇打开。

    惜福挽着袖口打了一盆水进来,放在卧房的木架上,擦了擦脸上的水渍:“是我不让她们动手侍候的。”

    哔哔啵啵…..拧干了毛巾递过来,让白宁擦了一把脸,见他还是一脸疑惑,惜福轻笑了一下,“作为你的妻子…以前都是你照顾我,什么事都让着我、迁就着我,现在…惜福开窍了,懂的也多了,自然要照顾你、理解你。”

    白宁有些愕然,看着她将木盆又端到地上,帮他把靴子脱下,将脚轻轻放进温水里,心里自然有些疑惑。

    “惜福…你…今天好像有点怪…”

    纤柔的手指轻轻的拿捏着在水里的脚掌,听到疑惑传来,惜福微微一笑:“….其实今日白天的时候,耶律红玉与惜福说了好些话,说了关于相公的…原本我也想不到那么多,可她的话还是把我点醒了,夫妻…本就该是互相照顾的,相公心里有事,作为妻子就该分担,纵然是有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听到这里,白宁感觉头有点大了,“这耶律红玉出的什么馊主意……”

    随后擦脚、上床,帷帐外是窸窸窣窣脱衣的声音,片刻后,一副滚热的身体爬了进来,犹犹豫豫的贴在白宁身上,柔软的双唇一点一啄的在他脖子上轻轻点,隐隐有向下的趋势。

    白宁顿时睁大眼睛,一把将惜福的头摁住,靠在自己胸膛上,叹了口气:“不要这样难为自己,相公暂时不需要这样的。”

    “可…可…”黑暗里,女子的声音可怜兮兮。

    床被间传来身体扭动的声响,白宁把惜福板正睡到枕头上,额头相互轻轻抵在一起,沉默了半响,轻轻拍着露裸光滑的脊背,柔声道:“…再等段时间吧…等相公身体好了,你再做这些也不迟的。”

    肩上的小脑袋拱了拱,忽然轻笑出声,“嘻嘻…我想起来了,以前相公说自己的身子破破烂烂的…难道现在快要补好了?”

    “好了…快好了。”白宁掐了掐女子柔软的脸,之前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出自己是太监的事实,纵然或许对方心里明白,可真要自己说出来,毕竟会难以启口的。然而此时轻松的气氛里,不知不觉间,他的这个缺陷,就好像变得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了。

    “…..这个世间,能娶到你这样的老婆,真是我的福分啊。”

    “那你以后可不要再把惜福弄丢了,万一找不回来了怎么办….”

    “本督是九千岁,把武朝翻一个底朝天也要把你找回来!”

    “吹牛!”

    “不信?那明天,相公捆个百八十人杀给惜福看看。”

    “不要!”

    房间里传来女子惊呼,屋外,春梅冬菊俩丫鬟掩嘴带着笑意轻轻将中厅的门关上退了出去,萤火虫在飞舞着,外面夜色变得深邃迷人起来。

    ….

    “对了,相公啊,那老婆是什么意思?”

    “老婆婆的简称啊….”

    “啊相公欺负人!!”

    翌日,晨光从云间升起,远在西夏的队伍,终于在山里的一个集市找到了新的线索,也见到了让白宁忌惮的人…..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