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上白云细细碎碎的,阳光自云中散开来,倒映湖面上闪闪亮,偶尔有飞鸟拂过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波纹,湖中小岛上,鸭子结成群扑动翅膀,或下水嬉戏,或岸上打盹儿,此时湖边有两道身影走动,炎热的空气里,有人捋了捋丝。

    “我虚长你一岁,不介意叫你一声妹妹吧。”

    环绕湖岸柳树葱郁苍翠,柳枝随着微风在空气里摇摆,树下的青砖小道上,来到悦心湖之后,相对的沉默里,小瓶儿脸上带着笑容望着并肩位置的惜福。

    “毕竟将来可能是一家人了啊….”

    “总得有个称呼不是吗…虽然你先入的门…可年龄上…阅历上…我能帮他更多的…而且大家坦白的分清楚你说是不是?”

    一身绯红的女子也不忌讳遮拦的将话说出口,话语也有拔高。旁边,惜福低了低头,抬起时脸上微微一笑:“就算姐姐不说,妹妹也想谈这件事的,既然姐姐已经说开了,如此也好的,只要家里和和气气就行。”

    “妹妹不想争一争?”

    小瓶儿愣了一下,刚要开口,旋即皱起眉头,视野后面走来一个人,远远的对方就道:“争什么?我也来好不好?”

    对方英姿飒爽的挤到中间,抱着双臂偏头看了一眼小瓶儿,眼神颇有些挑衅的意味,“你们是要打架吗?惜福武功可不行,我来和你玩玩,上次输给你,那是因为我有伤在身,前两天见到你跑来白府晃悠的时候,就寻思着什么时候再比比,要不咱约个时间…..”

    到白府晃悠……

    小瓶儿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拳头捏了捏,“改日吧…等哪天本座什么时候过了门后,打扫打扫这府邸,把一个粗俗脏乱的东西清理出去再比过。”

    噗哧

    耶律红玉忽然笑了一声,连连摆手,“我可不是笑你…只是想到你天天穿的和新娘子似得,是不是早就盼着嫁人啊…”

    “你”小瓶儿脸上终于有了些变化,终归是女子,说到这些话题,免不了恼羞的。

    惜福见俩人开玩笑似乎过火了,连忙出声劝道:“姐姐不要生气,耶律红玉她说话是无心的…..”

    对面恼羞的女子冷静下来,“妹妹,姐姐还有些事要去办,就先走了。”说完,调头回去,擦过耶律红玉肩侧时,低声道:“真想比武,下次本座就不手下留情了。”

    “随便。”

    “好。”

    红袖一拂,身影飘然远去。后面,一直跟着的春梅、冬菊俩丫鬟翻翻白眼,想要讥讽两句,却被耶律红玉摆手阻止。

    “我可以惹她,你们就别去找死。”

    简单一句话,把俩丫鬟吓得吐吐舌头。惜福安慰的拍拍俩小人儿的手,眼中泛起疑惑的看着耶律红玉,“刚刚…”

    “还不是你相公让我保护你的,害怕又出什么事来。”

    “可…小瓶儿她不是相公的…”

    那边,摆摆手,笑容里带着玩味,耶律红玉看了看已经走远的身影,“夫人以后不要和她走的太近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家相公在安排了什么事,但凭直觉,这中间问题很大。”

    “直觉?”惜福眉头挑了一下。

    “哎呀,你别学你相公的表情看着我”

    耶律红玉连忙把头撇开,“是武人的直觉…好了,不说这件事了。”

    惜福控制住像笑的冲动,点了点头,俩人便
重生之都市大仙人小说5200
折返回了凉亭坐下,彪爽的女子说话也是彪爽,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宦官都没有那话儿,你不介意的吗?”

    “这…”惜福白皙的颈项顿时烧红起来,脸红红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是小声的摇摇头:“这…倒是不介意的…以前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耶律红玉似乎并不在意,一啪石桌,“可我接触的白宁来看,他心里压根就有点自卑的,更别说对待女人上,我觉得你最好俩人单独相处时候,开解开解他….”

    “可…我不会的…”

    “没事,我教你!”

    俩人拉近了距离,小声嘀咕起来,引来惜福掩嘴笑出声,“这样可以吗?”

    “一定可以。”

    “为什么你…想要开解相公啊。”

    耶律红玉扭捏了一下,不是太情愿说出原因:“…还不是他答应,只要我来保护你就可以教我武功,他要是分心了…不久教不好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晚上试试…”

    …….

    凉亭一阵接着一阵的谈话笑语声,屋檐树影下,看家的老狗吐着舌头趴在哪儿,目光望向亭中的身影,打打哈欠…..

    皇城中,随着真假提督一事公开,朝廷上掀起了一波风浪,口诛笔伐之中将女真南下时,做的一些事推了过去,虽然朝中不少聪明人猜的出大概,但毕竟是聪明人,这个关口自然会做顺水推舟的事。

    摘帽子这种蠢事,谁也不会乱来。

    “…想不到我等侍奉的提督大人,居然是那种刁钻之辈,明明我朝才刚经历女真之祸,还大兴土木建造通天塔,其作为简直就是祸国殃民啊,提督大人…此人死不足惜,还请将那人尸悬挂城门以示天下宵小,也好还提督一个清白。”

    “臣等附议”

    “臣等附议”

    …..

    随着秦桧一派文官站出倡导外,也有其余官员站出来,趁机声援。金銮殿上,望着一排排跪下的文武,白宁望向御阶上,除了顽皮攀爬的赵奕外,就是一旁监政的太后郑婉。

    “太后怎么看?”

    “就依百官之言甚好,若白提督还有要提的,不妨加进去吧。”妇人目不斜视的看着殿中情景,语态淡然平和。

    白宁摩挲着蟒椅的扶手,目光转向众官:“既然太后开口,那本督就说了。”语气顿了顿,然后起身,“假提督之事已了,外面怎么说,咱家不在意这些,名声恶了就是恶了,但有一点你们要记住,不管今日站在朝堂的是谁,北边的恶狼正在恢复元气,紧紧的盯着咱们武朝,两国开战那就要分出个高下来,你们可不要打什么兄弟之邦的想法,就算有,我泱泱武朝、我堂堂汉人,怎么也是兄长,岂可再做别人小弟。”

    “臣等记住了”众文武伏地。

    “那就散了吧。”白宁挥了挥袍袖,遣散了百官,转身后,对正要离去的郑婉叫了一声:“太后留步。”

    冰冷的声音过去,走在御阶上的身影颤了一下。

    随后,回身朝白宁福了一礼:“不知提督大人还有什么事找本宫。”

    那边,走过来的身影挥开附近的宫女、宦官,目光冷漠:“以后,太后就不用来听政了,有个地方能让太后心静下来,不用整日胡思乱想。”

    立于御阶上的妇人踉跄的跌坐到地上。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