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零九章 通天塔之战(三)

第五百零九章 通天塔之战(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雷声就像在耳边炸响,有冰凉的水滴落在鼻梁上。刀鞘上的皮缰晃了晃,白宁往地上黑刀一杵,视线看过平台上。

    “离开这里的方法?”

    对面,着了一身白色袍子的人影点头,“你很聪明……而且你我当中也存在很大的误会,不过要紧的,事情到了这一步,谁也无法退让了。”

    “确实如此…..”杵在地上的刀鞘缓慢离地,拇指朝前压下横了起来,隐隐有压迫的气势散。

    望着对方的动作,白宁难得露出一点表情,僵硬、机械的笑容里,手慢慢抬起来,“…知道吗,那些东西原本都是我的,就连你的身体原本也是我的,是你窃取了属于我的东西……却在你的眼里,我变成了偷偷摸摸的贼…”

    轰…那一刻,天雷在两人头顶炸开,淹没了一切声音,地上雨点变的大了,一点一滴的落下,白宁伸手接过一滴雨水,喉咙里有艰难的声音生来:“呵呵…你以为我愿意来?愿意成这幅模样?”

    “男人做不了男人…知不知道这多年来,我是怎么过来的。”手心握成了拳头,白宁第一次目光里有了不一样的情绪在闪烁。

    脚步向前迈动,声音继续:“不管谁窃取谁…那圆盘都是要争一争啊,你说对吧?”

    “没的谈了?”白宁偏偏头。

    一道闪电从云间打了下来,照亮了一切,白宁推开了刀柄。

    …..

    “本来就没的谈了!”

    …..

    刀山狱.拔舌

    拇指推去刀鞘的刹那,白宁整个人弓了起来,做出了一个拔刀的动作,身形停留原地一动不动。视野的那一头,系统化作的白宁在对方不动的瞬间,眉头微皱抬起了手。

    呯

    一道黑色的残影夹在手缝里,黑刀后面白宁的身影凸显,而对面停留的动作的那副身躯,渐渐消散,天空轰隆隆一声巨响,闪电照亮俩人。

    系统反手一掌,打了过去。

    归元罡气

    白宁挥袖,修长的手掌伸出,一掌抵过去。

    归元罡气

    轰的一声巨响。

    相同的武功,同样的一掌,两掌相抵,气劲陡然爆开扩散,双方脚下的砖石咵咵几声迸裂,碎片翻起来朝四面八方吹飞。

    此时一掌过后,单手对单手打的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拳力、掌力、指力疯狂的碰撞在一起,呯呯呯呯十多下的交手,双方手掌几乎搅在了一起,仿佛俩人都难以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手劲疯狂的扯动,白宁后退的一刻,单臂力将对方纠缠着撞在塔顶的边缘,将不高的墙壁直接撞的震动,几匹石砖巨大的力道震的从中间彪射了出去,落到了塔下,隐隐听了一声惨呼响起。

    撞击之间,白宁抬起一脚踹在系统的腹部上,对方整个人如遭电击般僵硬了一下,向后平滑退开,夹着黑刀的手指也这刻松开,系统视野晃了晃,就见那边白宁以极快的度逼近过来,唰唰唰就是几刀。

    嘭嘭嘭,系统双手也是飞快的挥动,影影绰绰臂影交击在刀影上,逐一化解刀势,然而白宁陡然停了一下,黑刀横在下腹轮开。

    挥出一道黑色的月牙,有人向后翻滚落地,踉跄几步急退,跌跌撞撞之中,几步后方才停稳身形,系统愣了愣,看向腹部。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撕拉一声。

    白色的布帛横着裂开一道口子,微微有血渗了出来。他沾了沾伤口,见到指尖殷红的一滴血液,看向那边握刀的身影,双眸里第一次有了滔天杀意。

    “呃….啊..啊…”

    撕去了平静冷漠的外表,系统整个暴怒起来,双掌此时渐渐握成了爪状,手背血管鼓动的跳起,原本属于白宁阴柔的那张脸,扭曲狰狞,目光布满血丝,皮肤隐隐由内而外的染出红色。

    天空,此时雨点变大,突然哗哗哗的落下,水滴溅在系统身上时,隐约的,从他身上白雾蒸腾起来。

    最强状态加载

    白宁意识到对方陡然间的变化时,一声暴喝与雷声同时在夜空上炸开,青光的闪电里,系统的身形在雨帘中推出了一道分割痕迹,脚下砖石接连碎开飞溅的冲过来。

    一瞬,白宁架起了刀身……….

    ………..

    通天塔下,有一名江湖人趁看守之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上方的打斗时,猛的难撞开一名番子,朝外冲出去。

    一匹砖头却从空中掉下,那人啊的叫了一声,距离几步外倒在地上死了。金九和顾觅对视了一眼,立即着人带俘虏退开这里,不过二人有些为难的是那边的老人。

    正犹豫着,树林的尽头,有马蹄声过来,守卫的人想要拦截,对方抛了一枚令牌过去,便直直的朝这方过来,来人正是杨志。

    金九与他见过礼,不久便听到一道女声响起。

    “爹”

    女子从马背上跳下来,朝那边老人跑了过去,周侗握住女子的手,紧绷的脸上终于化开出表情,他语气有些焦急、责怪,“你怎么跑来了,怎么跑来的,跟你一块儿来的那人可有伤着你?”

    “爹…女儿没事,他们对女儿很客气的。”惜福看了看老人身上,除了有些狼狈外,并未有受伤,方才放下心。

    听她说没事,周侗也落下了心里的那块石头,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芙蕖,可是那位提督走失的妻子……料想是不会有事的,可将对方作为视如己出的老人,终究是忍不住的去关心的。

    这是天空响起一道惊雷,雨陡然哗哗的下来。金九连忙找来一顶纸伞送了过去,惜福推辞不过,见雨下的猛烈,值得接过来,向对方道了一声谢,惹的壮汉扣扣头盔,“看来,俺们的夫人还是原来那般好啊。”

    惜福的脸红了红,看着对方离开后,转向老人时,微微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爹,你能不能告诉我…芙蕖真的是那位东厂提督的妻子?”

    周侗沉默中,点了点头。

    随后,他抬起头望向惜福,“其实…刚刚爹才知道…那个黄…黄正也是他…”

    撑伞的身影,捂住了嘴,眼眶红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的在手掌后面说出来:“难怪…难怪他会对我讲…他是出来寻找妻子的…当时我心有些痛的…原来,那个故事里的妻子是…是我…..”

    下一刻,惜福松开手抓住周侗的手臂。

    “爹,那…那他现在在哪儿啊,不管他是黄正还是白宁,女儿都想见见他。”

    老人抬头望向重重雨幕里面,那座高耸的巨塔,惜福顺着他目光望了过去,雷声在云层滚动,闪烁的电光间,随即嘭的一声巨响。

    有砖块飞舞在空中,有人影撞破砖墙,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