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零零章 未来的路,叵测的心

第五百零零章 未来的路,叵测的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箭矢飞过半空,钉在树杆上,羽尾微微颤抖。哗哗的脚步踩着落叶从插着箭矢的树旁跑过,一道两道…众多慌乱的身影跑过去,在东边,初阳从云与云的间隙里吐露一缕金辉,露水酝酿在叶尖。

    随后被慌乱迈过去的一只脚,震动的仓促落入泥土里。蒙蒙山麓间、绿野之中鲜血的腥味夹在清冷的空气里弥漫。

    到得此时,晨光升了起来,山岭间的杀戮逐渐渐少,而真正的重心还是在被偷袭的营地里,数十名士兵在打扫着一片狼藉的临时营地,俘虏、尸体、对方的,武瑞军的,一一分开。

    名为王贵的军士提着雁翎刀,与身旁的士卒打过招呼,又叮嘱了一番,便走回了营地,迎面一顶帐篷里出来,正是岳飞。

    王贵将兵器放到一旁,将腰间的水袋扔过去。正擦这手上血渍的男子,顺手接过,倒一些水淋在凝结成块的血垢上,搓了搓。

    “那女人怎么样?没死吧?”

    岳飞洗着手,望营帐里看了一眼,“没死,失血过多,现在暂时还昏迷着。”

    俩人间沉默了一下,那边将水袋还回来,王贵接过时,也开口:“黄信弄丢了,那边几个校尉已经炸锅了…叫嚣着让我们把这女人给他们。”

    “你怕了?”

    王贵裂嘴笑了一下,“怎么会怕他们,只是觉得大家同僚一场,免得伤了和气,不过我也知道你的脾气,所以当时就拒绝了,把那几个家伙鼻子都气歪,哈哈——”手指揉捏着水袋。

    “你做的对。”岳飞没在意他的小动作,目光透过树枝的间隙,望着晨光:“黄信丢了,是大家的责任,就算此女是匪人,也该交有刑部….”语气迟疑了一下,“….还有东厂,让他们来审问,法度明确,我们则问心无愧。若是交给那几个丘八,怕是活不过今日早上的,岳某人心里也会难安,毕竟只是一个女子…”

    王贵担心起来,“可那黄信…..”

    “黄信…不跑还好…此番被救来日是必死无疑了…”看着晨光升起的身影叹了一口气,随后望向王贵这边,“其实昨晚我并未睡过去,一直在想着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

    “那些江湖人知道消息太快了……而且连我们行走的路线都那么明确,刚刚我才算是想通了啊…那黄信背后,怕是有东厂的影子。”

    望着说话的身影,王贵皱起了眉头:“好复杂…但明确的说,黄信怕只是一枚棋子了吧。”

    岳飞负着手点点头,又摇摇头,沉默着。

    不久之后,他找过一杆枪,走到空旷处,朝王贵招招手:“来,陪我过几招,回京城的路还很长要走。”

    王贵愣了愣,便是抓起雁翎刀走了过去……

    ….

    在远山之间,传来人声。

    人的影子倒映在黄土、石头上,李文书终于找到了前方逃窜的队伍,见到靠着一颗大岩石休息的秦勉,半边身子都缠上了绷带,血透过白色,斑斑点点的呈现在视线里。

    走过去,是浓浓的草药味,对方也顺时抬起头来,然后视线着急的在过来的身影周围寻找什么……李文书蹲下来,脸上凄然。

    “对不起…”

    对面那张惨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什么颜色可以变换了,青的嘴唇干裂颤抖的张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可出口的只
生械狂暴sodu
是没有音色的干涸声。

    李文书捏紧拳头,“对不起…我过去时,师妹她……她已经被人杀死了…”

    干裂的双唇咬在了一起,秦勉将脸埋在了双膝之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李文书伸手按在男子头上,短须微抖,他说道:“不要难过,咱们报仇的路还要走很长……当初如意死在我眼前时,我和现在的你一样,感觉生不如死…如今很长的时间过去了……”

    “别说了…”

    “…..当初那种感觉…对如意的感觉,依旧还在的,就像她随时都会…..”

    “别说了…”

    “出现的似得,她的死…你我都没有错的,若不是东厂将这天下弄成这样,若不是那白宁把女真引下来…我们…我们一家人都会过的很好…”

    “你别再说了——”

    撕心裂肺的怒吼,埋头的身影,抬起的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天光划过沉默的人群,一道道凄惨的脸庞在光芒里,闪出对朝廷仇恨的目光,有人这一刻站起来挥起臂膀,大声喊了出来。

    “誓除奸宦——”

    其余人也站起身,纷纷举起臂膀:“诛杀白宁!!”

    立在岩石那边的李文书欣慰的点了点头,纵然他知道靠这一点人是根本撼动不了那东厂,不过现在已经他很满意了…他还有时间的。

    “再坎坷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如意….放心吧,我一定会亲手诛杀白宁为你报仇。”

    他在内心深处,默默念了一个已离开人世的名字……

    方如意。

    同一时间,同一片天下。

    名为耶律红玉的女子,一人翻过了天山,走过了沙漠,破烂斗篷在滚烫的沙粒之间翻飞,一深一浅的脚印笔直的朝着这片沙漠的集市过去。

    异域的乐声,在她耳朵里流转,拥挤的人群尽头,挂着番的食肆终于有了。正烤着馕饼的店家,见到有客临门,支了伙计过去招呼。

    耶律红玉拉下面罩,细细碎碎的沙粒从身上落下,双方似乎是熟人,还帮忙抖了抖斗篷上的沙尘。

    “中原那边有什么消息。”

    英武的女子将破烂的斗篷取下,方才露出背后竟背一具风干的尸,尸体身着彩缎衣裙,看模样不是武朝风格,更像是更久远的汉朝,而且还是一名女性干尸。

    沙漠里,这样的尸体很常见的,只是陡然出现在食肆里,倒是有些让人不舒服,耶律红玉不在意店家的眼光,只是将尸体放在地上。

    “路过沙漠时,看到尸暴露在外,看模样是个汉人女子,孤伶伶的怪可怜,顺手带出来了…到时你们安置一下。”

    店家停下手中活计,看了一眼干尸,随后坐到胡凳上,“公主心善…下面的,自然要帮忙顾虑周全。”他目光看了一眼,伙计,对方识趣的离开,方才继续说道:“中原那边,是有消息的,那位提督大人似乎又开始折腾了,京城一座山上修通天塔,看样子像是修仙一般,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店家说完,看向女子时,座位上已经不见了人,只留下那具女性干尸还停留在地上。

    “公主还是那般性急……路那么远,赶过去都年底了。”

    .......

    披着斗篷的女子再次上路,当她踏上中原京畿时,已经是年底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