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血花在梦里盛开

第四百九十九章 血花在梦里盛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长剑在半空弯曲碎裂溅开。

    正在解开铁链的秦勉听到金鸣交击的声响,抬头,只见自己妻子的身影步步急退,随后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剑身的碎片掉在地上。

    “婉妹——”

    铁链一丢,秦勉拔出腰间的细剑,急红眼大吼一声,抢过来冲到中间,细软的长剑哗的一声卷在刺来的枪头上,本以为这只是普通士卒,却料那斧头重枪直接将挑起来,将握着剑柄的身影高高抛上半空。

    上百斤的身体被张宪举过头顶,又狠狠砸在地上,周围听到巨大动静和喊声的营帐里,士卒纷纷冲了出来,林间埋伏的绿林好汉也同时挥起兵器赶过来,厮杀之声蔓延,就在双方合围厮杀时,握重枪的男子手中一转,枪侧的斧口压在秦勉肩上。

    血花噗的一声飙出,瞬间染红了肩膀上的颜色。

    “啊啊——”

    张宪持着斧头枪双腿猛的往前推进,被卡在斧牙、枪头之间的男子被硬生生的在地上推行两丈远,划出长长的沟壑。

    此时,解开铁链的李文书见到师弟师妹倒地,转身脚下一蹬,人在空中拔剑,籍着月色,白练随后出鞘,空气里爆响一声似燕鸣的回声。

    春燕报门——

    剑身嗡鸣,冷芒一闪。张宪直接弃了地上那人,双臂一转一抬,剑锋噹的一声磕在枪身上,来人身影借力空中又翻,长剑搅动如牡丹盛开吐蕊,直贯对方天灵盖。

    远处,战马冲来,马背上身影张弓满弦。

    弦音绷的吱吱…..拇指陡然一松,箭矢嗡的一声,撕破空气,卷掉了垂下的树叶,朝着打斗的俩人射了过去。

    落下的剑尖就快要抵在对方头顶的一瞬间。

    有东西过来,呯的一下,火星在月色中炸开,李文书被过来的巨力带偏,身影飘然落下地,几缕头从斜斜向下指着的剑锋上滑落。

    张宪披头散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惊色未消,江湖人单打独斗确实有一套,伎俩刁钻,出手狠辣,要不是刚刚飞来一箭,怕是命要被对方留下。

    马蹄声渐近,那挽弓的身影将长弓放下,取过马侧挂着的长枪,月色里,那是一张威严正气的脸。

    “鹏举——”张宪持枪大吼一声,“这些人袭营劫囚!”

    高亢的吼声在厮杀蔓延的营地边缘不是那么明显,飞蝗的箭矢自士卒手中射出,绿林中人不少刚出树林就被射翻在地,也有武功高强之辈,杀进去,将匆忙结阵的士兵冲杀打散,远远的,还有几个营地的队伍正在赶过来,人声鼎沸。

    “儿郎们,结阵——”马背上,岳飞抬起手臂。

    身后上百道士卒身躯迈着整齐的步子合拢在一起组成阵列,随着马蹄走动,抬起的手臂猛的在半空握拳:“杀散他们——”

    吼——

    轰——

    整齐的长枪压下平端直指前方,一百余人脚下齐齐迈出步子,俨然一堵枪林开始推进,混乱中厮杀的一名绿林人在劈死一名士卒,来不及抽身被压过来的密集长枪刺穿。

    “收枪!”王贵架着刀走在队伍侧面。

    刺穿的尸体倒下,本就是刀口上讨饭吃的人,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百余人从林间轰然冲出,与官兵打上一场,拿出去也是值得让人尊敬的资本,更何况他们是为大义而来,此时迎面冲来几人嘶吼着犹如疯狂的恶狼,想要趁空当冲乱阵型。

    “杀——”

    “撕开他们!”

    “哇啊啊啊
两球成名无弹窗
!!!”

    疯狂的喊叫,几个人汹涌的冲来,眼里完全无视林立森寒的长枪。

    王贵狰狞的抬起雁翎刀,狠狠挥下去。

    “再刺——”口中吼声再起,撕裂夜空。

    收回的长枪再次探出去,那边江湖人也扑上来,一柄柄枪头将他们刺穿,血浆就像高高掀起的帘子,枪阵再收,地上平添了几具不知死活的尸体。

    周围惨叫、呐喊、刀兵相击,杀死的混做一团,数十人、上百人搅合在一起,武瑞军人数占优的情况下方才勉强与对方打的旗鼓相当。

    王贵看了一眼混乱的战场,望向枪阵后方的主心骨。

    随后,对方点点头。

    “兄弟们——”王贵将刀举在儿侧,跨出一步狠狠的踩在地上,身影陡然冲出,“随我杀!!!”声音高亢怒吼。

    “杀——”

    “杀——”

    百余人组成的枪阵,声音几乎同时出,脚下地面被踩的颤动,掀起惊人的气势,一排排长枪就像耕地的犁起了势如破竹般的冲锋。

    李文书在与张宪又对了几招,分开的瞬间,他看到那恐怖的浪潮过来,心里有些寒,一把拉起地上的师弟不断的往后飞退。

    “躲进林子里,我们撤——”

    然而,声音落下,兵锋相接。

    月光之下,枪林与粘稠的鲜血撞在了一起……

    大片大片来不及撤走的江湖人被捅翻在地,侥幸没死的,也被跟在后面的枪手疯狂的刺死,一旦上了战场,就没有侥幸了。

    战场这东西与个人勇武不同,一旦阵势拉开,周围到处是人,纵然你武功盖世,没了腾挪的地方,面对的也就只是被密集的刀枪,蜂涌而来的人潮砍死的下场。

    李文书看到黄信已经被人背走,便是架着身旁的秦勉想要退走,倔强的身影挣脱臂膀奋力的朝前过去,他叫道:“婉妹还在那里……快救她啊——”

    “你别去,我去!”

    呼啸的火把光芒中,李文书拉过师弟,再次冲出树林,视线在混乱的厮杀里寻找,在劈开几个人后,一棵树下,女子抱着腹部靠在那里,一滩血迹正从她下身流出来。

    “快走!师妹….”模样已经有些狼狈的男子冲过去。

    女子只是呆呆的盯着那滩血迹,脸色惨白,“我…有了……”

    男子没有听清,迎面一名身形魁梧彪悍的男人挥舞双锏打来,与对方周旋几招,引开后又再过来,去拉苏婉玲,对方只是摇头,咬着嘴唇,泪线掉下来。

    “我有了…”

    “什么??”

    “现在没了——”女子痛苦的撕扯头,“我没来得及告诉秦勉….现在…我孩儿没了….啊——”

    “走啊——”

    李文书文雅不见,粗暴的将女子拽了起来,在侧面,张宪挺着斧头重枪冲过来,陡然间苏婉玲一把推开拉着自己的男子,枪头刺来。

    噗——

    犹如战车推进的身形,将女子肩膀贯穿飞退,从李文书身旁直接钉在了树身上,苏婉玲大叫:“师兄——走啊!走啊!”

    武瑞军支援已经过来,数百人聚集朝这边推过来。

    李文书咬着牙,嘶哑低吼了一声,劈死一名冲上来的士卒,转身冲进了树林里,他身后,依旧能听到女子的声音,在对他说。

    “告诉秦勉….”

    声音然后没有了…..

    ps: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