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一件小事的收尾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一件小事的收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旁晚,凉风宜人,院落的空处,一桌人吃喝,惜福和文娟端着菜过来,围拢的桌前少了俩人,胖子王威提着酒坛朝一个方向扬扬下巴,那边的院门打开着,风随着院外的小河凉气吹进来。

    女子捋捋青丝,“你们先吃,我去看看。”随后走了出去。

    院外,白宁与猞猁沿着青砖道路在河边走着,此时在河边纳凉的人也是不少,看到如此打扮的模样,瞩目的也较多一些。

    晚饭前,猞猁带来的消息,白宁不想在女子面前表现的神神秘秘,便在开饭前将猞猁叫了出来,俩人籍着河边人多边走边说,显得不会那么诡秘。

    “......这计策不是海大福所出,不是他的风格,曹少钦也不像的,这人做法简单极致,讲究霸道,至于雨化恬,这件事对他来讲没有任何好处,自然也不会是他,那么就只剩下曹震淳了。”

    走在河岸,柳絮拂过水面,他轻声开口猜测又确定了一些事实,白宁掌管东厂多年,又是一手的创建者,手下几个千户,什么样的性格,会有什么心思,不敢说一清二楚,但大致也能作出推断。倘若连这点都应付不了,那他的命就到头了。

    “督主...若是如此,岂不是会影响那假提督修建通天塔的进度?”猞猁跟在后面,他只是锦衣卫出身,对于大局上来讲,那一层面的事情,他是看不透许多东西。

    “所以说...曹震淳这隔空拍马屁的功夫有点着急了...不过比起其他人,已经很厉害了。”白宁回头看到身后的猞猁一副皱眉不解的模样。

    便是笑了笑,摆手:“那个假白宁想要修建通天塔,进度上肯定不会慢的,毕竟武朝啊....不缺人...曹震淳清楚这一点的,这个老滑头。”

    “督主...那...那黄将军怎么办?”

    “怎么办....”

    面具上仰,双眸望着随风摆动的柳枝,然后轻微的叹了一口气:“活不了的...从他中了曹震淳的计策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猞猁面带惊疑,咽了一口唾沫,”...黄将军是个好人...督主可以救他...”

    那边,柳枝飘摇里,身影回转,缓缓而行。

    “好人...这个年头,好人长不了命。黄信倒是可惜了....就算是本督能救他,也是不能救的,朝廷也是需要面子的,若是他不死,朝廷威严扫地,到时候,就不知道几人造反,几人称王了。”

    上到了这样的层面话题,后面跟着的人影已经惊住了,白宁见他没跟上来,面具后面轻笑了一声:“怎么...是不是和咱家这样的毒蛇待在一起感到害怕?”

    猞猁摇摇头,“督主也是后面才知道的,事已成定局,猞猁还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嗯,这事就谈到这里吧。”白宁继续朝回走,“那个高全的事办的怎样了?人带来了吗?”

    “卑职已经将他关在那栋房子里了。”

    “让他多活了十几天,也算是格外开恩,今晚把他带上,咱们去府衙见见高忠,顺带周侗的事解决了,老是夹在我和夫人之间,碍眼的很啊。”

    说到惜福夫人,猞猁眼前的人就变得不一样,就连话里都带着轻松,自然巴不得这位提督大人天天这样呢,自己这边几人也会好过许多。

    两人回去的路上,又聊了一阵,不久之后就碰到了寻来的女子,惜福翘起一根手指,狐疑的望着一前一后
穿越后从零开始的异世生活帖吧
回来的俩人,”...你们...有什么秘密需要躲在大家谈的?”

    白宁、猞猁互视一眼,心里都叫了一声不好。

    不等二人开口解释,惜福忍不住握起小拳在胸口扬了扬,原地蹦跳了一下,”.....看来是有的对不对?快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

    “呃...是这样的。”白宁语气沉稳,思绪飞快的转了一下,抬手指了指身边的猞猁,“这家伙最近看上了一位姑娘,心里有话憋着难受,就找我出来商讨一个计策,想要这么去追求对方。”

    “啊?!”猞猁睁圆了眼睛,余光里见白宁的手指在点动,连忙咬牙点头认下,“是...是这样的...我就是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我...如果可以的话,倒是想找周师傅帮忙托人说媒....”

    “真的?”惜福一脸好奇、兴奋。

    猞猁那张连纠结在一起,随后又点了点头。

    “猞猁大哥,那嫂子长什么模样,好不好看?”

    憋屈的身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圆这个谎言,白宁想了想接过话头,“大概是大脑袋,小眼睛,四肢细短,胸口一边大一边小,走路还一摇一摆的,大概跟平衡不好有关。”

    “啊....哪有人长这样的。”

    惜福看不见面具后面那张表情,只得看向另一边的男子,对方脸色涨红,垂到了胸上,女子醒悟过来,抿了抿嘴,朝白了白宁一眼,轻笑出声:“看把猞猁大哥欺负的....你真是坏透了。”

    “我是四大恶人....自然很坏的。”

    “嗯,我信你....才怪!”

    彤红的夕阳里,河岸边上,女子朝男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尖,笑嘻嘻的朝前跑,随后跑了一截,停下冲慢慢走着的身影叫嚷。

    “快点啊....大家都等着你们开饭呢。”

    白宁在面具后面笑容洋溢,远远的,就像一副夕阳里的画卷,在慢慢展开。

    夕阳划下它最后一点光芒。

    夜色渐深,人们大都在这样的环境里安然的入眠,然而有人这样的夜晚里,甚至接连几夜之中都不得安宁,多疑起来。

    昔日爱慕之人惨死、自己那个不着调的亲弟弟高世被杀的消息接连过来,让这位身为河.南府父母官的老人有一种得罪了什么上层大人物的错觉,这些天来,调了许多军中士卒到了府上拱卫安全,但总是觉得仍旧是不放心的。

    屋外,夜风卷过庭院,树叶哗哗的响,清辉的月色倒映着树的影子在窗户上摇晃,似是妖魔在舞动。

    簌簌簌簌....

    轻柔细碎的脚步声在走动。

    才睡下不久的高世从床榻上惊坐起来,近来他的神经非常脆弱,一点风吹草动都格外敏感,看到外面晃动的树影时,他不放心的叫了一声:“谁在外面?”

    旁边,迷迷糊糊的小妾被吵醒,伸处白皙的胳膊挽住老人的手臂,“老爷...外面风大吹的响,没事的,睡觉吧。”

    或许女子温柔的安慰,让老人定下心神,便拍拍细嫩的手臂,重新睡下。头靠在木枕上的一瞬,他再次睁开眼,耳中就听门扇吱嘎一声,缓缓打开。

    他坐起时,有声音在房内响起来。

    “高忠...咱们有件事需要谈谈。”

    漆黑里,两双眼睛静静的看着他,老人背后冷汗瞬间密布.....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