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励志

第四百八十五章 励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长街喧起厮杀,细雨还在下,猩红的颜色随着积水在地上扩散开,人影慌乱在街道奔跑挥舞兵器,行人在逃,楼上好事的人正从上面朝下面看。随后被厮杀的人瞪了一眼,吓得连忙关上了窗户。

    高家寻仇的人影冲上去,包围魁梧的身形,层层叠叠扑上前,又被打飞出来。彭良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视线之中,对面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男人跨步直挺挺往他这边走来,此时真正面对时,有种面对一只食人猛兽般的压迫感。

    彭良踉跄站定时,有手下挥刀冲上,眨眼就被对方一拳打飞回去,一拳一脚并没有多少花哨可言。

    呯呯呯…..凶猛的几拳,那身影撕开一条血路,彭良眼见对方过来,脚后退一步的瞬间,后退的脚猛一蹬地面,身影轰然反冲过去,和对方撞在了一起。

    挨近的刹那,两人拳头硬撼了两下,皮肉、骨头相撞,气劲爆开如同擂鼓般嘭嘭直响,彭良原本号称“翻拳河洛八百里”一手快拳浸淫二十多年,如今他三十余岁的年龄,纵然身体上在南平时伤了元气,但真要拼命,也是豁的出去。而红楼五毒之首的人面兽心,眼里闪着疯狂,一拳一撞,仿佛是很享受的模样,

    拳对拳、拳对肘,彭良翻手如暴雨急骤,选择以快拖慢的速度击打对方,一时间他压着对方不断向后退,而周围高家数十名打手护院保持着围攻的势态,毕竟那便俩人交手的速度和力量太过惊人,贸然上去,基本是会被直接波及打死。

    彭良拼上性命的架势,打出的拳也委实惊人,两人交手片刻,他两只袖口也都被拳劲碎裂撕烂,双拳上已经破皮染血一片。而对面那个魁梧身形的男人本就穿的短打露臂衣衫,手肘上,汗毛下,也是一处一处的红色拳印,都是彭良拳上渗出的血染上的。

    “哈哈…好快的拳,再打过。”连续交手十多下,俩人喘息的一瞬,人面兽心摸了摸手臂,狰狞大笑。

    旋即,挥手一拍,彭良急忙贴着旁边店铺墙壁滚了一下,宽厚的手掌猛拍在上面,墙面顿时震了震,灰尘簌簌往下掉时,手掌飞快的拿开,墙砖上留下五指掌印。

    趁对方收手的空当,那边的身影上前,又是一套翻拳狂风暴雨般打出,拳头如雨点般打在对方挡起来的一臂上。人面兽心嘴角一勾,反手猛的抓住一只拳头。

    袍摆掀起,彭良一脚从下方踢出,这边膝盖一抬,俩人双腿在空中碰了一下。人面兽心捏住对方拳头猛的向前发力。

    彭良“啊!”的狂喝着同样发力与对方捉对角力,手臂、肩膀、腰身拼命往下沉,不让自己被掀起来。

    轰

    高大的身影,一脚往地上一跺,砖块呯的一声寸寸断裂,那两条手臂肌肉恐怖的隆起来,对面角力的身体还在狂喝声中,高高的擒在空中。

    连着的手臂还握着对方,骨骼碎裂的声音也在响起的同时,彭良被对方拽着手臂横在空中,上百斤的身体,被人面兽心单臂抓着如同扔麻袋般从头顶狠狠砸下来。

    人影连头带身子划出一道半圆,便是轰的一声巨响。血光,肉沫溅起来,男人的惨叫声一瞬间响起整条街道,鲜血侵染地面的蔓延开,歪斜脖子的脑袋撕心裂肺的惨叫,脖子扭曲的地方,一根碎裂的颈骨刺破了皮肉露在空气里。

    人却还没第一时间死去。

    魁梧的身形走过来,叉开腿坐到男子身上,狰狞充满野性的脸抹了抹雨水,随后朝对方脸上吐了一口唾沫,便是起身,湿漉漉的长发批在肩上打结,整个人就像山中凶兽,虎视长街。

    ……….

    片刻,嘭的一声,有东西从楼上掉下来,随即零零碎碎断裂的声音也一起跟着散落在长街上。

    那男人转过视线。
重启辉煌人生吧


    地上的雨水里,一道人影趴在那里,刀刃兵器落在不远,周围是散落的木栏残骸,这人正是之前他们见过的那个人,第一眼,他便觉得对方武功不低的,随后脚步抬起,走过去,途中有挡路的,皆是一拳打开,手上已全是别人的鲜血。

    两丈距离时,对方的手下也从楼上跑下来,急急忙忙将地上那人扶起,满脸是血的晕了过去,其余人纷纷抬起兵刃护送着开始退出战局。

    对于没有战斗力可言的人,人面兽心是没有兴趣,随即也停下了脚步,街道上,被自己打死的那人一死,对方那帮手下已经撑不住了,街上倒下十多具尸体后,立即一哄而散的逃开。

    “一帮能打的都没有….还让我五人一起过来…”男人几乎用听不到的声音自语,双臂抱在厚实的胸前,眼里充满恼怒。

    不久,其余四毒集合过来,名为蛇蝎心肠的女子款款立雨中,墨绿的指甲上,有血在流淌,猩红的舌尖轻轻的舔过一滴流到指缝的血液,那笑容委实有些妖艳残忍,“这些人….实力有点低啊,红楼那边会不会搞错了…..”

    “…..简直江湖闹剧。”高高瘦瘦的男人在她旁边仰起脸望向茶楼上方,“既然事情完了,老子也该找这鬼狱刀好好‘玩耍’。”

    人面兽心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弄残忍一点。”

    心狠手辣听到老大发话,扬了扬手中匕首,纵身一跳上了茶楼木栏的缺口。其余三人有些无聊走向屋檐下躲躲雨,欣赏一下雨中横陈的尸体。

    然而转眼间,雨中走动的身影停下,身后嘭的一声响,自家兄弟的身影轰然从楼上掉下来,摔在之前倒霉蛋一模一样的位置。

    “老大…上面那人是高手。”心狠手辣趴在雨中,满口鲜血叫了一句。

    三人连忙重新走出,走远的人面兽心也慢慢走回来,不久,一身陈旧白色书生长袍的身影从楼上慢慢走下来,黑色花纹的刀鞘在阴暗的天光里摆动着,朝他们看了过来。

    面具露出的双眼,平淡,甚至冷漠….

    …..

    “五毒是吧?”白宁看了一眼地上挣扎起来的人影,又扫了一眼其余四人,“帮完雇主,又杀雇主,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们了。”

    他嘴角弧起笑容,可惜对方是看不到的。

    “草…这家伙也是不正常的。”不折手段摸了摸下巴,冲旁边敦实的男人道:“你去试试他。”

    “…..”

    丧心病狂沉默中,也不答话,直接冲了上去,手中一柄大刀拖在地上分起水花,然而就在过去的一瞬,人影嘭的一声倒砸在地上,在地面滚出几丈远。

    汉子坐起来还要冲上去,陡然被人按住肩膀,抬头一看,正是人面兽心。他紧紧的盯了白宁一眼,随后摇头,简单的说了一个字:“走。”

    其余四人看看他,见他眉头紧锁的模样,便不敢再动手,冲那边白色身影抱拳,然后带着手下退出长街,很快消失在雨幕中。

    混乱的街道,又恢复了平静。白宁看了一眼周围尸体,转身拂袖离去,这里剩下的事,是官府的了,对于影响来讲,其实也没什么,像这样的小县城,江湖仇杀场面是很正常的,只是眼前的规模大一点而已。

    至于衙门怎么善后,白宁不用去操心,回到惜福住处时,院子里很安静,隐隐能听到谈话的声音,看来对方并没有来过。

    进屋时,白宁忽然停下脚步,灵机一动,拔出刀在自己胳膊上割了一道伤口。

    “这样就是伤员了….”他想到傻姑娘关心的神色,心里就是很温暖,至于痛不痛,就无所谓了。

    这很励志....

    ps:这段剧情终于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