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让你飞

第四百八十四章 让你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师傅…你与其坐在这里观察我,不如回去帮忙守着小姐,那高家人不可能就带这么一点人过来,说不定已经有一拨人先过去了。你觉得呢?”

    “…..”

    沉默中,老人从椅上起身,望着侧过半张脸的白宁,一语不发的拱手,转身下楼去,楼道口旁,他缓了一下,回看一眼。

    “老夫越看你越像是他。”周侗开口,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不过老夫也觉得不可能的,世上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甚至连脾性都一样。”

    向外的楼角木栏,白宁靠在木柱上,涂抹成黑色的长发随着风飘在外面,遮盖了面具,他往下面看了一眼,“随你怎么想,他是他,我是我。”

    老人看了看那把黑色刀鞘,旋即离开。

    人影消失楼道时,面具后面,传出一声冷哼,随后转头刹那,视野之中,细雨摇曳在风里,下方街口,一道人影忽然暴喝,在雨里飞踏。

    “嗯?”白宁偏偏头看见了对方。

    沉猛的脚步溅起水花。

    身影朝那边系着素缟的队伍冲了过去,雄壮狂奔的身躯,犹如一辆奔驰的马车,雨滴落下,也被撞的四散开。

    陡然发生的变故,那身影奇快,彭良一拉马头,从白宁那里收回视线的一瞬,急吼:“小心”

    时间就像变慢了。

    他声音出口,左侧的骑士才堪堪回头,街口那边冲来的身影划过了长街下的细雨绵绵景色,转眼间,骑士回头,视野里,来人挥臂出拳,手臂穿过了雨帘,拳头重重的砸在马匹的头上,马身上积攒的雨水轰然炸开飞溅。

    咵

    头骨崩裂,马声凄厉长嘶,整副身躯往前一栽,马头首先磕在地上,背上那名骑士直接向前掀飞出去,摔出两三丈远,地上的积水被划出长长的浪来。

    袭来的身影踩着将死的马躯,跃起像野兽般向前一扑,紧靠的第二匹马背上,另一名骑士整个人从上面被扑了下去。

    血光冲起来,有东西被抛飞。彭良甩袍一拳将飞来的东西打开,啪唧一声,东西落在地上转了两圈,是那名被扑下马的骑士人头,受惊的骏马朝长街另一边跑去,露出一具高大魁梧如猛虎的身形。

    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雨水里,人面兽心舔了舔手指上的人血,“想杀鬼狱刀….要问过我红楼五毒才行。”旁边,高家带来的帮众、护院打手纷纷呈散开的趋势,紧张起来。

    这人一句刚落,陡然握住地上马尸双腿,脚下砖石噼里啪啦…..猛的龟裂蔓延开,整具硕大的马尸被原地旋转了起来,人面兽心视野在不停的旋转,马尸被轮出巨大的圆,擦过的风声如飓风呼啸。

    “散开….”彭良回马大吼。

    然而,一瞬。

    他的瞳孔一缩,视野里转动的马尸在越放越大,竟是朝他砸过来的,彭良整个往座下马匹侧身一躲,疯狂飞旋扔过来的马尸与马匹撞在一起。

    轰

    彭良趴在马匹侧面,整个人浑身一抖,如遭电击般被隔着震的倒飞出去,血光溅起,骏马悲鸣嘶叫着与同类的尸体重叠的栽倒在一起。远处,另一边的马进良坐在屋檐下,众人一字排开,
蓁命为凰小说5200
手下有人上前,“百户….”

    这边向外挥了一下袍袖,手掌压在膝盖上,坐在椅上的身影望着街口那边茶楼上的白色人影:“这些小鱼小虾….不配咱们出手,那个人才是目标。”

    马进良挥退手下,面具后面,眼帘眯了起来。街道中间,红楼剩下四毒看着那边领头骑马的,被打飞在地上滚成了葫芦,一个个也都按耐不住走了出来,一人带着几名手下四散开,将街口堵住。

    随后,与对方厮杀成团。

    “江湖人就是江湖人….热血上头就是没脑子。”一片厮杀声中,马进良从椅子上起来,背后双刀起伏着朝茶楼走过去。

    不久,他带人走上了茶楼,看着背对着的身影,拱手:“奴婢见过督主。”便是在手下挪过来的椅子坐下来。

    “本督很少出手,竟让手下的人以为好杀….”白宁依栏而靠,长街的雨景之中,他取下那张破旧的面具轻放在一旁,阴柔的侧脸,冷眸划过眼角直勾勾的盯着坐在那里的身影,“你敢来,就不怕死吗?”

    马进良看着那张阴柔俊秀的脸,若是不知情下,谁也看不出那是心狠手辣的东厂提督,此时对方的目光过来,他微微偏了偏视线,伸手缓缓将背后双刀抽出。

    “督主,得罪了。”

    “哈哈哈”

    依栏的身影依旧侧着,黑刀竖放在脚边,没有要动的意思。笑过一阵,嘴角收敛起来,“得罪?”

    马进良微微一愣,但还是起身抬起了手臂,握刀一横,跨出一步。

    …..

    那边,身影伸出修长的手指接过一滴飘进来的雨水,化在手心里,白宁语气平淡:“….对于你,本督连出手的**都没有,赶紧滚。”

    话音过去,气氛凝固的一瞬,马进良双到在手中一转,脚步轰然冲刺,步履在一张木桌踏过,整张桌子从中间爆开,木屑乱飙,后面数十名江湖刺客也同时,朝那边冲杀过去

    刀锋罡风呼啸,中间隔着的木桌、凳子在马进良数十人脚下化为木屑残骸,转眼间逼近,双刀照着那边身影绞去。

    白宁看着手心里的水珠滚动,倒映出的双眸寒光一闪。

    陈旧的白色袍袖一挥。

    双刀如磕在墙上的刹那间被弹开,冲来的身影一滞,踉跄的后退两步,视线里,一滴水珠打在他面具的眉心。

    水渍滑下,流过眼角。

    “滚”白宁语气一沉。

    咔咔….

    面具接连几声,一道细缝从中间裂开,随即啪的一声朝两边崩飞,掉在地上梆梆直响。后面冲来的数十人,也在同时止住了脚步,胆战心惊的看着那边的身影,又看看掉在地上的两半面具。

    整层楼里,只剩下吞咽口水的声音。

    “回去告诉雨化恬…..想一飞冲天,没那么容易,想死,很容易的。”白宁擦了擦手心的那一小印水渍,话音落下的瞬间,挥袖一拂,呆立的身影轰然侧飞出去,撞破木栏,一头栽下楼。

    剩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握着兵器飞快的退了回去。白宁将手娟一扔,“真当自己是死侍…..”

    楼下,厮杀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