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场游戏的拉开

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场游戏的拉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弯弯的山道。

    雨水打着树叶落下,独行的身影走在上面。河.南府城外十余里,名为擂鼓山上通往高家庄的路上,一瘸一拐的人在这样的雨天里赶路。

    远远近近,就像一缕孤魂在昏暗的山间徘徊。

    小雨之中,高府门口的护院看见对方慢吞吞的走过来,昏暗的视线无法辨清是何人时,便是警惕起来,将手中的兵器紧了紧,壮起胆子,方才喝问。

    “那边那人站住…干什么的。”

    雨中,那人面目不清,身上挂着包裹,手臂只是抬了一下,“高家高世手下,彭良!从冲平县过来,有急事见高家二爷。”

    “三爷的人?”一名护院心中狐疑,又看到肩上挂着的包袱,“包袱里是什么,打开来看看。”

    说着,走上前去,另一名护院较谨慎,拉了一下同伴衣角,“就在这里让他打开。”

    沉默的汉子侧脸瞥了一眼身上带有暗红血垢的包袱,才抬起头,语气平淡如水:“里面是三爷的人头,他被人杀了,我送他回来的。”

    那边,石阶下的二人陡然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跨出去的脚步往后缩了缩,“人…人头?这位兄弟莫要乱开玩笑…..三爷的人头….”

    话到这里,俩人吞咽着口水互视一眼。

    “你看着他,我….我进去通报。”说罢,其中一人急忙转身朝庄子里跑。

    被留下的护院则退回到石阶上,立在屋檐下,“你在这里等等,不许向前,待通传的人回来再做理论。”

    雨中那人点点头,想必是急着赶路,有些虚弱的原地坐在雨水中,轻轻的盘起那条像是受伤的腿,散乱的头仿佛千斤重般贴在脸上。

    “两天前,高三爷去了冲平县设计一个人,原本顺风顺水的….不想,事情到了后面却被人反过来杀了,厮杀里我被人打晕,无意中逃过一劫……醒来时,高三爷已经被尸分离,念着旧日….我把他头颅带上送回来,算是没有做无家之鬼。”

    “小哥…我也不为难你们,若是我真有歹意,早就杀了你们。”

    他坐在湿漉漉的地上,看着放在腿间的包袱,抖动着干裂翻起死皮的双唇,像是想将心里堵着的急于说给别人听。

    屋檐下,那护院听完后,也不似之前那般畏惧,但也是小心的盯着对方,不久,他终究还是在怀里拿出备着的一块干粮,递给了对方。

    彭良接了一口雨水就着干硬的饼子吃进嘴里,两天从冲平县感到河.南府北的擂鼓山,星夜跨过两三百里路,就算是绿林中人也是到了极限。巴掌大的一块饼,两三下就消失在了他口中,便是抬手对那护院拱供手,表达谢意。

    半盏茶功夫后,先前跑去通传的护院回来,紧跟在后的一个中年富态的男人,以及四五名护卫。

    “我弟弟死了?”大门,高全红着眼盯着那包袱。

    彭良点点头,缓缓从地上起来,抱了抱拳,将包袱递过去,随后拉开距离,又站到雨中。那边,接过包袱的护院颤抖的将其解开,慢慢露出里面一张肿胀淤青的人脸,眼睛、鼻腔、口中有些许黏液流出,此时血液早已干涸了。

    完全呈出人头时,恶臭难言,周围五六人皱了皱鼻子,想要遮掩口鼻,却又怕高全怪罪,只得站在那里看着。

    人头的模样虽然难看,但还是看的出那是高世的脸。

    “….真是我那弟弟啊…”

    高全痛声干嚎,手掌用力拍在大腿上,片刻后,手指颤颤微微指着那颗人头,望向雨中的那人,“….怎么死的….怎么死的….是不是周侗那父女二人干的?”

    雨中,彭良点点头,也摇摇头。


职业圣殿无弹窗


    他将事情本末讲给了对方听,一字不落的说完,语气并没有多大的起伏,只是到了末尾,声音才有了变调。

    “….那晚偷袭失败后回了三爷的住处,当时冲平县轰雷帮的赵洞之应了三爷的邀请一起吃酒,后来….来了一名叫鬼狱刀的人,他叫黄正…..”

    说到这里,彭良低垂的视线抬起来,有些心有余悸的继续讲:“全院八十多名轰雷帮帮众和三爷的手下,都挡不住对方….那轰雷帮赵老帮主一家一二十口人也都那儿被杀了…”

    “但是…那人身边的一个人,我认识!就是周侗身边的一个随从,就算不是周侗杀的,也和他们父女二人有莫大干系。”

    高全咬着牙,仰头合上眼帘,听着雨落在地上、树叶、瓦砾的声音,良久,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开口:“跟我进来。”

    …………

    呯的一声,茶盏摔破在地上,瓷片在跪着的人面前飞溅开来。

    “….周侗那个老东西….别以为进了监牢就不用死了。还有那个什么刀的,我要扒了他的皮啊”

    大厅中,愤怒的人影在半空扬着刚刚扔出茶盏的那只手,粉碎的瓷片面前是进屋的彭良,只是一语不的垂着视线,沉默的听着高全怒的吼叫。

    此时厅门紧闭,下人们自然是听到里面摔碎东西和怒吼声,便是不敢靠近过来。高全背着手来回走动,口中不断怒骂,声音洪亮,过了一阵,他脚步停下来,看了跪着的人影一眼,寻了身旁椅子坐下来。

    手掌呯的一下拍在桌上。

    “….既然那人武功高强,但周侗在牢里却是不假,新仇旧怨一并报了!”说着,他目光转去望向彭良,“你说高世平时待你如何?”

    男子盯着地面,唇嚅动:“好!”

    “好!”

    呯

    手掌再次在桌上一拍,高全叫了一声好,站起身,指着他道:“既然如此,我另外派人知会大兄,他是官面上的人物,得知自家弟弟死了,不可能不管。而你休息片刻后,立即下山将高世的手中人马集结起来,咱们黑白二道一起压过去,我就不信那什么鬼狱刀能扛得住,反正周侗是牢中之物,他们要是有关系,自然不会跑。”

    “到那时….咱们逼死他们。”高全抬在半空的手掌握成拳头,愤怒的颤抖,好半响后,方才缓下心态,一字一顿道:“不管如何,这次要让他们死。”

    “是,我自然也想为三爷报仇。”

    彭良抱拳。

    与此同时。

    冲平县东北,大雨带着水雾遮掩了山峦,十多道人影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翻越行走,在某一处山坡驻足,显出五个为的身影立在那里。

    望着蒙蒙雨幕的远处,若隐若现的城郭轮廓。

    站在最右侧的是一名身着紫色长袍,腰间系一条兽吞纹的男人,枯瘦如柴,双目涣散无神,眼袋青肿胀,他蹲下来,朝下方望去,“接了红楼的镖…..也不知这趟差事如何,保一个人,啧啧,要让咱五毒一起出来,看来不简单。”

    在他身边,另有四人,身份打扮皆是古怪,其中有女子阴阳怪气的声音:“….那又怎样,杀完人,回去领赏就是,怎么?心狠手辣也会犹豫?”

    那人舔舔嘴唇回望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嘿嘿…哈哈…”喉咙里出暗沉的笑声。

    旋即,扑下了山崖。

    他身后,不折手段蛇蝎心肠人面兽心丧心病狂四人俱都冷笑。仅看了一眼那边远处雨幕中的城池,便一一纵身朝山崖下方而去……..

    ps:明天上演大戏,肩周炎还没好,不过也比昨天好很多了,明天应该会轻松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