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七十七章 父爱如山如魄

第四百七十七章 父爱如山如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墙上的火把噼啪燃着油脂。

    “好孩子….让你到这种地方来,难为你了。”

    老人的声音在昏暗里响起。

    隔着木栏,女子摇摇头,抓着对方的手更紧了,泪水沾湿领襟,“爹才是受苦,女儿知道爹是被冤枉的,只是没想到进来就看到爹被用刑了….他们…他们…”

    “不碍事的。”周侗摆手打断她的话,脸上只是笑了笑:“这点伤,怎么会让爹受罪呢,芙蕖不要难过了,现在家里还好吗?夜鹰他们三个呢?”

    女子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家里好的,他们三个都在外面,爹不要担心,女儿一定想办法救你出去。”

    白苍苍的老人在那儿,看了她一阵。

    “你在撒谎。”周侗话语有些低沉急切,原本浑浊的眸子里闪过关切的光芒,“为父常教导你,做人一定要脚踏实地,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都不要撒谎,家里是不是出事了?”见女儿依旧一副低垂的神色,又追问:“夜鹰他们呢?让他们进来见我。”

    惜福摇头:“他们进不来的,爹,昨晚……昨晚有一帮人潜进院子里想要杀人,他们的目标是女儿。”

    两道目光对视在一起,老人的眼里褪去了颓然,嘭的一声,手掌拍在木柱上,震的整排木栏抖了一下,呲牙欲裂低沉吼了出来:“他们这是要将我父女二人赶尽杀绝啊….”

    “…芙蕖,乖女儿,你赶紧让夜鹰他们带你去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不要管我,耐心等我出来。”

    “女儿不走,爹在哪儿,女儿就在哪儿。”

    “爹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放心,爹一定不会有事的,好了,你快出去吧,这里待久始终不好。”老人拍拍女子的手背,语气缓和下来。

    牢房里此时安静下来,惜福没有离开。

    片刻后她看了看那边站岗的狱卒,悄悄从怀里拿出一块油炸的饼子递了进去,带着泪痕小声笑道:“女儿知道牢房里伙食不好,特意在外面买了一块饼进来,爹快些吃了,莫要叫他们看见。”

    老人伸手接过,拿在眼前看了稍许,嘴唇颤抖着,微微张开咬了小口,在嘴里咀嚼。

    “爹…好吃吗?”

    昏暗的火光里,凌乱的白遮盖下,有泪水掉在饼上,吃进嘴里,周侗微微点了一下头,语气有些哽咽、含糊的应了一声:“好吃…..好吃…..”

    “那明日,女儿还给你带一些过来。”惜福吸了吸气,“所以爹一定要坚强啊,女儿还在外面等你。”

    木栏外面的女子脸上多了笑容,像是驱赶开了老人身上的阴郁。

    砰砰砰——刀鞘划过一排排木柱的声响传过来,远处的狱卒转过身,望向那边的父女二人,随后他便提醒道:“探视的时辰差不多到了,咱们该出去了。”

    “时辰到了。”老人又一次拍拍惜福的手背,“快些回去吧,相信爹,爹不会有事的。”

    “嗯。”惜福想了想,跨出两步:“那爹,女儿先出去,明日再过来看你。”

    老人冲她挥手,便也不作声,看着女子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然后看着手中剩下的半块饼子,手指陡然缩紧,将饼子揉在了掌心,整个人退到了阴暗的角落。

    到底什么人…..

    ….绝不会让人伤害老夫的女儿….绝不会。

    手狠狠的蹂躏着苍苍白,猛的一刻,周侗抬起头,从地上站起来……..先出去….可怎么出去啊。难道是要….下一秒,他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拳头死死的捏着。

    火把的光芒在昏暗里燃烧,照不到那白下挣扎扭曲的脸孔。

    狱外,天光蔓延,树的影倒映在地上摇曳着,飞鸟在枝头梳理羽翅。

    树下走动的身影转过来。

    “周侗之事暂时放在一边。本督且问你,赵洞之与那高世是何关系,他二人为何要
九死医生小说5200
陷害周侗,暗杀夫人?你们三人跟随在周侗身边时日也算长了,中间的问题可有摸清楚?”

    夜鹰低下头,看着脚背:“卑职等人日夜守护夫人,片刻不敢懈怠,其中关键属下三人确实不是很清楚,但惹的对方胆敢加害行凶,一定是与人命官司有关。”

    “钱财方面呢?可有断人财路?”

    “这倒没有,周师傅为人光明磊落,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夜鹰摇头,“或者是那次冲平县一个公子哥看上了夫人,想要纳过去做个小妾什么的,被卑职等人弄死在了房间里,事由可能出在这件事上。”看到白宁皱起的眉头,他赶紧补充道:“那家姓王,待夫人出来后,卑职立即去调查王家和高世以及赵洞之的关系。”

    阳光里,白色的身影点点头,目光颇为赞许的投过去。

    “但也要小心一些,昨日高世与赵洞之以及赵家满门被杀,一定会让全城捕快严盯这里,说不得已经有捕快上门问事情了,毕竟周侗与赵洞之交情是有一些的,可不要漏了马脚。”

    …….

    不久之后,门口出现了惜福的身影,白宁立即走了上去,女子站在那边嘴角噙着一丝笑容,捋了捋青丝,活力仿佛又回到了她身上,炎热的金黄在地上铺洒,枝头上的飞鸟啼鸣一声,振翅飞走。

    惜福招招手,手臂抬起露出白皙的皮肤,“走,那个新来的,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你请客吗?”面具后面,白宁温柔的笑道。

    “嗯,我请客,你付钱。”

    女子偏头,笑容灿烂。

    白宁站在那里,他们相识是一种巧遇,都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而如今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自己心中已经老的不能再老,可看到她的笑容,仿佛自己还是在那般的岁月里。

    夏日,却如沐春风。

    天光偏斜落下,夕阳渐渐散去光芒,夜市人织如梭。

    县衙牢房。

    “开饭了…”铁勺舀起馊的稀饭,如同黄黄的浆糊,伸进木栏的间隙倒进破烂的碗里,黑色的角落里,饥饿的人影扑过来,抱着那破碗又躲回到角落中,传来稀溜溜的声响。

    “周侗….”

    狱卒敲了敲木栏,里面的老人抬起脸,然后起身走过去,那人舀了一勺食物伸进来,“今日令爱让咱们哥几个了笔小财,所以啊,每顿给你多加一块白馒头。”

    “县令何时提问老夫?”周侗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破碗里的食物,便又将目光看过去。

    那狱卒干笑了一声,伸手往怀里摸索,“这就不知道了….县老爷那边忙的焦头烂额,那轰雷帮赵老帮主一家满门被杀,然后就是高家在本地的宅子被付之一炬,里面赵老爷子的尸体被找到了,不过死相极惨啊,一夜两处地方,死了差不多有一百多人,你这里才死一个,所以周师傅你有的等了,唉….当初你怎么不多杀几个…..不就提前审问了吗?”

    话音落下的瞬间,老人陡然伸手揪住狱卒的衣领,往木栏一撞。

    脑袋磕在木柱上,晕去时,腰上那串钥匙也落在了他手中,随后铁链哗啦一声掉落在地上,周侗顺手捡起狱卒手中正要拿出的那块馒头,擦了擦往嘴里塞进去。

    这是女儿花钱买的…..不要浪费了,他这样想着,大步走过牢房的通道,有其余狱卒现他时,直接被砸在地上,脚步跨过晕厥的躯体,朝外面走去。

    芙蕖有危险…..

    他又咬了一口馒头,身旁有人影被打飞,随后还有更多的人被打倒在地,一直向前的脚步跨过横七竖八昏迷的躯体,直到了外面,夜朗星稀,愁云不见。

    嘴里的馒头也吃完了。

    周侗随手从地上操起一根水火棍,目光看向了城里的某个方向,声音呢喃:“王家…..”

    ps:明天开始恢复两更,但今晚不得行,剧情差不多都理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