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自私的心

第四百七十六章 自私的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车马碾过街道,阳光正烈,街边小贩、过往行人分外喧嚣,熙熙攘攘之中,三道身影慢慢的挤过人流。

    “冲平县街上大概就是这样子,比不得河.南府,前面有卖羊脂韭饼,很好吃的,左边呢,看见没,就是那个大叔,他做的春饼可香了。等看过爹出来后….不行不行,现在不是带你们去吃东西呢….”

    地面上热气腾腾,人影倒映在地上走动,惜福出门仍旧是一身白色衣裙的打扮,袖口绣有蓝色纹绣,看上去简洁清爽,旁边跟着的夜鹰听她如数家珍说的头头是道,便投去疑惑的目光,那边,女子偷眼瞧了一下另一边跟着的白色身影,吐吐舌头。

    “….哪个,其实我悄悄偷溜出来过好几回….你们不知道的…”

    夜鹰有意无意瞧了一下白宁,无异状后,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小姐,下次别这样冒失,若你要去街上,大可叫上我们三个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倘若遇到坏人…..怎么办?”

    “呸呸…”夜鹰连忙朝地上连吐口水,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真不该乱讲话….小姐莫怪,也让黄兄见笑了。”

    惜福捂嘴笑了一下。

    旁边一身白色书生长袍的白宁,一门心思都停留在女子身上,刚刚听她介绍那些小吃点心,不像是背书那般生搬硬套的拿来卖弄,而是真正的来这边吃过这些东西,能看到如此不一样的惜福,倒也很有趣的,只是…..他很动摇自己当初的做法,是对还是错。

    此时,听到夜鹰说话,白宁摇摇头:“挺好的….很有趣啊。”大概这样应了一句,随着离开了街道转到县衙那条路上,热闹的井市声音变得有些遥远,虽然也有人走过,但大抵是安静了许多。

    正烈的阳光从树隙投在白色的墙壁上,光影斑驳在晃动,三人来到较清静的县衙门口,从侧门那里进去,是临时的牢房,昨日关押的嫌犯未经审讯定罪的话,会暂时待在这里。

    “你们说,能见到我爹吗?”惜福站在门口,垫着脚尖有些担忧的看着一名拿着登记名册的狱卒过来。

    “应该可以的,毕竟尚未定罪。”白宁看看她,语气带着安慰,“….至少是这样的,不过待会儿进去的话,只能是一个人,必须还是家里人,我与夜鹰怕是不能进去。”

    “啊…我一个人进去吗?”她言语之中有些害怕的味道,毕竟牢狱里情景在市井当中被夸大了许多,很多人没进去过的,无形中会有一种恐怖的心理幻想。白宁自然能读懂她眼神里的波动。

    “你怕吗?”

    女子捏着小拳紧贴着大腿两侧,身子有些僵硬的摇了一下头,“不怕!”

    正说着话,狱卒走过来,翻看着名册上的时间,看了一下三人,点点头:“昨日是有个周侗的进来。“然后又抬起目光,泛起笑容:“你们谁是他亲眷?”

    “我…我…”惜福抬了抬手。

    白宁朝夜鹰点点头,那边便靠了过去,悄悄将一袋叮当响的东西塞进对方手里,那狱卒掂量了片刻,转身朝里走,朝里面喊了一声:“福来,开门。”

    随后扭过头:“跟上吧,时间不多的。”

    惜福便小心谨慎的跟上去,心里惴惴不安的回头看了一眼,白宁冲她捏了捏拳头,“坚强些,别怕。”

    女子咬着下唇的点头,心里陡然间像是有勇气般,走进了那道昏暗的木门,隐约的传来混乱的叫嚷声、皮鞭抽打的噼啪声。那狱卒晃荡着腰
火影之最强冰遁笔趣阁
间的一连串铜匙,边走边道:“姑娘别怕,那些个人啊都是犯错的,那是罪该如此。”

    “我爹是冤枉的….”惜福在他身后强调,陡然不远牢房传来的惨叫,打断了她说话。

    那狱卒笑着回头道:“这里进来的,每个都说自己是被冤枉,可冤不冤枉那是县老爷的事,咱看守大牢的,都是苦哈哈。”

    远远的惨叫声,“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之类呼喊,隐隐就像印证了那人刚才说的话,惜福抿抿嘴,“怎么苦了,可刚刚你还收贿赂….我看见了。”

    “有人愿意送….我自然就愿意收。”

    狱卒说的这句话,话题其实明显比字眼上要复杂的多,只是女子并不是很理解更深的含义。

    火把插在墙上,俩人一路过去狭窄的长道,来到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里面多了许多和那狱卒一样衣服的人,有些在喝酒吃菜,大多的还是在闲聊,带着惜福进来的那狱卒和其他人打过招呼。

    二人过去片刻,人群聚拢窃窃私语起来。

    “刚刚那女的….听福来过来说是看望周大侠的。”

    “他女儿吗?我好像知道周侗有一个女儿…..”

    “看她娇弱的….难道也是会武功?听说他们行刺过东厂提督,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要不要报给咱们衙门里那东厂番子?”

    “管个球…”

    “周侗还是好人….咱们别做那些个事儿。”

    “不过这次被抓,好像有人故意弄他的….唉,好人不长命。”

    不久之后,众人休息一阵,散开各忙各的去了。那边,随着深入监狱,关押的牢房已经在女子咫尺的范围内了,那些木栏后面,一道道黑影靠近过来,目光像是饿狼一样能将人吞没了。

    “怎么进来个娇滴滴的女人….关到我这里来吧。”

    “他娘的….老子有几个月没见着女的了。”

    …..

    狱卒走在前面用刀鞘敲打趴在木栏上的手,将这些用着粗言秽语的囚犯赶了回去,毕竟对方可是给过钱的,自然不能像平时那样不管不顾。

    随后,到了里面一间牢房,那狱卒敲了敲木柱,“周侗,你女儿来看你了。”便转身走开,站到两三丈外的过道上,背了过去。

    叮叮当当….铁链拖动的声音靠近。

    一身囚服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近,惜福突然捂着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差点哭出声。走来的身影血迹斑斑,白散乱,苍老的脸上的多了几道鞭痕,身影正是周侗。

    “你怎么来了….女儿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你有没有受伤?”老人一下扑到木栏这边。

    隔着一道木栏,女子的手轻轻按在老人的手上。

    “爹….”

    眼泪流下来。

    …….

    牢狱外。

    “督主,卑职这些时日里跟随周侗,现其人品是真的好,如今他蒙冤入狱,我们也都一清二楚,为什么不把他从牢里救出来。”夜鹰看着沐浴在阳光里的身影。

    身影转动。

    面具后的目光此时却冷了下来,“为什么本督要把他救出来?这样挺好的….”

    ps:可能有些不愿意看到一些温情的,可毕竟阴暗太久了也不好,所以这卷还是多加点温馨的事情吧,再一个就是春风没写过撒糖之类的情节,所以正在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