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夏日蝉鸣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夏日蝉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到呼叫声,后院厢房,众人拿着兵器冲过来,然后站在原地都愣了一下。

    “哪儿有贼?”

    后面,胖子王威持着菜刀挤到前面,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女子立在阳光下,看了看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又望了望门边靠着的面具男子,眉头微微锁,朝夜鹰等人挑挑下巴。

    三人挪步过来,她小步凑过去,拉了拉夜鹰的衣角,“怎么回事….他们是谁啊。”

    对于这件事上,他们已经通过气,自然不会说出实话,山狗简单的回应:“他们是听闻周师傅和小姐行刺东厂提督的壮举,过来投靠的。”

    “嗯?”惜福瞪圆了眼睛,连忙摆手:“不行…不行…爹不在,这事我一个女子不能随便留陌生人留宿,再说….”

    她压低声音悄悄道:“再说,家里的余钱都拿去抵武馆的租子了,哪里还养得起这么多人啊….”

    “一…..二….三…四…”女子掰着手指头,竖起四个手指晃了晃,“四个人啊,加上咱们,就八个。”

    面具后,白宁看着惜福打算盘的小动作,就着门槛坐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等到对方望过来时,方才轻声开口:“没关系,钱不够…我们一行四人身上的也足够开销。”

    不知怎的,女子与他对望片刻,连忙移开了视线,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有些扭捏的拽着裙摆,“你们…过来,怎么好意思让你们花钱,这方面我也不懂的,还是问问夜鹰大哥他们吧。”

    随后莲步在裙下挪动,走到屋檐下。

    一直被人盯着看,女子压抑着脸红,“我….我要回屋了….你把路让开。”

    从那边站起来的白宁,让开走到一旁,看着女子警惕的目光从面前过去,如今的惜福与他只能算是初识,有些事不能逼之过急。跨过门槛时,惜福忽然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那人,“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白宁看着她疑惑的神色,勾起对方看不到的笑容,便摇了摇头。外面操着菜刀的胖子垫着脚叫道:“我说啊,应该是小姐去过江南吧,我们四大恶人可是在那边厉害的紧,不然小姐怎么看咱们眼熟呢。”

    “四大恶人?”惜福狐疑的挑挑眉,仰起小脸看了看眼前的白宁,“你们很坏吗?我爹为人很正派的,他不会接受恶人。”

    哈哈哈

    王威大笑起来,震动脖子一圈的肥肉,旁边李三和文娟赶紧凑过来站在一起,他叉着手:“我们四大恶人也不一定非要在周师傅面前显摆嘛。”他拿着菜刀的一只手举起,在半空比划几下:“就像这把刀,它既可以杀人,也可以用来杀鸡宰肉,你再看看我这模样,只要不说出去,我就像一个屠夫。”

    秃子李三斜眼瞄了他一眼,低声提醒:“老大,你本来就是个杀猪的,别入戏太深啊。”

    文娟忍不住抿嘴轻笑,随即想到不合适,连忙又摆正姿态,露出一脸凶狠。

    阳光洒在门口,站在那儿的惜福有些懵了,她捂着耳朵摇了摇脑袋,“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呃….”王威脸上顿时一僵。旁边的山狗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盛唐不遗憾无弹窗
,不过随后惜福放下手,听到她声音说道:“你的话把我绕糊涂,刚刚我也说错话了,对不起。”语气顿了顿,双唇紧抿,又开口:“我心里很担心爹的,他那么年龄了,还在被抓去衙门,等会儿我先去看他,想想办法把爹救出来,大家真心想要依附我爹的话,就安心等等吧,家里还是有些结余的,来者就是客,爹说过的,怎么能让你们反过来破费呢。”

    王威第一个竖起大拇指,对旁边的李三道:“这他娘的才是好姑娘啊,咱们北上那么久,就没见过一个好人,原来好人都过的不好。”

    说着,他拍拍胸脯上的黑毛,“那行,就算要出门,总得要吃了早饭再走,今天就让你们见见咱的厨艺。”

    “娟妹,你过来灶头帮把手,李三,你…..算了,你没什么事。”说完,便是带着四恶人之一的女子去了后房。

    李三瞬间僵立。

    门口,惜福见他们离开,也不作他想,回到屋里也没有什么好打扮,只是熟练的大盆清水把脸洗干净后,坐在铜镜前梳理有些凌乱的髻。

    院落的阳光倾斜上升,光斑从屋里退到了门口,走动的影子倒映在地上跨了进来,惜福还未来得及回头,一双手轻轻取过了她手中的木梳。

    “你…你干什么…”惜福身体猛的一紧,脑袋里嗡的一声,变得乱糟糟的。

    “只是帮你梳下后面够不着的位置。”

    白宁在后面轻轻说道,温柔的语气让女子心神不由一阵慌乱,好在对方真是在梳头,感受到木梳从脑后的青丝滑下,心才慢慢稳定下来,不过还是颇为紧张的揪住衣裳的一角,浑身有些颤罢了。

    木梳顺着轻柔的丝过去,白皙修长的手指摩挲那一缕的黑色,面具后面,白宁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知道突然这么一下,让你感到有些害怕的,其实…我只是看到你梳头的背影,响起了一些事,一个不算太久的事。”

    女子直挺挺的坐在凳上,手指紧张的捏着衣角,裙下的双腿紧紧的并着,陡然听到对方话语,迟疑了一下,“是关于一个女子的?”

    “是啊…我以前有妻子的…对外人来讲,她只是一个痴痴傻傻的女子,而对于我,却是心里唯一的净土…..她干净、开朗、对我非常的维护,无论我在外面干了什么事,回到家里,总是她第一个出现,夜深了,她会在门口坐在门槛上,站在屋檐下,提着灯笼在等我回家…”

    “那后来呢?”

    阳光在外面变得猛烈,蝉鸣在窗外的树上响起。

    白宁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木梳划过青丝,他道:“….后来不见了,失散了,我出来就是想找她,带她回家。”

    木梳停住,轻轻放到了桌上,白宁拍拍惜福的肩膀。

    “好了。”

    “找到了?”女子转过来。

    白宁忽然亲昵的弹了一下她额头,“我说的是头梳好了。”旋即,退了出屋子。

    望阳光中走去的背影,惜福眨了眨眼睛,神情有些恍惚,又有几分迷茫。

    “相公….”

    她迷糊的低声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