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里的柔软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里的柔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火光勾勒着庭院,死亡的哀嚎响起在弥漫的黑烟中,随后一起卷上了夜空,火舌噼里啪啦的在柱子上燃烧,跳起的火星飞过屋檐,肆意的蔓延,浓烟下是挣扎的缺少手脚的活人,在院中四处爬动着,不久就被大火吞噬。

    剧烈的火势之中,碎裂的花坛边上,有人的轮廓动弹了一下。沉吟着痛苦的声音慢慢醒转过来,然后不断的咳嗽,他看到地上一颗人头时,愣了愣,脸色黯然片刻,将其捡起来揽在怀里,打量了一下周围火势后,很快做出了判断。

    在不远的假山水池里打湿了自己。

    怀抱着那一颗头颅,跛着腿冲进了火焰,大门的屋檐下有燃烧的木梁掉下来,那男人的身影明显慌乱了一下,躲避及时才未被砸中,待冲出正燃着熊熊烈火的门框时,他脸上须已经焦卷了起来。

    “当年一饭之恩,我也要把你送回家…..”那汉子隔着布帛摸了摸怀里的凸起的东西,街道上过来的人尚不多,纵然有人看见他出来,也被打晕扔到了一边。

    跛着脚悄悄离开燃起来的天空,没入到阴暗的角落里,等待城门打开,他坐在不知谁家的屋檐下,望着没有月光的夜色,渐渐的城市的轮廓,已经不是那么清楚了。

    在来这里之前,彭良本是江湖人的独行侠,有个“翻拳河洛八百里”的诨号,可南平一役,却是靠着装死才逃过一劫,那时也身负内伤,逃到洛阳被巧遇的高世兄弟所救,可惜他武功已经恢复不了全盛时期了。

    不然带着一个人逃走,应该是能办到的。

    夜色之中,整座城池除了听到喊救火的声音,一切都显得安静了。

    ……..

    宁静的小院落里,虫鸣响起在角落,黑夜之中,点点斑斑的火光在远处的天空。旋即,小院的门口有人影走进来。

    守在屋檐下的二人连忙起身,刚要说话,被白宁挥手打断:“夫人呢?”

    “已经睡下许久了。”

    夜鹰望着那张面具,忽然想起来,又道:“跟着督主来的三位,也都安排在厢房里了,卑职和山狗的房间腾了出来让他们先休息。”

    “还有房间吗?”脚步走到石阶上,白宁看着关着的房门,随口问道。

    “有的,只是还未整理好。”

    夜鹰跟在后面点头,又补充道:“督主是要休息了吗?”

    面具转过来,望了身后跟着的三人,袍袖向外一挥,“你们去睡觉吧,本督想一个人待在这里。”

    三人互相看了看,还是山狗轻轻推了下夜鹰,后者才反应过来,欲言又止的退了下去。待三人消失在拐角,白宁将黑刀放在墙边靠着,走到门前轻轻推了一下,门没有推开,显然里面插上了。

    “学会知道插门闩了。”立在门前的身影轻轻的用头抵在门上,面具后面的嘴角勾出温柔的弧度。

    白皙修长的手掌陡然按在门上,轻微用力一震,就听里面的门闩被震的抖开,随即,白宁推门而入,屋里黑漆漆的,籍着外面微弱的光亮,隐约能看到床榻的轮廓在那里。黑色里,女子在被子里熟睡,偶尔能听到沉稳的呼吸声。

    白宁走进后,关上了房门,安静的坐在床榻边上低头看着那张安静水润的脸,制止了自己想要伸过去触碰的冲动,就那样静静的看着。

    “惜福….”

    床边,身影极低的声音唤了一声。

    “忘记了许多事,你比谁都快乐……你不在的日子,我多想有一天睡醒过来,你在、阳光在、温柔在,多想有一天,还能听见你叫我一声相公。”

    ……

    面具取了下来,窗外的微光投进来,一张阴柔俊朗的脸慢慢伏低,亲吻在女子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在脸颊上,冰冷在这一刻化开,满是温柔。

    “谁欺负你….相公就帮你把他们都杀了…..这世道对你不公平,相公就帮你都讨
最强医圣帖吧
回来,一直杀到没人再招惹你。”

    “你说好不好?”

    头抬起来,那边熟睡的女子呢喃几声,动了一下,又沉沉的睡着,白宁慢慢握住了眼前的那只手,捏在了掌心。

    “相公现在后悔了….后悔当初让你变聪明….可后悔有什么用啊。”

    ………

    人坐床榻前,说着许多的话,长久以来藏在心里的话,夜就这样慢慢的过去。天色逐渐放亮,在东方的汴梁,亮的更加早一些。

    嘭

    巨大的震动,墙壁上簌簌的灰尘在往下掉落,海大福被一只手顶在墙面上,他的对面,是一身红裳衣裙的女子。

    “白宁去哪儿了?你一定是有他的消息。”

    “东方教主啊,咱家也不知道,最后一次,还是在石凤庄那里待了几天,后面咱家也不清楚如今督主在哪里落脚。”

    “石宝那家伙现在的位置?”

    “是啊,不过督主说了,那夫妻二人,以后都不准找他们麻烦。”

    “好,本座不找他们麻烦,但问白宁下落总是可以的。”

    随后松开,将对方放了下来,小瓶儿转身就走。

    海大福揉着胸口连忙拦了上去,一张老脸谄媚笑道:“教主啊,不是咱家多管闲事,是督主提前吩咐过,一切照旧演下去的,你这边与那冒牌的闹翻,会不会破坏督主的计划?”

    走到门口的女子,陡然转身,细眉竖起,杏目圆瞪,声音几乎是冰冷到了极点:“你让本座面对一个冒牌货像对待白宁那样?恶心!!”

    红袖一转,身影走下了楼,海大福连忙招过心腹,“这小瓶儿大概会去找红楼的鸾红衣,你们盯紧了。”

    手下近侍点点头,随后离开。

    “年轻….”海大福甩甩袖,摇着头背着手重新走进房里,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杯,看了桌面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年轻就是好啊……咱家老了。”

    日上云端,院落中的鸡鸣啼响。白宁靠在床榻上打了一个盹儿,醒来时现床榻上,惜福抱着双膝,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眨着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他。

    “呵呵….”白宁有些难堪的笑了一下,旋即伸手摸过面具戴上。

    女子偏了偏头:“……..”

    “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很累了…..然后现这间屋子是打开的,于是就走进来,却现榻上已经有人了,再然后你就趴在床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对吗?”惜福轻脚的落地,之前夜里生过袭击,所以是合衣睡的,倒也没什么要穿戴的衣饰。

    白宁眼里带着笑意,却不阻拦,就想近距离的看看现在的惜福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女子帮他圆着谎话,慢慢朝门口挪过去。

    “其实….也算合情合理的,我看你一定赶了很长的路,你再睡会儿吧。”

    白宁点头应道:“好。”说着坐了下来。

    听到对方这样淡淡的回应,惜福顿时捏紧了小拳,脚步跨出门槛的一瞬间,声音陡然拔高:“抓贼啊”

    窈窕的身形冲向院落里。

    “夜鹰大哥、山狗哥、还有猞猁!!你们快来抓贼啊!!”

    白宁依靠在门边,头歪斜的看着在院中大声呼救的女子。明媚温柔的阳光升起来,照在她身上,一片金黄。

    无论何时何地,有些东西是亘古不变的,比如这阳光,比如夜晚的星月,再比如….眼前的这个女子。

    “相公…相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惜福怕你…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在这里等你。”

    “你是白宁,惜福的相公……”

    ……

    阳光里,叫喊的身影,或许有些变了,但有些事情却永远也不会改变,面具后面,唇角勾起,尽是一片温柔。

    ps:先欠着一章。这是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