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帮你清理门户

第四百七十二章 帮你清理门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风卷过街道,红漆大门前大大的灯笼摇曳着,护院打手精神欠佳斜斜靠在两边。门后的主宅大厅里摆起了一桌宴席,圆桌上只有两人一对一的坐着。

    宴席已过去一半,高世依旧招呼着对面的一位老人饮酒,席间来回斟酒的侍女在俩人之间穿插。门外院中的护院以及轰雷帮帮众警惕四散周围加强警戒,也有互相戒备的可能性,他们两人也深知对方底细,若是糟了黑手也是死的冤枉,江湖上大抵是这样的。

    酒杯示意的举起,赵洞之饮尽后放下,侍女过来斟酒,红光满面望向对面:“还是高世侄这一手高明,料准了那周侗性格,让他束手待毙,不然硬来的话,你我怕是要多费一番功夫了。”

    “自然….那周侗武功高强不假,可我听说他当初年轻时也是四处想要做官的,可惜一直没人瞧的上他,显然在花花之道上,他呀,和年龄不相符。”高世放下酒杯,停了一停,“…..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犯在自己自以为傲的地方。”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你说呢,赵师叔。”

    赵洞之正在夹菜,筷子停住:“世侄这话说的有理呐……”随后放入口中咀嚼,朝椅子后面靠了靠,“看来周侗父女已经是落入世侄手里了,那师叔先在这里恭喜你呀,不过有句话我还是提醒你,那周侗女儿身边还有三个随从,观之武艺不差的。”

    那边,高世摆摆手,仿佛成竹在胸。

    “…吃饭之时,我那不成器的手下,已经带人过去了,那三个人就算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儿去,师叔你想啊,要是个高手,何必跑到一个没权没势的老头那里当个随从?”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事事都被贤侄给想到了。”

    “当然,老子吃定他们俩了。”

    俩人说完话又互敬了一杯,赵洞之听到说这番话,心头已有不悦,若不是此人背后有个当大官的兄长管着河.南府这方圆,他早就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赶出冲平县,然而对方找过来,见面就抬出他兄长那尊大佛,将婉拒的话都被堵死,想要在河.南府一带混,必然要看父母官的脸色。

    毕竟他的年岁也大了,打拼许多年的家业都在这里,两边一比较,也就只能对不起那周侗了。

    酒桌上沉默了一阵,赵洞之望向高世问道:“岂不知世侄拿到周侗父女后又如何处置,可是交于东厂领赏?”

    他陡然说起这个,对面的高世眼睛亮了亮,之前他一直想着二哥那边的嘱托或者说交易,却忘了这父女二人是刺杀过东厂提督的,若是拿去上交,就算换不到一官半职,钱财肯定是少不了的。

    高世捏着杯脚转了转,随后摇头对赵洞之说道:“怕是不行,家里二哥的一个侄子被这对父女害死,他要拿去做人蜡点火呢。”

    “唉….如此倒也可惜了。”赵洞之微阖眼帘,叹了一口气。

    随后不久,大门外,凌乱众多的脚步朝这边奔来,十余人在门口停留了一下,为的大汉让其余人离开走后门,他则从大门快步进了宅子里,远远近近的大宅院中,大红灯笼高高挂着。

    灯火通明的前厅里,熟悉的声音在欢快的交谈,那大汉冲守门的兄弟拱拱手,便是走了进去。

    “看,我家猛将先锋已回来了,就不知可斩将夺旗啊?”高世的语态有些兴奋的过头了,片刻后,大汉在他视线里跪了下来,他脸上笑容渐渐收敛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坐正。

    “说吧…怎么回事?”

    “那三人武功高强…而且….”

    呯的一声,酒杯砸在大汉头上,碎裂飞溅,高世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手
噩种最新章节
扬在半空:“…武功高?有多高?有几层楼高吗,你们十多个人还拿不下三个…..一群饭桶!!!”

    汉子被淋了一头酒水,也不敢恼,低声道:“不是…是那三人接阵后,属下现他们配合颇有章法,很像是…”言语顿时犹豫了一下。

    “很像是什么?”

    “像是锦衣卫…属下当年在南平县,被东厂的锦衣卫、番子围剿过,他们的武功、两三人的配合,甚是熟悉,刚刚那三人情急之下配合起来的动作,非常眼熟,所以才不得已先退回来,万一要真是锦衣卫…帮主,咱们就捅篓子了。”

    高世顿时一愣,手指屈在掌心揉捏,眼下有些拿捏不准,便望向对面的老人。赵洞之原本坐那儿准备看一处好戏,结果扯出来锦衣卫三个字,让他心里也有点惶恐起来。

    “你怕是看错了吧……”赵洞之也坐不住了,起身碰在桌边,“那周侗父女是刺过东厂白宁的,怎么可能还有锦衣卫保护他们…这有点乱了啊。”

    酒杯被他一撞,震倒打翻,酒水淋湿了长摆也浑然不觉。

    “怎么办….”

    俩人对望,异口同声的询问对方…….

    子时,夜色更加浓郁漆黑,有两道身影走到漆红大门石阶前。

    “干什么的….”

    “滚远一点!”

    守门的打手睁开眼,有点迷糊的视线里看到那俩人影,便恶声喝道,然而对方脚步依旧一步步跨上来。

    “找死”

    两名打手捏拳,扑了过去,却察觉不出对方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汹涌而来。

    …..

    宴席间气氛尴尬沉闷,就在两人同时向对方问出怎么办这句话时,门外院落的天空上,一道阴沉暗哑的声音在响起,仿佛就在耳边炸开。

    “赵洞之、高世,给我滚出来”

    纸窗木门被震的嗡嗡嗡乱响,赵洞之扶住木桌稳住下身,沉了一口气喝道:“好强的内力,咱们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仇家?”

    “出去看看!”高世也不示弱,反正自己这边人多。

    门打开,院中的打手护院和轰雷帮帮众上百人从各角落聚集过来,一名看门的房门老头跌跌撞撞从门口那边冲过来:“帮主…赵老爷…外面的两个兄弟被杀了,来人就俩…”老头比了比手指。

    “两个人?”

    赵洞之皱了皱眉,与高世对视一眼。

    正要商议对策,张开嘴的一瞬间,大门那边嘭的一声巨响,两扇红漆大门板陡然从门框上直直飞过来,这边众多护院打手聚集,见大门砸过来,有人想上去顶下来。

    “散开。”高世身后的那名大汉大声急喊。

    轰

    再一次巨响,数道人影倒飞,砸进人群,两扇大门又是轰的一声落在地上,厚重的门板压起了地上的灰尘,弥漫着扬上黑夜。

    门口,白宁手提黑色长刀带着猞猁出现在院落的门口,手上的绸缎包裹,渗红了一大片,有鲜红的液体滴在地上一路过来。

    “你们是何人?”赵洞之低沉嗓音问道。

    对面,白宁只是将布绸扔在地上,原本系着的包裹落地时自动散开,随后有两颗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

    是两颗染红了的人头。

    “赵帮主家门不幸,你儿子让你做王八了,所以鄙人帮你清理门户。”

    白宁轻声说了一句,刀鞘呯的一下杵在了地上,双手重叠按在刀柄,目光中,对面的老人哇的一声跪了下来,望着人头撕心裂肺的干嚎。

    ps:抱歉哈,迟来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