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六十九章 终将涌来的黑潮

第四百六十九章 终将涌来的黑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阳光正烈,长街喧嚣,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各种小吃、杂货的摊贩在道路两旁吆喝,闷热的天气里,人流依旧如织,偶有现小偷被失主现匆匆挤过人群,就像水面惊起涟漪。

    冲平县紧靠河.南府洛阳算不上贫瘠,规模也比较大,因年前没有受到女真战事的波及,人口上也就没有出现递减的现象,亦如往日般热闹。铁匠铺叮叮当当敲打着刀剑、或农具,生意红火,靠街道的小吃摊,青烟飘起,从锅中捞起的小吃盛在漏瓢里招揽着过往的行人。

    整座冲平总有五处青楼,其中两处靠在北门附近的街道,楼下自然是门庭若市,靠在二楼勾栏姑娘穿的花枝招展,露出深深的白沟,挥舞手中红绢,媚声嗲气吸引过往的男人。有时也能听到姑娘们调笑、哭叫亦或者某种的独特喘息响起在楼里。

    视角从青楼往下的街道延伸过去,行走在人群中的一个女子捂着耳朵快步远离那栋充满原始气息的旧楼,身后紧紧跟着一个灰色短打,提着兵器的男子,引的路旁行人或多或少的看上一眼,然后警惕的远离开。

    “小姐走慢一点,这里人太多,小心一些…..”

    前面快步走动的女子放下双手,看了看已经远离的青楼,“爹的武馆为什么开在这条街上啊……”

    “是嫌这里人不干净吗?”

    “这倒不是,就是….就是….那些声音….太那什么了。”

    “那也没办法,周师父托的人找了许多关系,就只能在这条街上了,别的地,也有许多武馆,咱们初来咋到,太过强势反而不美。”

    “嗯,说的也对。反正爹很厉害,外面的人早晚会知道鼎鼎有名的周老侠…在这里开馆收徒,有慧眼的自然就来了。”

    “小姐聪慧,夜鹰佩服。”

    那张素净的脸有些认真。夜鹰作为下面的人自然不会驳面子,只是对方明不明白他说的,也无所谓。

    然而,女子却是甜甜的笑着,如此对他说:“你一点都不会拍马屁,难道爹常带猞猁出去就不带你,长点心吧。走,咱们给爹挑些开馆的礼品,反正人生地不熟没人捧场,咱们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去。”

    那边夜鹰点点头,不久之后,芙蕖带着他沿着一间间店铺找过去,也会途中买些小吃拿在手中,而夜鹰的兵器只能挂在了背后,两只手拖着两大包东西跟在后面俨然变成了专门提拧东西的仆人。

    “小姐…咱们赶紧过去周师父那里吧,你看时辰也差不多了,可不能错过开馆啊….”虽然是夜鹰自己主动要提的,走了一段路后,并非自己体力跟不上,而是被旁人怪怪的眼神看着,颇有些不自在,“…..听说那个轰雷帮的帮主也会带人过来给周师父助威….呃…”

    夜鹰忽然止住话音,前面芙蕖也停下脚步,明媚的光线里,女子微微蹙眉,街市的那头,靠近城门的方向,人群拥挤着匆忙朝两边分开。

    踏踏踏…..

    七八匹骑着马的骑士从中间过去,硬生生从人潮中挤开一条道来,为的男人忽然看向女子,夜鹰提着两大包东西走上前,目光冷冷的回瞪。

    随后,双方错开而过。

    “那人的眼神好讨厌….”芙蕖手里拿着半块饼望了一眼那骑马过去的背影,转回视线嘟囔着,带着夜鹰离开。

    下一刻,前面人群奔走,大声喧哗,争先朝右侧路旁的一处铺面涌过去。

    “前面好像是刚开的武馆,就有人去踢馆了。”

    “….好戏,快走快走。”

    芙蕖怔了一下,望了望周围两三丈外,人群正朝一个方向移动,她回头对身后的男子道:“他们说的武馆,好像是爹的。”

    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微弱了,很难让人听清,夜鹰还未来得及,反应女子已经调头钻进了人群,朝那边出事的武馆赶了过去。

    然而脚步堪堪过去站在人群外的一瞬,嘈杂的人声中,陡然传来一声“啊——”的惨叫,这声音太过凄厉,让芙蕖心里顿时咯噔跳了一下,就听里面有人大喊出声。


领主之兵伐天下笔趣阁
   里面弄清事情的人与外面弄不清事情的人混乱的呼喊在一起,也都交织在这一瞬间。

    “里面打死人了——”

    “….谁死了?娘的,前面的让开一点,让俺看看谁死了。”

    “开武馆的人死了吗?”

    “好像是踢馆的那家伙死了。”

    混乱的声潮化为波浪朝四周霎然推开,夜鹰提着东西奋力的挤开一条道来,女子紧跟后面挤进了里面,然后——

    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男子,脸色灰白的仰躺在地上,身上均无伤痕,却一点气息也没有。夜鹰连忙将礼品往地上一丢跑过去,那边山狗正蹲地上想要急救那人。芙蕖急忙走到有些愣住的老人身边,关切的看了看他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

    “女儿…爹没事,他….他…”周侗止住女子的手,摇摇头。

    芙蕖也看向了倒地的尸体,语气着急起来:“爹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人….那人怎么死了。”

    “他…他…”老人连说了几个字,最终紧咬牙关无奈的合上眼帘,“他不会武功…..一点都不会啊。真不该出手的….真不该出手的。”

    周围人群喧闹的议论着,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那边检查过尸体的山狗和夜鹰走了回来,低声道:“这事怪不到周师父头上,刚刚只是搭手,并未真正较量,而且山狗刚刚现那人身上原本就有病的。”

    “可终究是死人了….爹,官府会抓你的,干脆我们走吧,等将来手头宽裕了,咱们再回来给他家人送点钱财。”

    周侗摇摇头,“老夫一身光明磊落,就算这人不是死在我手里,可终究与我有关,不走!官府会查明真相,还老夫一个清白。”

    一盏茶功夫不到,人群再次分开,官府的差役已经赶了过来,见到死人后也并不惊讶,只是问了问是谁杀的。

    周侗站了出来拱手:“此人与周某搭手…..”

    “行了,死人与你有关就行,先跟我们回衙门,查明真相等县老爷问过案后,你再说也不迟。”

    山狗脾气一上来,走上前去一把拧住跟前官差的领子:“….先回衙门,莫不是想要屈打成招?咱们开武馆的,有人上门踢馆,搭手是很正常的。”

    那官差也不惧他,冷笑看着对方:“但人死在这里,总要有人跟咱们回去一趟交差吧?”

    “老子跟你去!”猞猁在后面吼了一声的同时,周侗一把将俩人撕开,白须怒张:“你们谁也不许去,人是死在老夫面前,这罪是你们能抗的吗?”旋即转过身,怒容收敛,拱手对那官差道:“老夫和你们走一趟便是。”

    数名差役也不想多惹事,只是押着老人离开,女子想要上前也被老人的眼神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人群。

    不久之后,地上的尸体也被带走,人群也稀稀拉拉的散去,只留下四人僵立在还挂有红绸的门匾下……

    “小姐….周师父不会有事的。”

    女子点点头,咬着双唇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会哭的….不会哭的。”

    夜幕下来,安静的小院落里,三人围着石桌沉默着,偶尔其中有人说话,商量计较厉害起来。

    “现在静下来一想,这事儿好像没那么简单……哪有一个病鬼跑来这样讹人的。”

    “废话…一定是有人在暗中作梗,收买了一个短命鬼。”

    “….好在小姐还算坚强,现下应该是睡了,咱们三个想想办法把周师父先捞出来,不然督主那里不好交差。”

    “干脆亮明身份,让该县的东厂坐记干事帮忙。”

    “不行,往后咱们三个怕是会暴露。”

    “娘的…这不行,那不行!干脆劫狱算了——”

    啪的一声,身影愤怒的拍在石桌上,山狗怒气冲冲的起来,去水缸那里舀了一碗凉水,才端起碗放在嘴边,陡然停住。

    耳中,听到众多脚步悄然走动的声音——

    夜鹰、猞猁也在同时拔出钢刀,朝墙下靠拢过去。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