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勾勒

第四百六十六章 勾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绿野延绵,夕阳渐渐落下橘红隐没在山巅,河.南府北方的擂鼓山上,石阶山道盘沿山腰,一匹快马奔驰在上面,远远近近的,后方还有跟随的骑士,道路转弯的尽头,是一处坐落山峦间的庄子,也是几人的终点。

    半个时辰后,奔腾的马蹄在写有高家庄字样的门匾下方缓缓驻足,一名看上去三十左右的男子翻身下来,有人上前接过马缰,将马匹从侧面离开。男子将马鞭扔给护院,径直跨过了大门朝庭院进去。

    “二哥在不在?”

    仆人随着他脚步,弓着身边走边应道:“在的,不过….主人他客厅脾气,三爷你看要不先到侧厅等等?”

    “脾气?”迈步的男子微微皱眉,视线一直看着前面,轻张了下口,随后不屑的笑了一下:“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了俺二哥?”

    “这…小的就不清楚了。”仆人随在身后回答一声,前面也就到了厅门,他便不进去了。

    知道也不告诉你,老子巴不得你们高家三兄弟早晚横死……垂低的头,那下人微微动嘴暗骂了一声,尽管对方听不到,他心里大抵也是觉得舒服许多,而背后被骂的那男子与本庄的主人乃是亲兄弟,上面还有一个大哥高忠,这下人也是知道的,听闻是河.南府的大官,他家主人排老二,是个富绅,全名高全,在河.南府有诸多产业,而刚刚进去的那人便是老三高世,洛阳白马帮的当家人,后面两个兄弟大多是都是靠着其大兄的家。

    仆人离开后,走上石阶的身影进了大厅,噼啪一声,精美的瓷瓶碎在地上,碎片溅到了他脚边,高世随手拿过瓜果坐到着脾气的男子对面,翘起腿,水果在手里上下抛动。

    “哟….那花瓶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怎么说砸就砸了…他们说你有钱,但有钱也不能这么个用法,二哥,要不,接济点给小弟如何?”

    那边,颇有富态的中年男人斜眼瞟了眼对方,冷哼一声背着手坐回到椅子上,挥了挥手,示意让丫鬟给自家弟弟看茶。

    挥手之中,丫鬟端着早就准备好的茶水上来,高世将水果放下,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口,喷在侍女的裙摆上,方才看向那边:“我说二哥….别一副老子欠你钱的表情,欠你的钱又不是不还你,快说,这次把我急忙的叫过来干嘛。”

    女子涨红着脸,眼眶微红的快步离开时,上座的身影也当没看到那一幕,捏着手里的茶盏,眼睛一直盯着微微黑的外面。

    “…..我侄儿死了。”

    高世偏偏头:“….冲平县王家的那个小子?怎么死的。”

    “你那什么神色….”高全一巴掌拍在桌面,瞪着他:“….那也是你侄儿!!”这边,高世翻翻白眼,依旧满不在乎的模样。

    位上,高全起身叹口气:“我那义姐来信说是无缘无故死的,但她不信,因为王洛这孩子身体好的很,也会使一些枪棒的,当晚还好好,第二天一早就离奇死在塌上,郎中说是一口气没缓过来。”

    他望向自己的弟弟:“换做是你,你信吗?”

    “不信。”高世摇摇头。

    天色已黑尽,一盏盏大红灯笼在仆人手里挂了起来,大厅里的火烛也被点亮,灯罩放上去,高全拖着地上的影子走当大厅的中央。

    “….我那义姐在信里也说了,她怀疑是刚来的那对父女搞的鬼,之前王洛看上了对方的女儿,打算想娶过门,也和她提过…..”

    “那对父女…..冲平县的周侗父女?”高世摩挲着下巴的短须,“他们我倒是知道一点….那周侗武功很是厉害,曾经是京城里御拳馆的席,听说他父女二人刺杀过东厂提督,名声就传开了,二哥….你想动他们,怕是有点难。”

    厅里的灯火晃了晃,站立的身影微微摇动在地上,随后一道声音在他口中大声呼出:“难难也要做,难道真让我侄儿白白死了?二哥不管,这件事就给你办了,办好
开挂抢红包系统无弹窗
了,以前欠的钱都不用还了,外带再送你一笔,我知道你现在帮里正紧张。”

    几乎是没有坐相的男子堆起笑容,拳头啪的砸在掌心,“嘿嘿….哥哥倒是眼睛毒,那行….就算周侗再厉害,终归是个老头子,弟弟想想办法,明的不行,咱就来阴的,反正那老家伙也不知道得罪了谁。”

    “好,有你这句话就好。”高全走到桌边拿起已凉的茶喝了一口,已有许多皱纹的脸上微微抖动,脑海中已经在幻想了那父女二人被押到自己面前的场景,就像当初他兄弟才家时,对付对头时的场面。

    多久了啊…..没有这种荡尽恩仇的感觉了,身影立在那里就像一生无敌的孤傲寂寞感觉,那边的弟弟就是为他办事的得力干将,而他就是运筹帷幄的那人。

    片刻,高世忽然低声问道:“….二哥,那侄儿是不是你的私生子….和你那义姐的….”

    “滚出去”

    高全就像被踩了尾巴,猛的转身朝弟弟吼了一声,这陡然的厉喝吓了高世一跳,连忙起身举步正要离开。

    身后,声音压低的对他道:“这件事….别对外说,尤其是大哥那边,你知道的,他原先喜欢过….”

    “…….”

    站立门口的身影摊摊手,“….这破事,我才懒得说,你就准备好钱吧,对了,那女的如果抓到了怎么处置?”

    “交给我….做成人蜡永远跪在洛儿的灵位前。”

    “够狠,不愧是我哥!”

    高世竖起拇指。

    冲平县。

    喧嚣的街道附近,橘红的光从灯笼里射出,将小院的厅门点亮了,青瓦飞檐下,一颗枝繁叶茂的槐树,两道身影坐在石凳上闲聊着。

    “今日….周师父去赴宴,也不知几时回来。”

    “怎么,你瞌睡了?”

    “差不多….他不回来,咱们就不敢耽搁,还是猞猁有福气,跟着过去有就有肉的….”

    “得了,有次你不是也去了吗….没什么好抱怨的,毕竟咱们看护夫人才是重任,待完成这任务啊…..荣华富贵跑不了的。”

    “猴年马月了…..”

    夜风拂过,宁静的小院里,夜鹰和山狗低声说着家常,语气里大多还是有些寂寥,远远的,隔着一条街的方向,隐隐有热闹声传过来。

    冲平的夜市,还是很热闹的。

    随后,山狗正要说话,忽然脚下被踢了踢,对面的人向他眨了眨眼。脚步声自宅子那边走来,脚步娴雅安静,不用去望他们也知道是谁,但还是客气的起身拱手。

    视野那头,一抹白色长裙的身影端着酒菜过来,女子还未走近,二人齐声道:“拜见小姐。”

    “不用….不用…你们快坐下。”

    芙蕖素净犹带青涩的脸红了红,无论对方这样称呼多久,她都觉得不好意思,将手中的木盘放在石桌上,方才开口:“爹爹带猞猁去赴宴了,芙蕖也知你们平日辛苦,所以给你们烫了一壶酒,煮了一块熟肉,别嫌弃。”

    “不会….”夜鹰连忙接过那壶酒,心里也是忐忑。

    山狗较大大咧咧一些,拍拍胸口道:“小姐尽管回去安稳休息…由我哥俩在,就算周师傅今夜不归,咱们也能守你天明。”

    “嗯!”

    女子甜甜的笑着,朝他们福了一礼,“那就麻烦二位大哥了。”随后,才转身离开。

    石桌前,望了望背影,夜鹰低声道:“….夫人就算恢复神智,那心也是像莲花一样,你还是别抱怨这抱怨那的,守这么一个好人,也是咱们荣幸了。”

    “嗯….”山狗点点头,又长出了一口气。

    话出口,在俩人间传递。下一秒,那边回走的女子忽然又转过身,嘴角溢出一抹微笑,指着桌上的酒菜。

    “….你们不许剩下,要吃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