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鬼狱刀(三)

第四百六十五章 鬼狱刀(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月光透进敞开的纸窗,洒在地上,跪着的女人,站立在前宦官,房间陷入诡异的安静。

    “你这是做什么。”

    书案后面,白宁放下毛,眉头微蹙,目光冷淡看着跪伏的身影:“.....你这是唱哪处戏,就算要唱,最好还是站起来唱吧。”

    他绕过了书桌,站到对方前面。

    烛火在烛台里跳跃,摇曳的光芒里凤仪站起身,颤颤兢兢中她深吸了一口气与冰冷的目光对视,语调却不自觉的哽咽开口:“督主.....你知道石宝他近几日是如何辗转难眠的吗?凤仪只是一介妇人,不知道什么家国大事...可...他是我...”

    “你过来,他知道吗?”白宁负着手望着她,陡然出言打断。

    凤仪摇头,银钗晃荡。

    “不知...我是趁他好不容易睡着了才过来。”她平复着断断续续的声音,重新平铺直述:“我不想让他知道,我过来向督主求情。怕...怕伤了夫君他的面子。”随即,手指抹了一下眼角的湿痕,泣笑了一声:“夫君到现在还是很要面子的。”

    白宁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本督嘱托他一些事情,是在害他吗?”

    凤仪继续摇头。

    旋即,再次当着白宁的面跪下来,凤仪的眼泪掉了下来:“求督主放过我夫君吧.....他只是一个江湖草莽,掺合到你们大人物之间,只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明教没了后,他已经看开了,后来厉天润他们找过他都被拒绝,他就想好好活着...不再参与江湖里的事情。”

    房间之中,她哭声凄然,手指紧紧抓在地上,白宁沉默的看着她,听着她继续说下去。

    “....督主,求求你放过他吧,女真围城时,夫君已经为这个国家做过他该做的事了,若是这件事里夫君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是家里的主心骨啊...他是我相公...”

    女子忽然爬动,抱住白宁的腿使劲的摇晃,口中不停的道:“督主,我求求你,不要让石宝掺合这件事里了,凤仪给你磕头...给你磕头!!”

    “给你当牛做马”

    她哭着、喊着向后退了退,朝地上磕去。

    霎时,一只脚伸过来垫在额头触碰地板的一瞬,宽袍一拂,将女人从地上带了起来,白宁站在那里,心里最深处像是被触动了。

    他淡淡看着哭泣的女人,“你走吧,石宝有你这样的妻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希望这世道的悲伤不要活在你们身上,好好活着。”

    “督主答应了?”过的片刻,她吸吸鼻子,眼眶通红,下意识的看着对方,身子颤抖的问。

    月光的清冷、烛火的昏黄之中,白宁孤零零的身影冲她挥了挥手,“走吧...答应了。”

    ....

    门扇打开,又合上。

    凤仪走在廊下,籍着皎月的清辉回到卧室,
我的性感女总裁小说5200
轻手轻脚的走到榻前,黑暗中,窸窸窣窣传来脱衣的声响,然后钻进了被窝。

    贴在自己丈夫身旁,闻着一股让她感到安心的气息,之前面对那人的不安和恐惧,在渐渐离去。不久,男人的身影翻身,忽然将女子紧紧搂在怀里。

    黑色里有声音在她耳边温柔的说:“娶到你,是我石宝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手臂搂的更紧。凤仪埋在他怀里,感受到温柔,红红的眼眶打湿了衣襟,不断的点头,微微张开的双唇隐隐有喜极而泣的哭音。

    房间里,床榻上,轻语声中,那是两个人的世界......

    “真是.....”

    白宁看着天空那轮银月,心里大抵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让石宝将那些消息散布出去,确实存在很大的危险,系统一旦让东厂、或者其他不受白宁控制的衙门追查起来,一旦来源出自这里,这个庄子几乎是难以幸免于难。

    但面对一个女人这样的维护自己丈夫以及整个家庭,他心里深处被触动了,才软下了心肠。对于他长久养成的性格而言,是不相符的。

    “或许,这就是惜福那傻姑娘的善良在我心里扎下了一颗种子....”他笑了一下,月光照在脸上也变的温柔。

    重新坐回椅子上,白宁打开书桌,将一个包裹取出在桌上打开,里面零零碎碎东西,是之前他让小晨子送到石凤庄上保管的,他来时,石宝就将这包东西物归原主了。

    布匹解开,里面是天怒剑的碎片。

    “碎成这样....就是不知重新锻造后,还能不能保留之前完整时的能力,不然对付系统就有些难了。”指尖轻轻抚摸着破碎的剑片。

    其实之前他陷入过两难的困境,若是先杀了系统,那么系统的目的显然永远也不会暴露在他面前,不杀的话,就只能等到通天塔修建好,到那时的系统也已经成长到了另一个阶段,到底会有多强,他不清楚,肯定比要厉害。

    所以必然的,他需要一柄杀手锏。

    ....

    翌日,燕青等一行五人,在这夏日灿烂的一个下午终于抵达了这户庄子。

    白云如絮的在天上走。

    石凤庄上响起热闹、喜庆的气氛,庭院里摆起一张大圆桌,院外庄子上大大小小的庄户也都被邀请过来吃酒席,大人喝酒的喧闹和小孩子四处戏耍更是将整个大宅院渲染的热闹起来。

    宅子空旷无用的地方,隐隐看见一座火炉立在那里,披红挂绸像是已经祭祀过了,金钱豹子汤隆满脸通红的站在锻炉不远的石台前,看着那一堆天怒剑的碎片。

    神色有些惋惜。

    “想要重新锻造好办,但这么有灵性的精铁,我活了这么大,也未见过。”他摇了摇头,对旁边的白宁说道:“督主....卑职只有三层把握能恢复过来,其他的,全看天意了。”

    白宁垂着眼帘,沉默了片刻,“.....本督就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