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短暂的结束

第四百六十一章 短暂的结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燃着油脂的火把在雨里燃烧,人影围上来,呯呯呯的金铁交鸣,随着交击溅出的火光、飙出的鲜血洒上长街,转眼间,街道上混乱不堪。81

    两边的番子都是出于东厂,修习武功大多都是一样,大部分中是新加入进来的,身手大多还是要看个人勤奋和天赋,所以就算此刻杀作一团,打的难舍难分,也因此真正分输赢的话,还是看两边领头的人物。

    黄锦横剑向前推上去,哗的一刀,撕开雨幕,呯的一声脆响,锋刃被阻挡下来,迫于守势的身影双刀架着对方挥来的钢刀,双方身上的蓑衣震起。

    大雨之中,马进良将双刀顺势一绞,双腿往前跨步哗的一声荡起地上的积水,身影在走,两把锋刃犹如灵蛇挥舞,缠着对方的兵器,呯呯呯!像是炒豆子一般响了起来,疯狂挥舞。

    使刀的黄锦虽说是太监,但身材也是魁梧,双臂几位灵活挥舞钢刀不断的使出招式左挡右挡,拼命拦截,火星不断的在俩人间跳跃而起时,他竟也被对方疯狂舞刀的气势,推的不断后退。

    “啊”的一声,黄锦一刀挑开左边砍下的锋刃,下一刻,脚下猛的掀起雨水,扑向对方,被挥舞的双刀撕撒的一瞬,还是有不少溅上对方脸上、眼睛里。

    疯狂挥舞的刀光稍缓,趁着这刹那间,黄锦在第一时间向前贴近,蓑衣随着他身子转的扬了一下,长刀缠腰随着转动挥舞疾旋,宫袍下面的双脚不断飞旋中,钢刀唰的出去。

    几乎在同时,溅入眼睛的雨水甩开,马进良手中双刀也在顷刻间与对方袭来的刀刃卷到了一起。

    挥、劈、刺、挑、砍,两人动作越来越快,火星、雨水在兵刃上,两人的蓑衣上不断的爆开溅起,但那钢刀的重量要比双刀的颇重一些,随着黄锦转动的身形,越来越凌厉,马进良的步子也越退越快…..然后。

    噗….

    …..哗啦…..

    身影纠缠片刻,互换了位置,黄锦用余光瞄了一眼左臂,宫袍被撕开了两道口子,破了点皮,点点血迹渗了出来。马进良一手持刀,另一只握着刀柄背在身后,微颤着,同样被裂锦流血,只是伤的毕竟深一些,猩红的液体渗透布锦流到了手腕。

    “看来他们三个你是带不走了。”

    脚步向前跨出半步,扎下了马步,刀锋一轮举到了脸侧,黄锦冷笑的看着对面,自然是知道对方也是受伤了的。

    “你不也一样?”

    马进良眯着眼仍由雨水打在脸上,完好的右手微抬。

    场面正要再次开打,另一条街道却突然响起了马蹄声,在他俩刚刚说完话,马蹄和无数脚步踩过地面的响动朝这边蔓延过来。

    大雨之中,视线模糊,第三方过来的人是谁,燕青无法看清,但隐隐绰绰的奔跑或包围的人影,却是非常多,他此时酒也醒了大半,但想要离开,怕是有点难了。

    “都住手”

    随后就听有人在马背上大吼,声音如雷音虎豹。

    声音盖过来,马进良目光瞥了来人,咬紧牙关,对手下人大喝一声:“不管他们,先抢人!”话一落,身影陡然转了方向,顿时朝躲在街旁角落的三人冲过去。

    马蹄如雷踏地…..

    有声音暴喝:“冥顽不灵”

    马匹的身影甩开了身后的人,直接切入了场中,有两个人的身体在冲锋的战马前左右飞了起来,口吐鲜血洒在半空。

    马背上,魁梧的身形手臂一捞,虎头铁锤破风如虎吼。

    “东厂”

    马蹄猛的一踩地面,踏碎石砖,马身轰然朝那名脸戴半截面具的身影扑了过去,虎头锤扬起在了雨幕里
浆糊人生无弹窗


    “锦衣卫”

    战马嘶鸣一声,铁锤撞破雨帘,咆哮起来。

    “在此”

    简简单单的一锤挥了出去。那边跑动的身影立刻反应过来,双刀望身前一架。

    那是轰的一声巨响,马进良整个人连同砸成碎片的两柄细刀都被巨力带起来,飞旋着划出一道弧线,重重的摔在街道中间的积水中,连连翻滚了几下方才停住。

    叮叮当当…….双刀的碎片从空中落下,洒在不远的地方。

    马进良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去接这样的一击,饶是他用双刀去抵挡,也是身受重伤的下场,没当场就死已经算是幸运的。

    虎口的一阵剧痛,就像整个手掌被撕成两半的错觉。他咬紧牙使劲的撑起上身看了看,视野之中,那是一匹黑色的战马,上面的一个身材魁梧的骑士,一对阴阳鱼纹在眉头中间,刚刚砸了自己一锤的兵器此刻就在对方手中握着。

    一队队锦衣卫在雨中快步合围上来,原本火拼的两边也渐渐停下手来,为的正是郑彪,他策马走到中间,一拉马缰,目光在人群中扫视。

    “所有犯事的人统统押回东厂”此刻郑彪的眼神有些凶戾,参与火拼的番子纷纷低了低头。

    马蹄缓慢走到摔倒的身影面前,铁锤指了指对方:“还有你….等雨化恬亲自到东厂海公公那里要人才能出去了。”

    仰躺的人只是冷哼,随后就被过来的两名锦衣卫拖起来带走,总共三十余人的内讧到底没有惊起多大的风浪,上百名奉命过来的锦衣卫面前,这些番子倒也识趣的缴械跟着对方回东厂衙门去了。

    满满当当的长街,片刻后就为之一空。

    郑彪望向那边的三人,下马走过去,“还有你们三个,把令牌交出来吧。”

    角落里,秃子李三早已吓得不轻,见对方手掌递过来,连忙推了推还在呆的胖子,“老大…赶紧的啊….”

    王威哆哆嗦嗦往怀里摸索片刻,将一枚还带有体温的令牌放在了对方手中,吞吞口水:“那…我们三人,可以走了吧。”

    “可以。”郑彪把玩了下手中之物,目光抬起:“不过…把事情具体告诉我,这令牌你们得到来的。”

    李三颤抖举起手,“是我…是我从那人身上偷来的…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位官爷,就当咱三个就是屁,给放了吧,别憋着,怪难受的,对不?”

    他说完这句话,那人却沉默起来,俨然有种会杀了他们的错觉,三人中的女子见对方低头沉默,眼眶忍不住红起来,想必以为是死定了。

    直到三人快要压不住快死了的那种情绪,郑彪忽然裂开嘴,往李三的肩上一拍,“你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啊…..你们走吧。”

    “真的可以走?”

    “可以走!”郑彪点头,便是转身朝燕青走去。

    那三人喜极而泣,连滚带爬的从角落里跑出来,疯狂的朝另一处街道离开,这里他们是一刻也不想待了。

    三人跑走时,郑彪走到燕青面前,拱了拱手,“见过燕指挥。”

    “客气了….若是没事,我也回去了,这天快亮了。”燕青的语气不高,却因为白天的事,让他心里很不舒服,自然谈性也就欠佳。

    郑彪皱着一对阴阳鱼纹,朝离开的背影,语气很淡:“…..海千户那里有事找你,或许能让见到督主。”

    走动的身影缓缓停下脚步,转身回望过来。

    “……这次算数?”

    这边身影再次点头:“其中有隐情,不过应该算数的。”

    ps:这剧情终于完了,明天节奏和更新就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