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五十七章 纷乱的局

第四百五十七章 纷乱的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雨噼里啪啦打在瓦片上,顺着房檐落成珠帘。

    “所以说,那现在这个白宁是假的….对吧?”

    白府中,静谧的院落里,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倒映在厢房的纸窗上,小瓶儿的声音冷静、细小,圆桌对面扎着两条辫子的小姑娘,还是能够听的清楚,玲珑脸色有些迫切的仰起小脸,看着对方。

    “…..玲珑肯定那人不是干爹的。”她手抓紧了桌布一角,说话的声音在抖,“都不知道干爹是不是被那人害了…..瓶儿姨,你喜欢干爹的对吧。”

    玲珑的话语期期艾艾的说了一通,小脸之上眼眶微红,陡然间深吸了一下鼻子,“玲珑真的怕….真的怕连最后的亲人都没有了。”

    小人儿说完后,将手中的茶杯推开,瘦弱的背影拉开房门,慢慢退了出去,离开时回头望了里间人一眼,眼泪陡然从眼角滑落,玲珑吸着气赶紧擦了擦,颇有些凄凉的走了。

    里面,窈窕的身影起来,迈动着莲鞋走在地毯上,烛火在夜风里摇曳的片刻,小瓶儿轻轻合上房门,光亮重新定格的一瞬,她脸上的冷静泛起一丝失笑。

    “这小丫头也是小人精…..真是跟什么人就学什么,也知道让我去试探白宁。”

    随后,脚步停在桌前。

    她隔着屋子望向北院的方向,片刻后,手臂一挥,火光在灯芯上陡然熄灭,门扇吱嘎一声打开,身影冒着被风吹打在屋檐下溅起来的雨水,穿过沿着长廊的连通,去向北院。

    大概小瓶儿的心里也是想要知道的。

    与此同时,皇宫笼罩在一片浓重的水汽里,一身常服的雨化恬,除冠束,静静的举着一盏火烛,站在一面墙壁前,上面那是一副女子坐在铜镜前梳妆打扮的画卷,那是极美的画面。

    ….那年她眉梢勾勒,执梳落青丝,橙花渐弱…..

    红色的蜡汁滴在白皙修长手指,也无法打扰他沉侵在画里,指尖轻轻触摸画上的美人的一颦一笑,声音有些艰难。

    “….虞,知不知道….多少个清晨,那枚铜镜里,没有你在笑了…如今石阶已满是青苔…..你成全的人,可有谁记得你呀,而你却是落得一个玉殒香消。”

    手指抹去了画上美人眼角一粒灰尘,就像在为她擦拭眼泪,柔美的脸庞轻轻靠在画轴上,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你傻不傻呀…”

    外面的雨哗哗的下着,风扑打在窗上,纸窗上,摇晃的树影里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雨化恬将手中烛台放回到书桌上。

    门悄悄打开一道缝隙,披着斗篷的身影并未出声,悄然走进了屋里,随后谨慎的将门阖上,取下斗篷,双膝跪在了地上。

    “上次的事刚过……太后就这么着急?”雨化恬面无表情的的靠在椅背上轻蔑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宫女,随手拿起了一本文书。

    小铃铛额头重重触地,“回雨千户的话,是奴婢擅作主张想要将一些事告诉千户大人。”

    文书随后又被丢在了桌面,书桌后的身影在橙黄的光芒里映出不屑的笑容,“这宫里什么事,本千户还需要你告知?”

    “不是这样的。”小宫女抬起头,脸色煞白,着急的连连摆手,“铃铛不是有意得罪千户的,是一件今日白天时,铃铛才得知….得知…”

    那边,眉头挑了挑,雨化恬向前倾了倾,“得知什么……说来给咱家听听。”

    “得知…得知…”小铃铛犹犹豫豫,陡然间深吸一口气后,“得知宫里的督主…其实不是真的,就连曹震淳曹公公也有所怀疑。”

    铃铛那话到了后面说的有些急,脸白的吓人,说完后,胸前不断的起伏,颤颤兢兢的看着书桌后面陷入沉默的身影,她心里也是忐忐忑忑,就像缺氧一样,颤抖的摇摇晃晃起来。

    “把你知道的原原本本的重新说一次。”室内沉默不久,雨化恬冰冷的开口了,“….我要听详细一点的。”

    那边跪着的小身影小声应了是,便是开始将自己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的从那侍卫口中说的,重新转述了一遍,说话途中不免悄悄偷看那宦官阖着双目的绝美容颜,大抵是在观察对方的反应。

    “哦?你的牺牲倒是挺大的。”雨化恬的语态像是已经抓到了什么,但口中说的却又是另外不相关的事。

    “只要能给太皇太后报仇….铃铛就算是死也愿意。”小宫女扭着衣角,目光转而看向了墙壁,那副画上的女人。

    雨化恬面无表情的的坐在那里,望着小铃铛,声音寒了下来:“报仇的话,就不要在这里说了,就算这周围都是咱家的人,但是一旦不小心传了出去,你我都要死的。”

    “千户!”

    那边,小宫女陡然声音高了
超魔导学园txt下载
一下,跪着向前移动两步:“你是御马监秉笔太监,手下可以调动禁军的啊…..”

    嘭

    “住口!”桌子嘭的一下拍响,身影也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掌一下从袖子里挥出,轰然朝宫女额头印下去。

    掌印过来,劲风忽地一下吹起小宫女额前的丝,她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尽管身子瑟瑟抖,却是没有躲开的意思。

    旋即,她并没有死,微微睁开双眼,便看见袍摆上雨花点缀的图案近在眼前。

    叮当一声,一枚令牌丢在地上。

    “拿着它,回去告诉太后,只要她敢站出来,咱家也愿意舍身一死。”雨化恬冷冷的瞥了宫女一眼,转身坐回到椅上,“御马监麾下目前有五千人马可动用,也是咱家争取过来的嫡系,太后若是能让守卫皇城的毕胜、酆美二人打开城门,就有五成把握了。”

    他话顿了顿,“若是做不到,还是不要再有什么心思了,安心做好本分,等着小皇帝长大吧。”

    “奴婢一定转告太后,还请千户等候消息。”

    铃铛连忙将那枚令牌揣在怀里,起身将斗篷重新套在头上,悄然从来的路线返回。雨化恬招过一名心腹:“跟上她,看看是不是去太后那里,若不是,就杀了,把东西拿回来,还有把途中别的公公安排的眼线吸引离开,保全这个人。”

    门口,一名近侍拱手离开。

    门关上,雨化恬走到窗前,看着哗哗落下的雨帘,呢喃自语:“….既然你独身流落江湖,不正是给咱家机会嘛……武功高如何,无妨的,咱家知道你会去哪里,当初可不会忘记你是怎么羞辱我的….一个傻姑娘……咱家还是能找到,是一个长相相同的江湖人,没人会在意,朝堂上的这位督主更是高兴才对。”

    随后,他对自己的心腹下达了今晚第二条命令。

    “….通知城外的人,籍着线索去河.南府给本千户找到那傻女人,守株待兔将冒充提督大人的贼人杀掉。”

    窗外,面戴半截铜制兽面、背插双剑的武宦拱手躬身退去,雄赳赳踏入了雨中,丝毫不介意大雨渗透衣袍。

    白府…..红袖飘在风里。

    身影停在还亮着烛光的门前,旋即,敲了敲,便听里面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说了一句:“进来。”

    通明的房内,书桌后面是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银丝垂肩落在桌上,随着写写画画的动作轻轻抚动。

    阴柔的脸颊显得无比沉寂,却又美的像一副画让小瓶儿看的痴了。

    “夜深了….还在写什么,最近你老是忙里忙外的,也是辛苦。”女子含笑慢步走到茶桌前,倒了一盏茶水,端到了过去。

    凑在白宁的身旁,看到书桌上厚厚叠叠的一层画满对她而言全是古怪的图案,看起来….像是图纸。

    ….白宁什么时候会画图纸了?她心里的疑心更盛,脸上依旧泛着笑容,将茶盏放在桌上,“也不知道喝点水,你这样,身子哪里吃得消啊。”

    美目微斜,偷偷盯着对方脸上的变化,白宁只是嗯了一声,空闲的另一只手顺手去接茶盏。

    瞬间,接触时,小瓶儿的手无意挨了上去,内力暗地里一涌过去,她脸色顿时一变,目光凶戾起来,递出去的茶盏悬停半空。

    “….你不会阴极无相神功!!果然是假冒的。”

    一手捏着茶盏边缘,一手拿着毛笔的白宁此刻停下了所有动作,缓缓抬起脸,目光与对方接触的一瞬。

    呯

    俩人手中悬空的茶盏直接碎裂,水渍和碎片散开的刹那,那破碎的声音在这雨声中显得不那么起眼。

    俩人一眼未眨,手臂便是鼓动起来。

    红色的长袖与白色的宽大袖口中探出的一掌对抵,呯的一下,小瓶儿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向后退了几步,秀眉皱了起来。

    “….你的武功…”话出口一半,忽然止住,她脑中飞快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红袖一拂,身旁的桌子轰的一下朝那边飞过去。白宁挥袍扫开飞来的桌椅,冲过去时,女子的身影已经退到了屋外的雨帘里。

    面对着冲出来的冒牌货,纵身向后倒飞上了房顶,双脚飞快的踩踏瓦片,消失在黑夜中。

    屋檐下的白宁冷静的看着逃走的女子,附近看到这一幕的侍卫也赶了过来,他挥挥手:“日月神教教主深夜行刺本督,你们立即传讯通知东厂的海大福,让他即刻派人捉拿,若是反抗就地斩。”

    事情吩咐下去,整个白府已经动员起来。而白宁回到房内时,看到一地的图纸,脸上扭曲起来。

    当白宁….看来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ps:好了,终于把线理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