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细密无声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细密无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夏日的旁晚,天黑的较为迟一些,西斜的阳光倾洒在人的脸上,已不再燥热,白府的花园中,有人在着脾气、

    “干爹近日古古怪怪的…也不急着找娘了,他是不想娘了吗?”

    哗

    树枝在小小人手中挥舞鞭挞在花朵上,飘落的花瓣犹如寒冬凋零般,只剩下花蕊孤伶伶的立在枝干上。

    虞玲珑在青鸾谷时就显得古灵精怪许多,如今跟在白宁身边,又有各个大小宦官耳听目染之下,逐步变成了一个小人精,更何况她这般小小年纪手上是已有两条人命,原先家里突生变故人也变得比从前成熟许多。

    但终究也只是小孩子。自惜福离开这里后,玲珑每日除了练武就不断的在府里乱转,像是在寻找什么。

    或许是打那些花朵有些无聊了,她在廊下的台阶坐下,看着掉落一地的各色花瓣,眼泪忽然掉了下来。

    “娘…你躲在哪里了啊….玲珑好希望你只是藏家里……玲珑到处找遍了都找不到娘啊…”哭着,她伸手用袖口擦了擦,可鼻子一酸,还是止不住的哭了出来:“爹也不理玲珑了…家里都没人喜欢玲珑了…娘,玲珑好想你。”

    如今她已是十二三岁的年纪,若是在长大几年,有些困扰大抵是变得有些幼稚,但此时心中的那股思念却是真真切切。

    红红的小绣鞋套着白袜,往里缩起来,小玲珑抱着膝盖顶在上面,哭的梨花带雨,水渍打湿了锦帛渗透到了外面一片。

    “玲珑好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到外面去找娘,和娘在一起….不回来了。”

    正自伤感说着赌气的话,走廊尽头一道身影快步小跑过来,听到脚步声,小玲珑连忙拭去泪痕,装作无事的模样坐在那里…..拿起一片花瓣愣愣的看着,大概也是希望没人看到她现在这幅模样。

    然而,脚步声来到身后。

    小晨子低头看了看一地的花瓣,猜出这位小大人心情肯定是不好的,便是躬着身靠近过去小声在玲珑身旁嘀咕几句。

    “消息是真的吗?”花瓣从她小手间滑落,分开的双脚也渐渐收拢起来。

    低头躬身的小宦官肯定的点头,“是的,大小姐,刚刚奴婢从东厂那边得到消息,他们找到了督主遗失的玄天混元剑,郑魔君也证实了那把确实是当初包道乙的佩剑。”

    “陪我走一趟。”叠起的长裙随着身影站起垂了下来,小玲珑摇晃两条小马尾转身越过了宦官。

    红纱从小晨子脸上拂过,他表情怔了怔,“啊….大小姐,咱们去哪儿?”

    “东厂!”

    比同龄人更为早熟的小女孩一脸的严肃,似一阵风吹出了府邸。

    马车到了东华门停下时,天色几近黑下来,厂内的诏狱里火把光芒昏暗的摇曳。

    啪!

    皮鞭在空中飞过,刑架上的壮硕汉子疼的撕心裂肺惨叫、并未封住的口中,不断的朝他行刑的狱卒喊着求饶的声音。

    露着的上身,几乎已是看不到完好的皮肉,伤口大多都呈深陷外翻的形状,若是被沾了盐水的皮鞭再次抽打上去,那种剧痛如同蚂蚁攀爬般久久不散,新的疼痛又会再次爬上来,少有人能撑过几轮。

    不过这边也不会一直拷打,中途时不时会停下问话,若是对方昏迷,就会用早先备好的冷水扑上去,继续问话。

    这受刑的人便是之前白天被抓来的船夫,他熬过了两三个时辰,中途昏迷了几次,无一例外醒来继续被问话、继续受刑,严重了会涂抹上好的伤药,休息一段时间又继续。

    “求求你们饶了俺吧…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被挂在刑架上的船夫意识模糊的摇头,嘴里出的声音依旧求饶,只是越来越微弱了。

    “剑是哪里来的?”

    “捡…捡..的..”

    “哪里捡的?”

    “….河岸上…平陵渡口….俺家就在那里…”

    “怎么捡的?”

    “有…有人打架….忘在那儿…”

    “剑是哪里捡的?”

    …..

    问话不断的重复,刑架上的男子若是稍有迟疑便会接着受刑,旁边会有做书写的番子将问话一一记录下来,若有重复便会划去,有疑问的会让狱卒继续不断重复问下去。

    不久狱门呯的一下被推开,宽胖的身影带着数人前前后后的进来,那船夫微微板正视线,入帘的一身花蟒袍子,血水模糊了眼睛,也看得不是多清楚,依稀还有一个小身影立
最后的羽翼笔趣阁
在旁边,还想努力看清时,已有鞭子打在他脸上。

    红痕蔓延时,皮鞭落地,有人断喝了一声:“把脸低下!”

    “你们都先出去。”海大福朝身后扬了一下手,就连行刑的狱卒也跟着其余大小宦官退到了外面。

    待人走开后,他侧身躬着对身旁的小人儿道:“大小姐,这就是那持有督主宝剑的船夫,之前卑职已查过,他确实是一名船夫。”

    小玲珑板着脸走到刑架前,抬头望着血肉模糊的人形片刻,“还有其他现吗?我从未见过爹爹会有遗忘什么东西。”

    身后,脚步轻移,海大福缓缓上前:“确实有现,这船夫家里已被毁坏,码头渡口也被破坏掉了,现场一片狼藉,却是如他所说,那里曾经有人大战过一场。”

    那名船夫忍着剧痛抬了抬头,满脸血迹,声音亦几近哀求凄惨:“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天太黑…俺看不…清楚…”

    “你撒谎!”小玲珑张开嘴一字一顿,捡起地上的皮鞭,噼啪一声打在船夫手腕上,那最为薄弱处,瞬间瘫软下来,手掌不断的打抖。

    玲珑举着鞭子指着对方,“若是天黑,你怎么捡到我爹的宝剑,若是你看见他们在打斗,为什么不灭你之口?分明是你收了人家好处,看来那人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辈,对是不对?”

    她说完这句,将皮鞭一扔,转身就离开牢房,海大福也紧跟在后,玲珑披着小披风跨到石阶时,说道:“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把那人..”

    话语顿了顿,然后才说:“放了吧…”

    “是,大小姐且先回去,这里太过污秽。”海大福哄着小人儿送上马车,见到马车离开东厂后才松了一口气。

    “义父…今日大小姐一番话里,好像怀疑督主….”名为秦爽的宦官,乃是海大福的义子,此时见周围亦没有外人后,大着胆子说出了心中疑问。

    书房等烛火点亮,映着二人的影子拉扯在墙上,老宦官笑了笑,“大小姐有所怀疑是对的,咱家也是有些怀疑的,毕竟咱家也是督主身边的老人了,一言一行像刀子一样刻在心里。”

    “义父的意思是….”小宦官凑近,眼珠子转动,“….宫里的那位督主其实是假….的?”

    “怀疑…而已。”

    海大福摇摇头,“凡事不要太过绝对,不过那人确实有些古怪,之前小晨子传达过督主的一些吩咐,此刻想来其中大有深意,此事你也不要深究,你底子太浅,免得死的冤枉。好了,你下去吧。”

    “是,那儿子就先下去了。”

    烛光里,坐在书桌后面的老宦官看着转身离开的背影,目光眯了起来,提起毛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几个字。

    稍后不久,被人传达了出去,悄悄送入宫中。

    ……..

    黑夜笼罩,汴梁城外,大量的劳役正在被征集,安扎在郊外空旷的地方。

    而不远的道路上,三道人影拖着疲惫的身子终于来到了汴梁,看着黑色中巨大的轮廓,膀大腰粗的胖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呀的亲娘….终于走到汴梁了。”

    而三人当中的女子同样已是筋疲力尽的跪坐地上,擦着头上的汗水,看着蒙蒙的天色,“大哥,现在我们也进不了城啊….怎么去找一个叫汤隆的人。”

    “老四给我们的信不是在秃子那儿吗。进城的时候应该知道,我就是搞不明白,老四怎么突然就认识京师里的人,哦…对了,他说在哪儿等汤隆?”

    身后,累的吐着舌头的秃顶男子,指了指西南方向:“石凤庄….”

    这三人便是之前又被白宁堵住的王威、李三和文娟,只是处于什么目的做了送信的人,他们三个也是不清楚,糊里糊涂的就过来了。

    然而不久,前面的出现一队火把,过来的是汴梁夜巡将作营地的的兵将,为的头目打量了三人一眼,便是招招手:“深更半夜不在工匠营地待着,跑出来干什么,立刻给我回去。”

    “啊?”

    那头目一脚蹬在胖子屁股上:“啊什么啊,赶紧滚回去休息,不久就开工了,看不累死你们。”

    被人盯着押送去工匠营地途中,秃子看了看周围情况小声对胖子道:“老大…情况好像不对啊…”

    “傻逼!是个人都知道不对。”王威回头对他骂了一句。

    三人意识到不好时。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让他们逃跑的机会了。

    ps:二更送到,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