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恶人

第四百五十三章 恶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操你们十八待祖宗!!!”

    突然的死人,惊怒的匪人跨步嘶吼一声,跨步提刀,刀光从上而下劈来。

    ….

    秃子听到动静便是朝侧一滚,机敏的躲开。陡然生的死人事情,他也是懵了,胖子王威立马抠住桌子下沿向上掀翻了木桌,朝冲来的凶戾人影砸了过去。

    筷笼倾斜,在半空洒开时,刀光唰的一下劈在砸来的桌面上,那张木桌轰然间朝两边断裂,木屑溅开,旁边的女子啊的尖叫一声,从木凳上翻滚下来跌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原本背对着的秃子李三并没看到死人的全过程,对方陡然难,虽然躲过一刀,刚刚直起上身质问般的暴喝出声。

    迎面就是一脚踢在他脸上,蹲着的身形猛的向后一倒,在地上滚了几个轱辘,挥刀的汉子正是刀疤,他眼睛红的快滴出血来,见那瘦子跌倒也不多管,朝着对面的胖子杀过去一刀。

    这类匪人拼杀大抵不会太讲究什么招式,轮起刀刃就是硬碰硬的厮杀,那边胖子眼睛李三一脚就被撂倒,陡然也是狠,持着那把杀猪宰羊的屠刀胡乱的挥舞,竟也阴差阳错的与对方拼了几刀。

    这一切生的瞬间,店家伙计正端着几盘菜肴过来,那边其余江湖匪人也正冲过来,一阵冲撞推搡,纷纷从托盘里飞洒起来,淋在一众人的头顶、身上。

    “我艹….”

    “你找死啊!!”

    原本十多人打四个,这边先死一人不说,还被淋的跟落汤鸡一样,面子上顿时也挂不住了,有人一脚将伙计踹翻,便见那边靠外面的木柱下坐着的身影。

    “先杀你!”

    那人分出人群,独自挥刀就过去的同时,刀疤到底是混江湖道上的,直接看出胖子根本就不会什么武功,就一把刀挥的快一点而已。

    抬腿就是一脚踹去对方腹部正中。

    “老子是恶人….恶人啊….”

    呯的一声,步履直直踢他身上,屠刀啪的一声掉落,双手猛的一下抱住对方那只脚。那刀疤汉子面上也是诧异,随即奋力摆动腿挣扎,下一刻,胖子也是死死的抱住,手上使出的力道也是很大,不比对方弱多少。

    那刀疤忽然怒极而笑,也不用刀去劈对方,空出的另一只手握拳便是狠狠砸在胖子的脸上。

    呯

    一拳打在鼻梁,声音断喝:“放开!!”

    “不放”

    胖子咬牙。

    呯

    迎面又是一拳,眼眶瞬间肿胀起来,半眯着依旧死死不松手。

    呯呯呯!!又是数拳下来,王威还是不撒手,脸颊已经大上了一圈,口水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滴落嘴角,挂在下巴上。

    “…..我不想被人欺负….婆娘就是嫌我没骨气….是个杀猪的…”

    手指使劲在脏脏的步履上缩紧扣住,声音断断续续的、极低的嘀咕:“恶人….我要做恶人….不想别人看不起我…..不想被人欺负…我要比你们凶…”

    “…老子看你是找死!”刀疤显然没了耐心,刀举了起来…..随后,对面嘀咕的身影忽然猛的抬起头,将手中的那只脚猛的向上一掀

    “….我要比你们狠!!!”

    刀疤的脚下直接不稳,被重重的掀倒在地上,摔的七荤八素。

    而在同一时刻,秃子也被数道身影打的缩在了地上,下一秒被直接提起来扔在了胖子的脚下,身子弓的像煮熟虾,痛苦的在地上扭动。那文娟也被几名一脸坏笑的男子围住搂在他们怀里。

    胖子立马就要去捡刀,手指刚接触到刀柄,就被刀疤一脚踩到了地上。

    呸!刀疤冲地上的身形吐了一口唾沫在对方脸上,“就你们也敢自称恶人?老子告诉,那红楼的五毒才是恶人…那东厂
异界的氪金游戏依然停不下来笔趣阁
提督白宁才是天底下最大的恶人,我们几个也算是恶人,不过最小的,而你们…..”

    他蹲下来拍拍胖子的脸,“你们这种就叫招摇撞骗的江湖败类。”

    忽然,他的悬停在清淤的脸上,目光陡然间愣住,“不对…不对….你们连武功都不会,怎么杀的我弟弟….”

    霎时,他转身回望。

    ….

    那边,挥舞钢刀的身影站在坐着的身影面前摇摇晃晃,就在刀疤以及众人望过去时,尸体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露出后面戴着面具的人。

    “….胖子,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恶人。”面具后那双眸子冷冽的如同一把刀子,随后,拖着破旧的灰色长站起身,剑柄抵在他掌心,长剑杵在地上。

    “老四…快跑!”胖子被人踏着,脸压在地上,却是仗义的朝那边的身影喊道。

    这边白宁说话之际,刀疤也顺势站了起来,旁边有离的近的匪人手持钢刀就冲了上来,刀刃还未到对方面前就被夹在了手心。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不少有看戴面具的是如何被杀,然而被刀被夹住的瞬间,安静了下来,片刻后,他们视线里,同伴的身影突然拔地而起,横着砸进了店里的墙壁上,轰的一下,墙上只剩下一个窟窿,人已飞去了外面。

    刀疤脑袋嗡嗡的响,杀人越货多年,见识自然是有的,此刻便是明白这伙人里还真有硬茬子,能把人打穿墙壁,武功显然比他们当中任何一个都高。

    事实上,他心里微妙起来,进退不得。

    刀疤出神的瞬间,白宁迈动了脚步,剑鞘从剑身上脱了下来掉在地上跳起的一瞬,众人只见到那把旧的让人心酸的铁剑递了出去。

    那边也有人反应过来,握刀的手微抬,铁剑拖着彤红的残阳在那人脑门上掠了过去,头盖骨便是在翻飞了起来。

    脚步再走,越过缓缓倒下的尸体,铁剑嗡鸣的错开架上来的钢刀,在另一名匪人的脖子上划过一道红线,鲜血顿时蜂涌的喷出仰洒在半空时,白宁的身影还在匪人中走动,顺手夺过对方手中一柄钢刀,只见刀光剑影随着那修长的身影在移动,几个呼吸十多名匪人凌乱的横躺在地上,死状全都不一样。

    有直接砍断脖子的、有直接削去半张脸的、甚至有几个直接被开膛破肚,内脏流了一地,躺在地上抽搐着,眼看也是活不了了。

    刀无声的从最后一名匪人口中拔了出来,刀尖上还有一截舌头,被白宁弃在了地上,他慢慢走到刀疤面前。

    躺着的胖子以及惊魂未定的女子便是听到他的声音:“….恶人就是这样的,你懂了吗?”

    “懂…懂了!”刀疤下意识的点点头。

    残阳西下,彤红的光芒里,这一幕显得血腥诡异至极。

    刀疤颤颤兢兢的转身,往后走,几步之后,脑袋从脖子上飞旋起来,鲜血喷了一地。白宁低头看了一眼几乎快要吓尿过去的胖子。

    “你懂了吗?”

    胖子赶紧抿嘴摇头。

    然后,白宁走向一侧,将铁剑望桌上一放,“….小二,赶紧上菜。”

    店内,躲在灶头后面的店家伙计这才探出头左右看了看,脸色唰的一下惨白,哆哆嗦嗦的端着锅里煮着整只鸡走过去,哪怕还没煮熟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客…客官…您…您的鸡。”结结巴巴的说完,然后疯一般的朝外跑。

    稍显昏暗的天光里,白宁用筷子戳了戳鸡肉,看了那边的三人一眼,“还不过来吃饭上路,等会儿官兵差不多就该来了。”

    鼻青脸肿的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看了看白宁,又看了看桌上的整只鸡。

    看了好一会儿,片刻之后。

    “吃!”他这样说道。

    ps:明天为盟主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