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假死换位

第四百四十九章 假死换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土石飞溅,捉对的两道并行身影在岸边疾走,身形的间隙中,四臂呯呯呯的交织缠打在一起。

    二人都属于沉默少言类型,如此激烈交锋到的现在,也未说过一个字。

    啪啪两下,两人瞬间互对一掌,气劲爆开吹动二人身上的衣袍瞬间,白宁半退又进一步,便是一爪扣去对方手肘。对面的身影也在同时用出同样的招数抓向身前敌人的脸孔。

    撕拉一声。

    系统手肘上的锦帛裂出几道口子。白宁则偏了偏头,对方指尖撕过脸颊的一瞬,二人已经激烈迅的互换了位置。系统髻散乱,左手肘的袍子撕烂的有点厉害,看上去颇有些狼狈。

    一道细微的伤口在白宁的左脸颊斜斜向下,血珠溢出裂口。他伸手擦了一下,瞄了一眼指尖上点点的鲜血。

    身后,那渔民的妻子已经穿好衣裳爬了起来,拉着还在嚎哭的丈夫朝大路上跑去,但下一刻,又跑了回来,像是在废墟里找什么东西。

    停手算不上太久,短暂的喘息间,脚下的河岸已经被二人打斗间犁的面目全非,几乎已经不能站人了,而之后,清冷的月光里俩人的交手还打的噼里啪啦,白宁的脚尖在地上连点,身形不断的向后飘逸白倒散,跟着后退的剑光也在朝着对面刺出惊人的涟漪。

    系统欺近的身影紧跟而至,躲闪剑势的一瞬,猛然间力,身形暴涨轰然冲出,脚下泥土被溅起时,冲势已成。

    便是向前一跨,一掌携裹巨大的内力朝着对方胸口打去。飞退中,白宁向后一仰,脚尖点地的时,整个人完成了后翻的动作,脚尖朝打来的手臂就是一踹。

    渡口的水浪卷起来,水声哗哗响起的片刻,天上阴云移动遮蔽了皎月,大地铺砌的清辉慢慢消弭,漆黑重新笼罩。

    呯的一声响动。

    黑暗中,翻动的身影在向后倒飞,挥臂的身影也在踉跄的向后重新退到河岸口,手腕麻。

    渡口码头上倒飞的身影在空中翻滚了一下,嘭的一声落在渡口的木板上,将码头的地板才的松动起来。

    血从嘴角流出,而后被白宁抹去,视线对面,系统站在岸边轻微的活动手腕,显然疼痛让他很不习惯,或者说脆弱的肉身让他不怎么适应。此时在这种不协调的刺激下,双眼已是泛红,嘴皮抖动的上拉,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整个人变得狰狞起来。

    天上云在走动,呼呼的风吹过河面,皎月再次露出俏色的刹那间,白宁吐出一口气,然后……

    剑柄一转。

    对面系统的身形犹如战车般碾压过来,疯狂奔动的双腿,每一步,脚下不断爆巨力,就在他踏上码头的同时。

    月光中有水的波纹、空气的波纹在扭动。

    码头上的木板砰砰的开始震动起来,白宁手中的剑尖在间隙中猛的朝前一挑,哗啦啦的一连串响动。

    “我的码头啊…..”

    在那原本寻找东西的渔夫悲戚的干嚎中,木板翻飞卷动
武道霸主sodu
,犹如一条长蛇翻滚着扑向袭来的身影。

    随后轰然撞了上去。

    系统的步伐稳健向前,直冲白宁的位置,双臂在不断迈进中挥舞,一掌一拳将飞来的木板砸开,疯狂的巨力将四散的木屑卷动乱飞,就像走动的人形绞肉机。

    而这样的战斗只持续了片刻,白宁身影动了一下,长剑一卷,破开粉碎的木板残骸,直直冲着人性的胸口而去。

    几乎是电光一闪的瞬间,那边突进的身影似乎并不惧白宁的长剑,单章张开朝前一抓。

    噗

    黑色中有血光溅起,锋利的剑身穿透了手掌的血肉,一路向前直到剑柄,系统五指朝前一扣,便是握住了白宁拿剑的那只手,下一秒。

    邪三分归元气.腐毒

    大量的黑色斑纹在白宁握剑的那只手上迅蔓延开,眨眼间渗透了整条手臂,宫袍也在腐毒下逐步溶解化开。

    巨大的疼痛变作豆大的汗珠在白宁额头上挂着,霎时,系统陡然抬起一腿结结实实扫中白宁的腹部,身影在这样的巨力凌空的飞起,但手被对方抓住上升的一瞬,又被扯了下来。

    一只手抓过来,掐住白宁的脖子将他高高的托举起来。

    “我培养你….为的就是今日,你可以死的瞑目了。”

    腐毒的侵蚀下,白宁整个人已经面目全非,若是换做常人早已死去,他瞪眼看着系统,努力的做出一个笑容,像是一种藐视。

    然而对方看不出这个笑容背后的含义,仅仅用力一掰手指,咔嚓一声,白宁的斜斜歪在一边,挣扎的手臂也垂了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死去的身体被狠狠砸在了码头旁边系着的木船上,船身轰然断碎开,漫天的木屑木板残骸飞起在空中,又落入水面荡起巨大的波澜。

    “我的船啊….你们这是不给人活路啊,俺吃饭的家伙也没了。”

    码头上盯着水面看了好一会儿的身影才渐渐转身回走,那船夫撕心裂肺的跪坐地上拍打着地面,他妻子早已被那一幕急晕了过去。系统路过船夫身旁时,只是看了一眼,随手从袖口里扔出一锭银子,举步离开。

    ………

    河水中,沉浮水里的尸体顺着泥沙滚动,偶尔有藏匿泥地的鱼上前啄了啄,随后便僵直的浮了上去,被暗流冲走。

    浑浊的水下,尸体被暗礁困住,大量的水草之类的植物缠裹在上面,就在下一秒快要被冲走时,尸体忽然动了动。

    原本歪斜的脑袋陡然搬正,双眼在水中睁开

    大量的气泡从口中冒出的同时,四肢开始摆动调整身形,努力的维持一个方向,逆流而上,路过之前落水的河段时。

    眼睛向水面望了望,只有皎洁明亮的月光倒映在水里。

    “我倒要看看,你假扮我想要干些什么…..”不久之后,身影朝着上游游去,很快消失在了原来的水底。

    那么,旧的篇章翻过去,让我们继续下一个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