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激烈的照面

第四百四十八章 激烈的照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年号初平。

    此时的时节已经完全入夏了,燥热沉闷的天气里,人们依旧盯着烈日在地上奔走,不管怎么说,虽然战争已经离去,活着的人依旧需要活着,甚至期望过的更好。

    车辕在大街上吱嘎的转动,赶车的车夫小心的牵扯缰绳,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有小孩在嬉戏追打。偶尔有凉风吹过来时,暴晒的小贩们悄悄的伸了伸脖子,让风灌进后颈,表情立刻泛起舒坦的惬意。

    到的这样一个炎热的时节,有关于北方出现的瘟疫以及女真人内乱出现分裂的迹象在文人和说书人口中变得犹如在滚油上点了一把火,由于北方的敌人短时间内不能再南下,各地的商贩又重新踏上了货物流通的商途。

    而对于文人们来说,更为重要的是,原本的春闺,也因为北方大片土地极需要安民治理,在东厂提议下在这个今年八月重新开考,东西南三面的应试考生,将由当地府衙统一护送进京考试,以免途中出现不必要的意外,这一消息由东厂的渠道扩散出去,令本就拥挤的汴梁再次成为趋之若鹫的一片地方。

    另一方面,文况的开展之中,一向不受重视的武状元这类东西,如今也在东厂主持下变得声势日隆,各地前来应试的武者,也让开封府衙颇有些伤脑筋,虽说未闹出人命,可两三日里就生多起打架斗殴的事情,已是让衙门手忙脚乱。

    客栈、青楼这些人满为患的地方,更是引骚乱最多的。习文论武之人聚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给原先文绉绉的京师,多了许多豪迈之气。

    但大体上,无论是女真内乱之事、还是往日梁山、江南方腊之流或多或少都绕不开坐落在东华门的缉事厂,以及东厂衙门里的那位提督白宁。

    江湖上,对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甚至有些忌惮和恐惧,不过好在对方身躯高位,总理众多事物也不可能天天盯着江湖上的一丁点风吹草动,总的来说江湖上的事更多还是与东厂下面的六扇门有更多的交集。只是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白宁私下里建立的红楼已经在不声不响的步调里运作起来。

    封喉刀罗谨、吊命鬼谢胆儿以及号称五毒的五位高手坐镇红楼,在东厂资金运作下,红楼的势力已经笼罩整个京畿重地,不过行事上按白宁事先定好的步骤来做事,不显山不露水,不知道的依旧还是有很多。

    当然,对于白宁甚至东厂几位千户而言,红楼所做之事,在他们眼里终归是小打小闹的,算不得什么大事。

    .....

    夏日炎炎,微风拂过悦心湖水面,泅水的鸭子在嬉戏,一群小鸭围绕在成年的鸭子旁边轻声鸣叫。

    重建的湖边凉亭外的柳树下,小小的身影在那里练着武功。而在亭子里,名为小瓶儿的女子裸着双脚缩在大腿下,依偎在旁边的身影。

    “五毒...”白宁看着手中由红楼鸾红衣送来的情报,“心狠手辣、毒蛇心肠、人面兽心、不折手段、丧心病狂....这五人有点意思....你听过吗?”

    连着的长椅上,女子直起身子从他手中拿过那张纸,眉梢含春,显示着她近日以来的好心情,大抵是没有了某个人的存在,身边的这位就属于她一个的了。

    “这些人在邪道上好像有些名声,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她将纸页丢在石桌上,“你那俩手下要是压不住这些人,瓶儿去就是了,保管他们规规矩矩。”随后身子侧了侧,再次靠上去。

    一瞬。

    坐着的身影陡然站了起来,让女子靠了一个空。白宁装作没看见,负着手一边往玲珑的那边走,一边说道:“你那边神教的事情,不管了吗?”

    倔强一闪而过。

    小瓶儿向后靠在长椅后面的木栏上,裸着的莲足叠在一起摇摇晃晃,脚脖子上的铜铃叮叮当当的响
冥王武道吧
个不停,她偏了偏头,把握着一缕青丝。

    “你赶我?”

    “不至于。”

    “那不就行了。”小瓶儿扬起脸,让照射下来的阳光铺在白皙的脸上,语气显得那么的从容。

    在这个下午,就如这半个多月以来一样的平淡过去了,六月底,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白宁在书房看到了一封信函。

    二十六....平陵渡口见。

    信上的内容用的是简体字法,只有白宁一个人明白这其中的含义,收拾好心情后,他取过墙上挂着的玄天混元剑,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独自一人前往那边赴约,这便是计划的开始了。

    汴梁近郊,平陵渡口。

    夜风吹过黄河岸边的树林间隙,星光洒落下来,清冷的辉色里有人影在走。

    此段的黄河水流并不是那么湍急,渡船系在木桩上,随着水波微微起伏晃荡,白宁来到渡口时,附近的坐着的船家已经熄灯睡觉了。

    “我到了!”他便是平淡的说了一句。

    声音徐徐的瞬间,在风里摇摆的树叶突然间像是炸开了,一道人影扑出,度快到无法让人看清,探出的就是一掌。

    岸边的白宁,便是瞬间拔剑,向后一斩,细长的剑锋撕过空气,嗡鸣一声。

    扑来的人影陡然间张手一夹,剑势顿时停在了两人中间,僵持的一瞬,清冷的月光映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孔,除了一个穿的是黑色金边的宫袍,另一个是白色书生袍外,别无二致。

    “你也会灵犀一指?”白宁看了看对方。

    “你会的,我都会,我会的,你不一定会。”那边的白宁同样偏了偏头,只是语气比较生硬,不是那么自然。

    “怕是不见得吧。”

    黑色宫袍的身影话音一落,就在长剑几乎快要折断的时候,俩人都用着极快的招式对轰一掌,巨响炸开,双方退开半步,系统的身影随后又是欺近,双掌打出。那边挥剑,这边反夺、出掌,你来我往般,短短瞬间交锋了数十下。

    轰轰轰轰的响声在刹那间犹如狂风暴雨般击打激烈,岸边的泥石被俩人狂暴般外泄出来的劲力,震的四散飞出去。

    噼里啪啦的打在渡口那间船夫家的屋子墙壁上,片刻后,屋子亮起了灯光,显然也是被外面的动静给惊醒了。

    外面的俩人战斗持续了片刻,手指拂过剑锋,白宁陡然间拔升了度,踏踏踏数步密集跑动,白扬起,手中的剑也跟着出手,锋刃划过空气,明显有分割的痕迹。

    霹邪剑法——

    原本清冷微弱的光芒里,一身黑色宫袍的身影快如幽灵,一个呼吸间,空气里传来嗡的一声,白光闪过。系统的视野里,却是看清对方的身形,直接跨步双臂向前一推。

    归元罡气——

    那纯粹的内力支撑下,脚下的泥土轰然向外推飞出去,而对面陡然间极快而来的剑刃像是搅动在水里,产生了滞泄感,动作缓了下来。

    剑身一端刺在无形扭曲的内力当中停下的瞬间,月光映着白宁的脸惨白惨白,随后闪了一闪,身形在往后退去。而对面,系统的身影便是向前再跨一步,就是一记刚猛无匹的手印。

    万川归海——

    轰!!

    又是巨大的响声,轰出去的掌力方向,白宁的身形已经躲闪开,磅礴的气浪飞砂走石的朝那间刚刚亮起灯光的民房扑过去。

    碎石屑、房顶的木料嘭的一下整体向后掀了起来,最前面的墙壁也在巨力下倒塌。

    屋内的渔夫立在床前,整个人已经呆滞了,简陋的床榻上,他妻子搂着被子反应过来,出惊天般的叫声,那渔夫方才回过神,朝四下打量。

    喃喃叫道:“俺...俺的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