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各有各的布局

第四百四十六章 各有各的布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黑夜化作淡蓝的白昼。

    巨大的光柱直穿漩涡状的云层,闪烁的电光带着轰轰隆隆的雷音在天际滚动,仿佛整个天都往下坠落,朝大地压了下来。

    呯的一下,完颜宗翰松开了手里的铁锤,落在了地上,看到那链接天地的光柱,怔在了原地,无论城墙上、原野上陈列的数万女真军队,也都在这淡蓝的视野里,望着那边。

    “武朝….那边生了什么事…”完颜宗望失神的站起身,喃喃自语。

    …..

    草原上,籍着夜色走动的女子停了下来,面向武朝的方向,在离她上百里的一处部落,巨大的帐篷的里,名为铁木真的男人推开女体,从帐内走了出来,远远近近的,部落中无数人走到了外面。

    ….

    大同,荒废的城池周围,漫无目的走动的尸体、趴在地上等死的人,亦或者拼命在死地上寻找活路的百姓也都在这淡蓝亮起的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

    凤仪披头散从屋内跑出来,护着男人怀里的孩子,紧张的望着天际。

    拿着书卷的女子推开了窗户,光里,父亲以及几名随从都在院子里,她便是望见了那直插天际的光芒。

    嗡嗡嗡嗡的人声,大地上的数以千记的大大小小城池中,无数的人跑出了屋子,无数的声音在人群中嘈杂的出、传递。

    不知是谁第一个跪下来祈祷磕头时,淡蓝的光天下,人群如起伏的波澜在扩散,跪了下来,神情带上了虑诚。

    仿佛经历了鸿蒙初开般的宁静,然后….

    光柱闪烁了几下,消失了….漩涡的云层失去了制约般,渐渐散去,黑夜重新降临,笼罩大地。

    …….

    东缉事厂。

    嘭——

    木门两扇陡然间被推开,海大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手臂颤抖的举起指着外面,“督主…..那光….那光柱子….”忽然间,淡蓝退缩而去,视线里重新变成了暖黄的烛光。他愣一下,“哎….光柱呢?”

    他推开了另一扇窗户。

    此时,白宁眼中的血色已经褪去,赤露的上身也无任何表现,只是微微皱着眉头沉默的从外面收回视线将地上的袍子重新披上。

    散乱的髻间,冷漠重新爬上眸子看着一副奇怪、好奇表情的老宦官,裂开嘴角:“出去——”

    声音犹如一道冷风,烛火摇曳的片刻,还在张望的海大福这才如梦初醒,连忙躬身道了一声是,退了出去。

    门关上。

    白宁仿佛大病初愈般一下靠在了椅子上。不知过了多久,当月光重新从窗户投进来一角清辉时,屋外的虫鸣响了起来。

    寂静的房内,他睁开眼睛,胸膛上有红色的线条在皮下一闪而过,犹如树根新芽在生长。桌下的抽屉里,一把匕拿在手中,轻轻的在手掌划下一道伤口。

    裂开的皮肉中,鲜血正在溢出,但在几息之后,血停住了。视线里,伤口缓慢的开始愈合起来。

    咣当!

    手中的匕掉在了地上。白宁愣了一愣,随即弧起嘴角笑出了声音,那手心中不长的伤痕已经彻底消失了。

    “哈哈哈….果然….”

    “系统…这一步本督走在了你前面,是走对了。”

    身影站起,揭开了腰带,对于下身的情况,他更是关心的,可真看到毫无动静的下体时
冰卜双魂帖吧
,心里便是起疑。

    说是失望,倒也不至于。

    “伤口能恢复,为何下面却毫无反应。”隐隐中,他能感觉到丹田下三寸有股热气在流转,但却是像被堵住了一般。

    难道…..

    他视线偶然停在了地上的匕,捡起握在了手里,“难道….旧伤被认定了….那且不是还要在割上一道,制造出新的伤痕?”

    此时白宁的思想里,已经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匕握在手里悬在半空挣扎起来。穿越之时,那一刀没受到,此刻难道还要一刀?

    然而在下一刻,手臂猛的挥起向下一戳。

    呯——

    匕的尖刃从案几的下面刺了出来,手握着柄端,整条臂膀都在颤抖,他深吸着气息,摇摇欲坠。

    “我做不到….”

    “….胆小鬼!”

    “赌不起…了….”

    有些事情,他怕再次失望。

    岩石被崩飞在青冥的光线里。

    “为什么会这样…..”人影在山崖上走动,围绕着那块已经收拢呈手掌大小的圆盘,冷冷清清的语气里好像透着一股生硬的不可思议的语态。

    “不该这样才对….难道是能量不够吗?”

    “一定是了….一定是能量不够….”

    他抬头望着天空,散去的积云,一颗明亮的星星在闪烁。片刻后,他忽然又似乎高兴起来,“原来还在的….已经打开了…只是…只是好像有点高啊….”

    随后,身影将圆盘贴身放好,开始走下山崖,一路自言自语。

    “下一步….”

    “执行下一步…..”

    “白宁….只怨你命不好了。”

    不久之后,天亮了,那颗星星却依旧在挂在天空,就像亘古不灭一般。

    …….

    从窗户外投进的月光,渐渐变成了金色的晨光,烛台垂涎着已经燃到尽头的蜡汁,火已经熄灭了。

    匕还静静的插在那里。

    一整夜过去,坐在椅子上的身影一眼未合,当外面传来番子、锦衣卫早训的声音后,他方才起身走到了门后。

    “让小晨子过来。”

    屋外,有人应了一声,随后踏着吱嘎吱嘎的木板的声音走了下去。不久之后,被唤来的人推门而入。

    “奴婢见过督主。”

    小晨子恭敬的说了一句,轻轻下跪拜倒,白宁挥手让他起来说话,“上次魏忠贤的天怒剑还在吧?”

    “在的…奴婢把它保管的很好,只是….已经碎了。”

    “无妨…这个本督知道的。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你亲自把它整理好,带去石宝那里,让他代你保管,就说过不了多久,会有人到他庄上去取。”

    “是!”

    纵然心里有很大的疑问,身为随身宦官,小晨子倒也识趣的不会多问,毕竟知道的越少也是长寿的秘诀。

    正待他要离开时,身后的声音再次把他叫住。

    “还有一件事。”白宁走到他身前,“悄悄告知所有人,若是有一天,本督变得有些古怪,更是做一些古怪的事,不可否决,一切都听指挥。”

    他对小晨子说完这些,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瘦弱的肩膀,转身离开,留下小宦官一脸懵的表情,眼睛眨巴几下后瞪的圆鼓鼓。

    显然有些不明白提督大人话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