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收尾的时节

第四百四十四章 收尾的时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太阳已落下,繁华似锦的汴梁渐渐消弭了一些声音。

    有徐徐的夏风吹过街道,散暖黄的灯笼在檐下轻轻摇摆,入夜后红楼的匠人已经下工离去。门关上时,鸾红衣紧了紧挂着的红纱,相偎在男子的身旁上了停放在街边的马车。

    随着马夫一声哟喝,驱使马匹朝东华门过去,路接的另一个方向,同样有辆马车驶来,相错而过。

    夜色降临汴梁城,灯火通明的、熙熙攘攘的街道夜市,那辆马车穿过人群,又驶了一段时间,在一处府邸停下,里面的人从车里出来看着禁闭的宅门,示意车夫过去通名。

    原本夏日的夜晚,在自女真退兵后,往日的浮华又重新散生机,此时此景却让他脸色极为难看。

    武朝阉党崛起,携带着武人的地位也逐步回升,身为文人他没有报过怨言,大势之下,他也看的清楚,只是往日兄弟一家惨死刀下,心中那股怒气实难泄。

    出卖之人,竟是平生最好的友人。

    李若水走下马车,径直朝大门走去,那边门上裂开一道缝隙,探出房门的半张脸,看了看来人,立马道:“两位,今日我家大人不见客。”

    “我知秦会之在!”

    说话时,强硬的推开门扇闯了进去,那房门想要拦住,却是被对方带来的车夫给缠住了。李若水看着院落对面的厅堂有亮光和人影在窗户纸上走动,他走过了园中石柱里的灯火,又走进了昏暗的光芒里。

    踏上石阶,走进了那半开的厅堂门扇里。坐在正中的秦桧便是看到了门外走来的身影,愣了愣,放下手中的碗筷。

    “李兄,还没吃吧,快来一起用饭吧。”

    李若水拱了拱手:“为兄吃不下呐…..毕竟我没有那谁没心没肺的容量。看看秦兄一家人围拢桌前,一想到今日菜市口上,王兄一家却是做了无头冤魂…..”

    “我这心里难受!”李若水笑容收敛,眸子直直盯着陷入沉默里的文士。

    秦桧的家人此时也放下了手中碗筷,一时间气氛陷入凝重,眼神大抵不是那么友好的。秦桧叹口气,对他们摆摆手:“让下人把饭菜撤下去,你们挪地吃,我和李兄谈谈。”

    其妻王氏对那些尚有不忿的秦熺等人摇摇头:“你们听话,先下去,让你们爹爹和李叔叔先谈事。”

    待儿女都下去后,王氏轻轻拍拍秦桧的手背,叮嘱道:“外面生了什么,我也不知的,但你们俩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可别向小孩子那样吵架。”

    秦桧微笑着点点头,看着老妻,眼里多是温柔的。随后,厅堂内的人走光了,仆人奉上茶水。

    那边过来的身影将茶盏端在手里,不久,呯的一声,梨花的盏身摔的粉碎。

    水渍溅开……

    ……..

    同一时刻,东华门,缉事厂内。

    戒备森严的东厂,鸾红衣有些紧张的捏着身旁男子的手心,周围一队队的锦衣卫、番子在巡逻,偶尔听到白虎节堂里面,有声音隐约的传到外面,断断续续的,很微弱。

    “….少卿,此事就这样。”

    “回去宫里…..让安道全过来一趟…..”

    ….

    过的不久,冷傲沉默的黑袍宦官捧着一个方型盒子从里面出来,斜眼瞄了一眼外面等候的男女,径直翻身马背,“好好为督主做事,你们这些江湖人….”

    他冷声回看一眼,甚是不屑。

    节堂的门再次打开,一名小宦官对等候的二人招了招手,“督主在里面等你们。”

    赵明陀连忙拱手回礼,便带着鸾红衣走进了森严阴森的白虎节堂,两旁巨大的火盆燃烧的光亮照着俩人的人影交错着停在了离石阶一丈远的距离。

    视线随着石阶而上,赵明陀立即拉着女子拱手下跪,视线低垂:“赵明陀鸾红衣拜见提督千岁。”

    明明暗暗的火光,在阴柔冰冷的脸上呈明暗相间的颜色,嘴角正随着对方说时,弧出一丝微笑。

    “九千岁….呵呵,咱家一时兴起说的话,还真传的开。”白宁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手指不自觉间在轻轻敲打扶手。

    “今日叫你们过来,是之前说的不够详细,这次回来,咱家趁有空便是有些话要说开的。”

    赵明陀目光抬起,再次抱拳:“还请提督大人吩咐。”

    火光里,修长的身影缓缓从椅上站起,拖着长长的影子在白虎毛毯上走动,“六扇门原本是本督建立专门维持江湖秩序的,起到的作用也显而易见,但并不是本督想要的,明面上江湖上不敢惹六扇门,几乎是躲着六扇门在做事,很多事情,顾觅等人插不进手。”

    “所以就有了我和红衣?”跪着的身影,倒是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白宁负着手看着燃烧的火焰,点头:“没错。”随后目光移到下面赵明陀的脸上,“六扇门经过长时间打磨,在江湖人头上悬起来就像一把刀,但是太过直接了。”

    脚步走下石阶,袍摆摇晃,他说:“本督还需要另一把刀,藏在暗处,做一些不太干净的事
枕边尸香吧
,毕竟江湖事,江湖了嘛,由你们这些江湖人出面办事,往往比朝廷动用东厂要方便的多。”

    “只是…红楼只有我与红衣二人,怕是….”

    “这个不用理会,人手不足,咱家挑拨给你们,江湖上那些名声不好的高手,你们也可以招募,什么价码,由东厂出。但是”

    白宁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指,语气冰冷了下来:“若对方不愿意,那就一起做掉,够清楚了吧?”

    “够清楚了。”

    “那就下去。”白宁走回石阶,做了一个挥退的手势。那边二人便是低眉顺目的躬身倒退着出了节堂大门。

    鸾红衣一出来,拍着胸脯,上下起伏:“吓死我了….我都不敢喘气了。”

    “上位者,自有上位着的威势,是江湖人练一辈子武,都练不出来的东西。”赵明陀向后身后关闭的大门看了一眼,如此给女子解释。

    暗处,他手心里也全是冷汗,腻在那里。

    ……

    “秦桧….你干的好事。”

    “兄长先别生气,先坐下。”秦桧端起茶看也没看一眼地上碎掉的茶盏,又让仆人重新上了一份。

    李若水抬起手臂颤抖的指了指一副若无其事的身影,咬着牙:“当初….你、我还有王云可是一起的啊…..你回京述职,尚无去处,也是他将你推荐给蔡相的….可你这两日都干….都干了写什么!!”

    “干什么….”秦桧刚放到嘴边的茶盏,缓缓又拿开,放在了桌上,“…..东厂提督往日提到的书生意气,往日身在其中尚不察觉,但这两日,秦某是领教了。”

    原本和善的脸庞,渐渐变的凶戾起来,眼眶里瞬间胀满了血丝,双唇抖动着站起来,疾步走到那边立着不肯落座的身影面前,手臂指着门外:“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告东厂提督吗?”

    “难道不能?”

    “能!!”秦桧陡然厉声大喝,手臂猛的在半空挥了一下,“他告,他倒是痛快了,可这朝野上下,谁人敢拿下白宁?是你李若水,还是我这个靠白宁上去的御史中丞?”

    手指在隔着空气连连指点对方,语气急骤:“女真刚刚退走,记着!是退走,不是败退,我武朝上下现在该是一心收拾残局,这个时候还去揭,想没想过,到时候事情都抖出来了,这满朝文武要怎么处理这事?”

    气急上头的李若水,此时被他当头棒喝,心里也是有了些茫然。

    秦桧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到时候,场面有多尴尬,你知道吗?那时,不是白宁下来,而是朝堂又是一片血海啊,有多少人会被杀,有多少家破人亡的场面,读书人该为这天下黎明苍生流血捐躯,但不应该这件事上啊….兄长….你还不明白?”

    厅堂里静悄悄的,过了一阵,屏风后面王氏过来看了看,又回去了,显然是放心了一些事情。那边相互背对的二人中,秦桧仰头长长出了一口气。

    “….东厂些许做法是有些过了,会之也是不认同的,但现在危机四伏里,只有钢刀驾在一些人脖子上,才能将这武朝江山推着走。兄长,你我二人都是文人,平时饮酒作乐畅聊天下事,不都是想要为百姓干些事情来吗,如今北面正是糜烂不堪,急缺官员,兄长不妨过去吧。”

    “这句话你是挺白宁说的吗?”李若水看着高堂燃着的烛火,又重复了一遍,“这话是白宁说的?”

    秦桧望着他,摇摇头。

    “这话是我说的,我不想唯一的朋友再在这事上流血了。”

    那边,李若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猛的点头,“好!明日我就离开汴梁。”手臂陡然间也在这时抬起来。

    撕拉一声,撕碎的袖口一洒,半截布片落在了秦桧的脚前。

    “我们割袍断义。”身影在布片落下时,转身跨出了厅门。

    秦桧将地上的布片捡起来,拿捏手中,坐到了椅子上,之后他唤来仆人,合着眼帘吩咐:“准备些人手,明日出城……手脚干净一些。”

    人走后,布片从他手中飘在了地上。

    “…..为了以防万一,抱歉了。”

    夜风在吹、卷起树叶上的雨滴,打碎在泥泞的地上。

    汴梁的南方一百多里外的山麓间,刚刚下完了一场大雨,远处重重林间,滴答….滴答….滴答….有细细碎碎的脚步在走动。

    不久之后,一个身影惊慌的不停望着左右看,摇晃的视线里,一棵树的旁边立着一道黑影,在他惊骇时,那身影度极快的站到了面前,陡然伸出的一只手如铁箍般,牢牢掐住他的脖子,籍着夜色,对方那双眼睛明亮的在看着他,面对面的。

    咔嚓,轻脆的响声在林间传了传。

    尸体缓缓扑倒在地上,白色的身影伸手在尸体的长袍里掏出了一枚奇形怪状的金属物体。

    “….终于凑齐了,最后一个了。”

    声音响起,那人将东西宝贝似得揣进怀里,走进了深山,脚步轻快。

    ps:还是只有一更,三千四百字送到。但质量应该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