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三十五章 碎梦

第四百三十五章 碎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晚,风拂过城墙,火把上面静谧的燃烧,游弋的巡逻持着兵器离开。

    城墙下,远处已是熄灭灯火的民房集居位置,屋檐下有人影背负双手站在那里,目光冷漠的望着前方高耸的墙壁上面,人影幢幢的来去,火把似一条长龙延展开。

    身后不远的门陡然响了一下,拉开一条缝隙。

    “好了,这家人都昏迷了。”耶律红玉的声音在漆黑的里面说了一句。那边院子里屋檐下的身影转过身,朝门走了过去,对着门后面的人开口:“你说的暗道找到了?”

    “当初这条暗道乃是我与皇弟里应外合所挖,就是为方便悄悄溜出玩耍准备的。”她忽然摇摇头,有些颓然的笑了笑:“....可惜已经物是人非了。没想到居然已经坐人了,好在只是普通权贵,不然还真不好办。”

    漆黑中看不清对方的表情,白宁从她身旁走过,“....该报仇了。”

    “是啊,该报仇了。”

    耶律红玉走在他身后语气轻微,却有些伤感,随后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角,便什么事也没生过一般。再往里走了一段距离,连着的房舍尽头,孙不再正守在那里,脚边已躺有两个昏迷的人,看穿着应该是这个院子里的奴仆。

    女子直接越过地上的身影,推开柴房的门,最里面的柴火堆已经被清理开了,一块看似和其他无疑的地砖上,方形的洞口被耶律红玉用暗藏的机关打开。

    “就是这里了。”她深吸了一口气,“从这里下去就直通皇宫后院,我与白宁进去,老孙守在这里,皇城的守将叫完颜拔也,是吴乞买的族侄,也是一名沙场猛将,若是此次刺杀不成,势必会惊动对方,这里就是我们唯一逃离皇宫的路径,所以必须要有人守住。”

    “此外,白宁,你的兵器也不能带进去,容易被现,你在宫里待的最长,应该知道除了侍卫,就只能皇帝才可以佩戴兵刃。”

    那把玄天混元剑忽地扔给了孙不再,白宁沉默着面无表情的跳下了暗道。耶律红玉跟着也跳了下去,旋即又冒出头对守在旁边的人叮嘱:“若是有些人现这里情况不对,别手软,守住一个时辰!”

    她竖了一根手指。

    孙不再点点头,将白宁的剑插在腰带上,持着铜棍靠在墙壁的阴影里。

    那边,暗道的洞口已没了人影。

    金国皇宫,御书房。

    脚步翻飞在走廊疾驰,前面不远的御书房门外,一个宦官张期盼,见到一名品级稍低的小宦官正朝这边过来,随即冲对方招了招手。

    “陛下尚在熬夜批阅奏折,看着就心疼,你去端碗参汤过来给陛下补补身子。”

    那小宦官愣了愣,显然自己还有其他事要做的,正欲张口,房内几声咳嗽,然后吴乞买的声音响起来,似乎在唤人。

    年龄颇大一点的宦官连忙应了一声,眉开眼笑的跨步就往里走的同时,转过脸阴恻恻的催促门外呆立的小宦官:“那愣着干什么,迟了小心挨板子。”

    “是…”

    小宦官颤了颤,连忙躬身,往来的方向的急忙又跑了回去。

    “真是没眼色劲儿。”门口的身影多有鄙视的望了望对方着急的背影,便浮起谄媚的笑容走进御书房。

    门关上。

    ……

    那名小宦官的身影往回跑着,穿过廊下十步一岗的侍卫,折转方向路过一片花园,与一队
最强散财神豪无弹窗
巡逻的侍卫随手打了招呼后,就穿过了月亮门,再往前走十余丈就是御膳房了。

    皇宫大多都是很安静的,小宦官所走的路径其实是一条捷径,大概他确实有事情要去办的,只得想办法尽快把眼前的事先做了。

    “就知道使唤人,明明今天又不是我当值….”小宦官颇有些委屈的回想,脚步走在灯笼照着的石道上,风吹来,地上的巨大光斑摇摇晃晃起来。

    摇曳的光线、视线里,忽然他停了一下,隐约听到不远的草丛里有细碎的声响。

    “有人?”

    小宦官迟疑的向那边看了一眼,随即,魂飞魄散的想要张嘴叫喊。一团细小的黑影从半空飞来,在喉结滚动,喊出声音的瞬间。

    呯

    灯笼下,惊骇的身形摇晃起来,眉心中间鲜血顺着鼻梁流了下来,一枚小石子直接射进了他脑袋里。草丛里,一道黑影飞快的闪出,一把抓住快要倒下尸体拖进了隐匿的地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不久之后,一名小宦官走了出来,面容冷漠中慢慢扭曲蠕动起来。

    模样在几息之间变成了死掉的人一模一样。

    “伺机行动….”白宁正了正袍子和冠帽,轻声的对着草丛里说了一句,举步又朝过来的方向再次折返。

    身后,一道女子轮廓的身形如影随形。

    途中,偶尔会遇到巡逻的士兵,白宁倒也应付了过去,只是在拐角时,碰到一名宫女,女子先是一惊,随后镇定下来。

    “走路不长眼睛啊….吓死姑奶奶了。”

    “小的,有些急事,真是对不住了。”白宁尽量压低嗓音,听上去尖细一些。

    “算了、算了,反正也没事,你走吧。”

    这宫女拍拍胸脯向后挥了挥手中的布绢,便从侧旁走开,几步之后忽然又停了下来,此时白宁脸色微微一沉,身后的女声就道:“等等…我好像没见过你….”随后,眼睛猛的瞪圆,手指了过去。

    被指着的身影,陡然侧过来,手臂抬起的瞬间,手已经按在那名宫女白皙的脖子上,手指微微用力一拧。

    咔嚓一声。

    脖子折断的歪斜在肩上。白宁将身体朝外面的廊檐一抛,上面一双手臂探下来接住,转眼间就拖了上去。

    没过多久,他行走的背后,不知何时又多了一名身材高挑矫健的宫女,俩人相隔几步之遥的走着。

    御书房外,着急的身影在转着圈,在见到走来的白宁时,急匆匆的朝对面靠近,手指在半空点点:“你呀….让咱家说你什么才好…..办点事…拖拖拉拉的,呃…陛下要的参汤呢?”

    屋外廊檐下的火光在风中摇曳着,白宁露出笑容的看着对方。

    “不对…你小子什么时候长高了….”

    话音出口的同时,对面的手已经伸了出来,直接抓在这名宦官脸上,五指接连噗噗几声陷入肉里。

    血光在灯笼的光芒摇曳中扑开,血腥弥漫开来。

    抽搐的尸体随后被安静的放倒在地上,白宁和耶律红玉的脚步跨过血迹,最后站在了御书房门外。

    “你有几成把握?”

    “十步之内,必死。”白宁用白绢擦了擦手上的鲜血,扔开,飘在了地上,双手呯的一声推开门,举步走了进去。

    里面,书桌后面,巨熊般的老人微微一怔。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