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夜雨谈,杀意凌空(一)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夜雨谈,杀意凌空(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夜雨谈,杀意凌空一

    马蹄踏过泥泞的土地,昏暗的光线里,远方有隐约的灯盏在雨幕后面亮着。

    这是一座小镇,大雨来时,街道上已没有多少人了,大多铺面也早早的关门歇业,几缕白雾从马鼻喷出时,便是看到前方不远的房檐下还有灯光亮着,顺着这片大雨,三骑中有人冷漠的开腔:“过去看看…”

    马蹄哒哒的踩着砖石过去,正忙着关门的店家小二听到身后的响声,猛的回头看见是骑着马匹的身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三位客观,今日小店已经打烊了,怕是不能招呼你们。”

    一张斗笠抬起,看的出是一张女子的脸,驱马上前两步,“小二是担心我们三人付不起宿食花费?”

    “这倒不是….”那伙计看了看天色和这雨势,旋即叹了一口气,又把刚砌好的门板搬开,推开里面的门扇,“….唉,你们还是进来吧,这雨一时半会儿也是停不了,都进来吧、进来吧。”

    伙计也是好心,将他们邀了进去,柜台那边的掌柜正忙着算账,见人进来,也跟着迎过来,“三位请坐,深夜到的这里想必也是要住店的,我先让伙计上点可口饭菜,然后给你们准备房间。”

    掌柜笑眯眯的将那三人请坐下,回身拉过正准备离开的伙计,脸色沉了下来,低声道:“不是关门了吗,怎么还让人进来,最近闹恶鬼闹的那么厉害,小心冲进来把你我都吃了。”

    “那俺把他们重新请出去?”伙计道。

    “算了算了,进门就是客….”掌柜揉揉青年的帽子,“看他们像是走江湖的,也不是那般恶鬼,你先去后面看看还有什么吃的剩下,煮了端过来吧,再腾三间房出来….”

    蓑衣挂在柱头上滴着雨水,女子回来并没有重新坐下,而是拉过了正在说话的掌柜,那边,掌柜的一边让伙计下去准备,一边转身过来拱手抱拳:“这位女姑娘有什么吩咐?小老儿已让伙计下去准备。”

    “….刚刚你说的恶鬼是什么?”女子坐下,看着那边上了年岁的掌柜,过了片刻,她又说道:“我们三个初到这里,路过大同府时,走的山间小路,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掌柜怔了怔,目光扫视在三人脸上,一人瘦脸雷公嘴、一人眉清目秀有些阴柔沉默坐在对面饮着茶水,老头儿收回目光叹口气,双手笼在袖子里:“你们是不知道,最近有种怪病,活人得了,就像发疯似得咬人,往死里咬啊,大同府那边城门都封锁了,进不去,咱们这里稍好一些,不过就在前两天,有逃过来的人当中就有得病的,跳车下来就开始咬人……那叫一个血肉模糊啊…”

    外头的雨很大,闪烁的电光在黑夜里带起青色的光芒,哗哗哗的落在房顶上,配合着那老掌柜的讲诉。

    “后来呢?”女子问道,随即目光看向沉默在烛光里的身影。

    掌柜取出笼着的手,扬了扬,“后来….后来那家伙也被众人打死了….可打死后,就像瘟疫一样,当时
哲战天下帖吧
出手的那几个大男人回家第二天就病倒了,官府下来人把他们都带走了,这邻里间就传闻说是被恶鬼附身…..再到最后就有行文下来,贴在镇上,说是有怪病传染,告诫大家不要接触陌生人,若是发现突然生病,发热的,要立即通知官府。”

    客栈里沉默片刻,那掌柜鼓着眼珠子看了看他们,“你们…当中不会有什么病吧?”

    “不会,我们三个虽是大同方向过来,但走的山里小路,不然也不会与你们打听消息了。”

    “那就好,那就好,饭菜马上就端上来,客官就先吃着,我已让伙计忙完饭菜就去收拾房间了,我就先去忙了。”老掌柜松了一口气,说完,去了柜台后面继续合算账目。

    三人用完饭后,聚集在一间房里。

    待伙计点燃烛火离开后,女子大大咧咧的坐到凳上,双肘压在桌面,望着窗前的身影,说道:“这些都是你干的吧….恶鬼….以前我听人说阉宦如何歹毒,那是不信的,这下才算看出来,你们这些阉人呐,做起事来真是可怕。”

    旁边瘦脸雷公嘴的汉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窗前的人,小声道:“你说那些恶鬼都是俺小舅子放出来的….哎呦,俺的娘啊…”他惊的一下跳起来蹲在凳子上,挠着腮帮,冲那边的身影喊道:“舅子…这么做,可是将来生孩子没屁….”

    “他生的出来吗?”女子低声的笑了笑,打断了瘦子的话,偏偏头,目光又严肃下来:“白宁,这么绝户的计策,真是你想出来的?难怪能站在朝堂上不倒…..手段毒,心也狠。若是这病蔓延开,大同府的人就要死绝了的。”

    敞开的窗外,大雨哗哗的继续下着,白宁看了一阵,侧过脸冷漠的瞧了对方一眼,“你心痛了?”

    “心痛什么…他们是你汉民,就算曾经在辽国治下,那也是汉民,又不是真正的辽人,再说大辽都没了,我心痛谁啊。”严肃的目光收了起来,耶律红玉再次露出笑容,却是有些不屑。

    有雨水顺着风飘进来,打在白宁的脸上,手指抹去水滴的同时,双唇轻启:“….其实咱家心痛,可女真一旦平稳度过了这两年,随时再次南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那时候的他们稳固了后方,融合的辽人,那就不是上一次那般仓促的战事了…..你也知道武朝不缺兵器、不缺人….一万两万、十万二十万,武朝都耗的起,可耗不起的是心力,一旦那股卫国的心气劲没了,纵然有万丈高墙也会垮的。”

    身后,瘦脸雷公嘴的孙不再一改之前急躁的毛病,静静的坐在那里竟然也陷入了沉思当中,就连想要反驳的女子也在对方的话说过来时,点头同意。毕竟这样的大势下,换做任何人,估计也会不折手段、绞尽脑汁的去拖慢敌方的速度。

    “武朝…坏在根子上,想要一两年、两三年打乱重整队伍,也是有些难的。”白宁深吸一口气,“我能做的,就是黑下心肠。”

    “身前身后的骂名,我背着就是。”雨水打在他脸上,凉凉的。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