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耶律红玉真正目的

第四百二十八章 耶律红玉真正目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女子的脚尖,轻点水面,荡起涟漪,水花溅了起来。

    疯狂交击的双臂卷动无数落下的水滴,化作潮湿的水雾弥漫在俩人周围。耶律红玉陡然身形一滞,右拳出其不意勾了出来,打向前面身影的左肋。

    白宁眼帘微微一眯,脚尖轻点水面,整个人都在倒飞,收起之前挥出的左掌,右掌猛的从袖子里推了出去,宫袍烈烈作响,鼓了起来。

    ——归元罡气。

    单掌迎着对方轰来的拳头,抵上去,嘭的一下,俩人身下的水面再次炸开,水浪呈一个圆形向外扩散激起,耶律红玉的身影向后翻了一翻倒飞出去,而这边,白宁同样在半空向后撞了过去,随后落在了湖中心的小岛上。

    脚入泥沙的同时,女子那边,掀起来的水浪陡然间被冲破,耶律红玉的余光中看到一根铜棍从背后袭来,挥臂单手就是朝那棍子一砸。

    ……手掌与铜棍抵触。

    呯的一声,响声过去,铜棍震动的出嗡鸣向后翻飞在半空,耶律红玉那手臂却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重击,整个人被那巨力反震的在水面分出一道深痕,砸在泥沙岸边。

    湖面的半空中,失去平衡翻飞的铜棍,被随后冲来的身影一把接住,孙不再将铜棍举过了头顶,如同炮弹般从半空落下来,棍影重重叠叠的朝地上的女子砸了过去。

    大圣棍法.棒砸凌霄

    耶律红玉奋力的在地上一滚,离开的原地的一瞬,棍身落下,轰呯的出巨响,地面在那巨力下被砸出一条直线的深坑,泥沙漫天的飞溅起来,向左右激射而去。

    漫天的泥沙碎石飞舞,白宁挥动袍袖将泥沙阻挡在几步外,那边的女子却没有那般幸运,身体被余力荡开,还在地上翻滚,就见她爬起来的时候,脸色潮红,双眼带着兴奋的神色,猩红的舌尖上带着血迹,舔在嘴唇上。

    “….原来白府里,不止白宁一个高手……过瘾,不过偷袭的话,可不算你赢。”耶律红玉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是否受了内伤的站了起来,仿佛享受般的在回味刚刚受到的重创。

    孙不再直起身,铜棍在他手里掂了掂,散醉态的脸上一副嬉笑:“看来,你还没打够….来,再吃俺老孙一棒。”

    然后,铜棍斜斜向后一横,脚步轰然跨出——

    自从他艺成下山的几年来,还从未输过,此次倒是有些想要尽兴的兴趣。

    “够了….”白宁的声音说出口。

    然而,那边,持棍的身影,还在逼近过去,耶律红玉也是一副不服输的劲头,擦了擦嘴边的血,摆起了拳架,朝对方迎了上去。

    沉着的脸陡然间蠕动开始变换脸型,随后声音猛的拔高:“本督说够了!!!”话从他口中呼出的瞬间,在那边即将交手时,白宁的身影毫无征兆的移过去,宽大的袍袖在双方身侧一扫,两人急忙收招下,还是被恐怖雄浑的内力,撞飞。

    宽袖挥下、回拢。

    ——极阴无相.化阳。

    原本阴劲绵绵的内力陡然间变得霸道猛烈,飞出去的二人身上,衣裳上无数撕拉的声音响起,形成密密麻麻的口子,身影落下时,孙不再和耶律红玉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打烂了一些,隐隐有血迹从里面渗出来。

    “那…个…小舅子….你好像打错人了….俺是来帮你的。”孙不再看了看身上衣服烂的不成样子,人也清醒了不少,只是眼神里有些懵。

    耶律红玉倒是对自己身上的伤势满不在意,只是对白宁突然飙展现出来的实力,有些感兴趣,“原来你刚才一直没用全力….难道你喜欢我?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变强的….”

    白宁深吸一口气,慢慢平复心里那片烦躁和怒火,自从进入极阴无相神功有境的第三层后,他就越来越觉得烦躁、易怒。

    “耶律红玉…比试
诸天战尊帖吧
已经完了,告诉本督你另一个目的,咱家没有耐心陪你玩了。”

    然而,女子并没有将他的话听在耳里,一脸亢奋,带着犹如高.潮过后的红晕看着白宁,举步走了过去,“告诉我…你怎么变强的….只要你告诉我….做你妻子…小妾都成…反正我对男女之事也不感兴趣,怎么样?”

    “说你的目的….”

    “只要天天能和高手过招….给你当牛做马都行…白宁,考虑一下。”女子的脚步还在继续,眼神中的兴奋完全的暴露出来。

    而旁边的孙不再却是已经彻底懵了……他看了看女子,又看了看白宁,“….小舅子,怎么回事啊….到底还打不打了?不打,俺老孙可要回去陪你姐姐了。”

    好在片刻间,女子站在几步的距离就停了下来,她盯了白宁好长一会儿,忽然大笑出声,“刚刚逗你的,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太监,你嫁给我还差不多。”

    “…..”白宁额头青筋鼓了起来,手指曲成了拳头。

    那边,女子偏了偏头,微微抬起手摆了摆,“好了,那我说正事,我想找你一起去金国。”

    白宁皱起了眉,“…..你想复仇?咱家还以为你只对武功感兴趣。”

    “我是辽人,生生世世的都是辽人,家国破灭,你说我想不想杀回上京?”

    “上京的皇宫你进的去?就算我俩联手起来,恐怕连城门都杀不进去,再说本督凭什么要与你一起冒这个九死一生的险。”他说完这话,拱拱手,转身准备离开这里回到倒塌的凉亭那边。

    耶律红玉抬了抬下巴,颇有些自信的语气:“就凭金人掳走你夫人这一条,你就会去,对不对?而且,谁让你堂堂正正的杀过去,上京的皇宫有什么秘密,现在有谁比我更加熟悉的?别忘了,我可是皇族,小时候就在宫里待了。”

    白宁的身影停了停,侧脸冷漠的看了看她,一个纵身踏过水面跳去了对岸,孙不再摇摇头:“你们这事,俺老孙越来越看不懂,算了,还是回去陪娘子,那边还有好多宾客等着招呼。”

    随后,也跟着离开了。

    “你回去的,白宁!”

    耶律红玉负着手,站在那里,嘴角泛起笑容。

    最后的天光彻底暗了下来。

    充满红色喜庆的院落里,热闹继续着,先前生的事,大多都没放在心上,毕竟又不是仇人之间的厮杀。嬉闹的顽童在大人之间追逐打闹,丫鬟仆人在忙里忙外的斟酒传菜,孙不再重新换了一身衣裳后,忙着在各桌前与人拼酒,随后,又悄悄的酒水逼出体外,大有千杯不醉的架势。

    燕青在见了曹震淳后,顺利的搭上话,商讨着如何将小皇帝带出来让李师师见上一面。之后不久,大门外,一身红裳衣裙的女子回到了汴梁,带着一些礼物赶了过来。

    “姐姐,瓶儿来迟了。”新房内,小瓶儿朝坐在床榻边的白娣,便是盈盈一礼。

    “….当不得,快快起来。”

    大红灯烛将新房照得温暖馨红,盖着红盖头的女子因为看不见,只是轻轻抬了抬身,伸手虚扶了一下。

    “当得…算了,姐姐还是安静的在这里当新娘子,瓶儿去找白宁了。”

    白娣微微点了点红盖头,随后就听到门扇拉开的响动,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她便是有些无聊的坐在那里,双手交握着放在膝盖上。

    叹了一口气。

    ….

    门外,穿过院落的走廊的上,小瓶儿原本轻快的脚步慢慢放缓下来,目光中另一个女子正迎面过来。

    交错间,小瓶儿紧紧的盯着对方,“…..你又是谁?”

    语气充满了警惕。

    ps:一更,然后今天就只有一更,想休息一晚,明天要走一趟丈母娘家,看看她老人家,不能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