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错估

第四百二十四章 错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更衣。”

    天蒙蒙亮时,慈宁宫中,龙床上的白宁已经坐了起来,身后,有些麻木神色的女子低着头帮他把头束好,随后又将宫袍穿起来,围好腰带。

    “....昨日本督说的,你可记住了?”

    女子身影僵了僵,系好那条镶有八枚玉珠的腰带后,便是点点头,“记住了,奕儿的皇位只要你不夺,一切由你。”

    “咱家不至于和一个小孩子抢东西。”白宁坐到窗前的梳妆台上,看着铜镜里帮他梳理头的身影。

    郑婉脸上没有多少生气,大抵昨晚受到的屈辱打击还是在的,想要忘记,恐怕这一辈子都难,地位带来的反差,仍谁都是无法接受的,紧绷的那张俏脸,比平时多了许多憔悴。

    白宁偏了偏头,没有多少感彩的眸子盯着铜镜,“....咱家只是一个宦官,也给你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屈服,但是别在背后上蹿下跳的,不然你知道的,这宫里喜欢折磨人的宦官,有的是办法,再不济,本督还可以让你脱光了绕着汴梁跑上一圈......不过,那样的话你也没脸继续活着了,对吧?”

    身后,拿着玉梳的身影恨恨的看了看白宁,也不说话,继续挺对方梳头。

    事实上,对郑婉而言自然是恨透了眼前这个人,可她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之前在群臣商定新皇登基时,她说的那番话,誓言坦坦的要让赵奕登上皇位,如今又要为保住儿子的皇位,在一个太监面前委曲求全。

    这样的辛酸,她便想起了那个曾经同样为了扶持儿子上位的尚虞,可惜人已不在了。

    “好了,该上朝了,早点洗漱去吧。”

    白宁正了正宫冠,转身离开了这间沉闷的屋子,四更已过,鱼肚白在东边渐渐露出光晕,一个清晨就要来了。

    走到廊下,尽头的远处年老的宦官带着宫女、近侍快步过来,陡然跪在白宁面前,头磕地刹那,声音从曹震淳的口中呼出来:“奴婢见过九千岁。”

    “九千岁??”白宁有些意外的皱起了眉。

    曹震淳抬起泛着谄媚的笑脸,“....昨晚有不懂事的人儿在听墙根儿呢,便是听到督主这么说了,奴婢觉得督主这称呼在合理不过了....啧啧,九千岁这名儿,可真够威风的。”

    看着那张皱的跟包子皮似得的老脸,白宁拂袖一走,“小心听了不该听的,到时候连累你,要懂乖。”

    “是...是...”曹震淳依旧带着笑容紧跟在后面。

    前面的身影忽然停下脚步,眼帘垂下来,“还有多少人知道?”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老太监感觉出提督大人似乎有些不高兴,声音渐渐微弱下来。

    嘭——

    前方的身影陡然一转,步履抬起来直直踹在曹震淳腹部,沉闷的一响,静谧的清晨里,挨踹的身影平平升了起来,哎哟一声摔在地上成了一个大字形。

    咳....

    趴在地上
实习小道士吧
的身子撑了撑,咳嗽两下,鲜血从口角流出来滴在地上,曹震淳连血迹也不擦,连忙爬起来跪在白宁面前,一手一个巴掌打在脸上,“督主...督主....是奴婢的错,奴婢监管不利,这些话奴婢原本觉得是对督主有利的....毕竟....毕竟...”

    “毕竟很威风是吧?”

    白宁猛的抬起腿一脚蹬在对方肩膀上,这一脚倒是没有多大的力道,却是将曹震淳吓得将头缩了缩,闭上眼睛。

    “知不知道....那是本督警告郑婉用的,你们就拿来显摆...才过几天安稳日子,就想着威风八面了?往日的机灵劲儿呢?”

    白宁沉下嗓音对他说了一句,手指隔着空气,点点对方额头,“滚起来,上朝!”

    听到这句话,曹震淳如蒙大赦的从地上起来,身上的宫袍已是脏了,只得请示一番回去换身衣服。

    但前面的身影并未做声,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还未走出慈宁宫,前面就见到宫里的奶娘抱着小皇帝,身后跟着一批侍卫、宫女朝这边过来,见到白宁时,那奶娘抱着皇帝就是往地上跪下请安。

    “起来吧...”白宁看了她一眼,便举步往前走。

    “舅...救...救..”

    白宁走过的一瞬,那妇人怀里的赵奕忽然伸出手臂,奶声奶气的喊了出来,虽然吐字不清,倒也让走动的身影停了下来。

    “....奕儿多久学会说话的?”

    奶娘赶忙低下头道:“回禀督主,大概在十天前,陛下忽然就会说一些简单的词汇了。”

    东边,云上露出的金辉洒在白宁的脸上,冷漠的表情化开,露出笑容,走过去将小皇帝从妇人怀中抱了出来。

    “好...好....奕儿会说话了,说明又长大了一点。”白宁将小皇帝抱了一阵,又放了下来牵在手中,朝垂拱殿过去,对身后的近侍吩咐:“....今日陛下就不用给她母后请安,咱家带他去上朝。”

    他便这样说了,后面的人也不敢乱说话,只得目送这位东厂提督、司礼监掌印带着小皇帝朝离去。

    .....

    青冥光明交替之时,上朝的文武大抵已经在垂拱殿的偏殿暂时休息,等候上朝的传唤,此时的殿中,有几人跺脚怒骂。

    “太放肆了....”

    “白宁怎敢自称九千岁....还夜宿慈宁宫.....简直....”跺脚的老人,捏紧了拳头。

    属于老人一边的几名文官都吵吵嚷嚷的说了起来,话语中大抵都是义愤填膺之词,真要有辱骂的,也并不多,此刻他们能敢这样说,也是见这偏殿中没有宦官、侍卫在场,说话的胆量倒是大了不少。

    偏殿的角落里,秦桧吹着茶沫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与那边乱成一团的身影保持了距离,然后心里拿了一些主意。

    想到这里嘴角隐隐勾了勾,又抬起茶盏挡住了。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