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白宁的抢先

第四百一十七章 白宁的抢先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度很快是吧....”

    地上,卷伏身躯的腹部骤然受到重击,身影砰的一下贴着地面如同炮弹般横移撞在石阶上,身子翻了翻。

    “啊...呃....”焦黑的身体颤抖的出痛苦低吟。

    前方,穿着黑色金边宫袍的身影慢慢渡着步子走过来,站定。白宁微阖的视线停留对方身上的一瞬,脚尖踹了过去。

    “打不死是吧....”

    嘭

    身影抵在石阶上,迸裂的碎片溅起,整个人都翻飞起来,往更高处摔了过去。

    .....

    脚步缓缓踏上石阶。

    “吃小孩是吧.....”

    嘭

    身影再次横飞,重重的撞在金色的案几侧面,猛烈一震,鲜血陡然间喷出来,洒了一地,案几上,达摩遗体摇晃的摔了下来。

    .....

    脚步又来,站定在对方瘫软的脑袋面前。

    手抓了下去,地上,微弱的声音在使劲摇摆的喉咙中出:“....绕了我....绕....绕了...我....不敢....了...不敢了。”

    指力还是抓入对方焦黑烧烂的脸颊上,随后提了起来,“抢本督的东西是吧.....”

    轰

    一声巨响,单臂掐着那前朝太监的身体轰然砸在金色案几上,整张案几瞬间断裂成两截从中间坍陷下去。

    ....

    废墟里,前朝太监无力的摇晃手臂,饶是受到如此可怕的重击,依旧半死不活的活着。或许此刻,他才真正体会到这种死又死不了,活着又是受罪是如此的痛苦。有些不清晰的视线里,一块细小的黑炭燃着火苗,步履踏上去。

    小小的火焰消失在鞋底。

    心里的恐惧,升了上来,整副身躯拼命的打抖,“.....饶命....我...我不敢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这里有密室....里面....金银珠宝....很多....很多....不要再打了...”

    白宁再一次将对方从废墟提了出来,摔在地上,脚踏上一踩,目光冷漠中,话语也很淡然:“.....不打了?行啊,那把你修炼的这门武功交出来吧,对你来说就是受罪的。”

    “....真不打了?”脚下,人影微微抬了抬视线。

    白宁点点头。

    焦黑的手臂随即抬了起来,指着正中的龙椅,那前朝太监语气微弱,断断续续的说:“右扶手龙头左眼....按下去...”

    白宁收回脚,片不再看他,照着对方说的,轻轻在龙左眼上按了下去。

    哗哗

    实心的铜球向里深陷,龙下颔也此时突然间张开龙嘴,便没了动静,白宁皱了皱眉,没有继续下去,显然有些谨慎,只是回头看了看地上的身影。

    前朝太监便点了点头。

    白宁伸手进去,摸到了一只铜环,只有够食指穿进去,便是往外一拉,陡然间,龙椅正中坐位上,一道机关打开,里面放着一只点缀宝石的精美铜盒。

    上面的锁孔,他也未在意,双手微微用力一扭,叭嚓脆响,盒盖被掰了下来,扔到了一旁,滚动的一瞬,里面放着一本崭新的秘籍。

    “怎么是新的?”白宁拿出那本书籍,随手翻了翻,目光沉了下去。

    那已不成人形的身影干咳着动了动,支起上半身,“....几十年里,我换过数十本,原来那本早就是烂的不成样子了....”

    “原来如此。”

    白宁这才重新打量这本秘籍,应该就是这老太监修炼的武功,他自然很好奇,是什么样的武功能将受了如此伤痛的人保着不死。随手翻动几页,原本抱着好奇的目光逐渐凝重下来,这门叫金玉造化功的秘籍里,大多记载了一些稀有的草药,以及使用的用途,配合书中图形的指引来浸泡练功,达到常人难以想象的效果。

    不过想要练成吗,也是需要惊人的忍受力,过程是非常痛苦。加强新陈代谢,和剧痛忍耐力,也或者降低痛感?白宁大抵是这样认为这门武功主要用途了。

    想到这里,白宁忽然手停了下来。

    想到了之前的猜想,这个千子老人、前朝太监似乎并非自己想象的那般厉害,只有一门非常独到的武功,那.....系统放他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合上书籍,举步朝石阶下方走去
诡影狂盗全文阅读
,路过那老太监面前时,一爪扣了下去,盖在对方天灵盖上。

    咔擦

    五指深陷进去。

    那人只是“啊!”惨叫了一声,双眼向上翻白,浑身痉挛的抽动片刻,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白宁收回手,将那本金玉造化功秘籍贴身收好,开始照着原路返回到上面........

    ......

    天光西斜,湖风一直吹着,四周传来水浪卷动的声音。

    鸾红衣担忧的望着那方漆黑的洞口,捋了一下有些散乱的青丝,“提督大人,下去已有三个时辰了....会不会....”

    “别乱说。”赵明陀低声摇摇头。

    话刚一出口,破风袭来,直朝身边的女子过去。

    “小心....”

    “什么.....”

    身影挡过来探手去接,背后的女子尚刚刚反应过来,霎时,男子的身体从她身边平移了一截,踩到了一块石头时,踩堪堪停下来,赵明陀冷汗淋漓的看向远处孤立在礁石上的身影,手心里,只是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石头。

    “你怎么样了?”鸾红衣收拢红纱跑过来将他扶住。

    赵明陀摇了摇头,随后抱拳冲着那边的身影:“多谢,东方教主手下留情。”

    “叫你女人管好自己的嘴。”背负双手的女子,裙摆在风中绽放开合,“....一个老.鸨也敢说话,下次就直接撕烂她的嘴.....”

    话语尚未说完,忽然停了下来,小瓶儿转过身,那洞口中一道黑影从里面冲了出来,稳稳站在礁石上,四周警戒的船只、番子、锦衣卫纷纷拱手:“恭迎督主。”

    “你回来了....”小瓶儿本来寒霜的俏脸,便是化开冰冷,露出明媚的笑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急切的走了上去。

    白宁柔和的冲她笑了笑。

    “那...那血肉舍利拿到了吗?”小瓶儿迟疑了下,问道。

    “拿到了。不过没有立即服下,这种东西还是先经过安道全看过再说,药不能乱吃的。”

    小瓶儿望着他,眨了眨眼睛,“东西拿到就好,早服晚服都一样。”

    话里,像是期盼着什么生。

    下一刻,白宁移开目光,看向周围,声音鼓起内里荡开:“在扬州休整两日,便是给你们放松,但切记,不可祸害百姓。”

    “是”

    “哈哈....终于可以休息了。”

    “扬州挺不错的!”

    周围东厂众人在听到提督大人的恩准,一个个高兴的交头接耳起来,不久之后,船只靠岸,金九听到这消息,赶紧搂着高断念和杨志,“目标青楼!俺还没试过南方姑娘呢。”

    见到曹少卿的目光望过来,这大汉不怀好意的搓搓手:“千户,别羡慕,就算俺请你,你去也没用。”

    “哼”黑袍宦官瞬间黑下脸,气的转身就走。

    “你就等着被搞吧。”杨志此时已取下鬼面,用刀柄捅了捅金九的后腰,“.....曹千户可是很记仇的。”

    大汉搓了搓脸,单掌在半空一挥:“管他的,先玩了再说。”

    .....

    队伍开拔,西边,落日最终收拢了余光,黑夜降临下来,云层间传来一阵雷声。轿帘掀开,白宁望向天空,有东西电光在云里闪烁。

    轰隆

    雷声又来,灿白的光在他脸上闪了一闪,不久之后,大雨下来了。

    不知过去多久,夜已深,雨线在风里歪斜,落在湖面荡起波澜。礁石的洞口里,雨水渗了进去。

    滴滴...哒哒....

    雨水点点滴滴的落在破烂的门扇前面,形成一滩积水,随后,有脚步踩过水面,溅起水花的同时,身影忽的一下已过了坏掉的大门,几息之间,来人站到了石阶上,一身白色书生打扮的身影,伏下身子,指尖轻轻在地上的尸体头顶划过。

    “.....九阴白骨爪,白宁还是先到一步。”

    身影直起来,举步朝龙椅过去,当看到打开的椅座,顿时僵了僵,浑身有些颤起来,旋即,猛的转身,拂袖。

    有沉闷的声音在黑色里响起,地上的尸轰然间炸的粉碎。

    “没用的东西....”那人看着地上只剩下一颗头颅,抬起了脚,下一刻,踩了下去。

    咵

    脑袋爆开。

    ps:一更,二更稍迟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