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打不死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打不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铁链微弱的摇晃,铜铃的响声隐隐在漆黑里出声音。

    …..

    “哈哈….哈哈….”

    金色的案几上,坐化的干尸映红在火光中,像是在嘲弄般的看着在面前,急不可耐的身影。一层层包裹干尸的尸布在翘起的兰花指下揭起、撕下,丢弃在地上,缕空金纹的护指,轻轻的抚摸在褐色的干尸微微隆起的腹部。

    脸上露出病态般的红晕,就像是怜爱的在抚摸自己的爱人。

    “宝贝儿啊….杂家的宝贝儿…哈哈哈….”细长的护指,最尖锐的一端轻轻在干瘪的肌肤缓缓划过,一道细小的裂痕在打开,那人更是兴奋满脸通红,贪婪的舔了下嘴唇。

    然后,漆黑的尽头陡然间传来巨响,似乎有什么被打破了,他恶狠狠的回头盯了远处,声音咬牙切齿,“你们去拖住来人….不要打扰杂家!”

    声音传进黑暗,黑色的袖口挥了挥,又转过身,继续做起自己的事来………

    …..

    轰——

    四散的木屑朝里面激飞,巨大的木门巨响中断裂,垮塌歪斜开,弥漫的尘埃中,有尸体被打碎的声音,尸体倒飞撞塌了大门一侧的火盆,火星被溅上半空,旋即,有人走了进来。

    剑柄上,皮缰轻摇。

    散落在地上的火光,几道在视野中的铁链摇摆着,指尖轻轻顺着抚摸过去,片刻后,被罩着轻纱的铁笼子出现在视线里,轻轻捻起一角,白宁的眼神露出杀意。

    里面躺着的,是一名吮吸手指的婴儿。

    捻起的手指放开,轻纱回拢,前方有密布的脚步声正过来,持剑的手臂抬起朝动静的黑色里打过去,好像击在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上,不过已经不重要了,那身影倒飞砸在地上又夹杂着骨骼碎裂的声音。

    借着微弱的火光,他看见地上仰躺的是一名穿着宫装的侍女,胸腔已经陷了下去,一把短刃落在尸体不远。

    看了一眼,视线偏转看向前方,更多的身影从黑色里冲出来,白宁眼中异常平静,举步朝冲来的人群过去。

    一个个面相姣好的女子,手持兵器在围过来的瞬间,走去的身影手臂一伸,剑嗡鸣出鞘,映着火光,杀了一群女子当中。

    脚步在走,人影与人影间参差交汇,血线划过白皙的颈脖,鲜血扬起漫天然后淋下来,伴随的还有断刀、手臂、半截蠕动的身子,都随着白宁前进的步伐掉下一路,朝着他走过的地方铺延过去。

    碎身裂骨的声音停止时。

    走动的脚步站定,粘稠的鲜血顺着剑尖滴在潮湿的地面,旋即,剑身归鞘,一名侍女捂着流血的喉咙嘶哑的出咕咕声,在他面前倒直直了下去。

    “嗬...嗬..啊..”、

    侧面,最后一名持兵器的侍女麻木的脸上,干嚎一声冲过来,手臂抬起尚未劈下,白宁转着眼睛,只是瞄了一眼,伸臂朝侧面猛的一伸,双掌呈爪,抓在女子的脸颊,提了起来。

    疯狂叫喊的嘴里,他便是看到对方舌头齐根早已被人割了去。

    手指陷入皮肉,使劲捏了下去,血肉糜烂。

    “想必这些人都是负责照顾这些婴儿的侍女,而且早被药物弄坏了神志。”白宁丢下尸体,抬眼过处,纵横交错的铁链下面,密密麻麻的铁笼子已是数不清楚。

    其中一部分里面已空了。

    看过这里后,脑中对这里的事情大致有了清晰的认识,前方,明亮着火焰的地方,白宁裂口嘴笑了起来,举步朝石阶上的人影过去。

    “听说你度很快....”白宁穿行铁笼走到了石阶下说了一句,脚步不停踩着石阶继续往上走。

    “嗯?”案几前,前朝老太监的身影转过来,露出桌上已然开膛破肚的干尸,一点猩红的颜色在褐色、暗色的内脏中殊为显眼,“只有你一人.....你便是白宁后辈吧,来,见证杂家成为完整的男人。”他有些癫狂的说了一些话,竟还冲过来的身影招手。

    “怕是你没机会了。”

    白宁目光冰冷、平静的看着过去,脚步踏上离对方只有几步时停了下来,拇指推上剑柄,开口:“....本
重生之星空巨龟无弹窗
督脚下有无数的人张开嘴等着吃饭,想要活下来,那些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话音到这里,停顿了下,冰冷的笑了起来:“.....你倒好,挖华夏的根啊....这百年来,你吃了不少孩子吧。”

    那边,戴着护指的手指在半空摇了摇,显然不同意白宁的说法。

    前朝太监直起身,苍老到极致的脸面无表情的的看着对方,“.....武朝可不是杂家的国家,既然是敌人的,那杂家吃一些又有何妨,况且,还能延年益寿呢....你看杂家不是活了这么久吗。”

    “呵呵....哈哈哈——”

    白宁突然大笑起来,脚步猛的一踏,地砖冰裂般的朝前面蔓延过去。那老太监护着身后的达摩遗体,挥袖一拂,近旁的火盆哗的一下,平移过来。

    轰——

    一声巨响,火盆下方的铜座被崩飞,火盆掀到了空中,燃烧的黑炭顷洒落下的瞬间,火光星星点点的耀红了俩人的脸庞。

    一瞬。

    老太监整个人弓了起来,突然划出一道黑色的残影,直奔石阶上的身影而去。“和本督比快?”推着剑柄的拇指顷刻间一弹。

    剑身蜂鸣一声,倒退出鞘,修长的手指抓握的一瞬,几乎看不见如何出手的度,逼近过来的黑影中,就是呯呯呯几声交手,黑影一顿,身上的袍子已有几处被剑锋撕开裂口。

    “好快的剑.....”前朝太监呢喃自语的看了看胸口破烂的布条,浑浊的眼神慢慢眯了起来,或许是被对方激到了,身影再次拔快。

    “老东西....”

    “....你听过血洒在空气里的声音没有?”

    “你听听.....”

    微阖的眼帘,陡然一睁,手中的玄天混元剑猛的出手,就在前朝太监的黑影过来的一瞬,白宁的脚步也在同时跨出,双方交错而过。

    站定的身影,剑身缓缓插回剑鞘。

    噗!!一只脚掌在疾步中留在了地上,以及一声惨嚎,前朝太监抱着断肢在地上翻滚,撞塌了另一边的火盆,燃烧的、通红的碳哗哗落在他身上,下一刻,巨大的火焰从地上冒了起来,大火中人影剧烈的滚动,撕心裂肺的叫出声音。

    “帮帮我.....帮帮我....啊啊....”

    片刻后,火中的声音消失了,尸体扑在地上再也没动过。

    白宁冷哼一声,转过身走向案几,原本冷漠的眼神慢慢浮出激动的神色,然后走近,轻轻的剥开干尸外面的一层风化的皮肉,手伸了进去,将里面的东西握在了手心里。

    血肉舍利——

    摊开手心,上面一颗拇指大小的红色东西,一缩一放,像是人的心脏有节奏的在跳动,旋即,白宁并没有急迫的吃下去,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安道全检查过后再服下不迟。

    收起血肉舍利,正要转身,后方,燃烧的火焰逐步减小,焦黑的尸体忽然动了一动,便是朝对方的后背扑了过去。

    一张几乎烧没了的脸,狰狞的趴在白宁脑后,声音犹如魔鬼的口吻,嘶哑的在耳边低沉道:“意外吧....杂家打不死的。”

    白宁侧过脸,与那张焦黑的脸相隔一个鼻尖的距离,嘴角弧出一道微笑,“打不死?那还真让本督感到惊喜。”

    身上的宫袍猛的膨胀鼓气,双臂便是一振。

    ——归元罡气。

    “什么...”惊讶了一声。

    形如骷髅的身影顿时被震的倒飞摔下石阶,接连滚动了几下。

    金色云纹的步履缓缓的走了下来,白宁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打不死才好....本督慢慢打就是了.....”

    缺少一只脚掌的恐怖身影,却是恐惧的出声音,在地上向后爬动:“.....别过来....别过来....”

    下一秒,蹬地的脚腕被人拉住,随后,被倒拖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

    地上,留下几道黑色指痕,延伸回去。

    ps:二更,然后今天就到这里,最近在重新构思,把一些不必要的虐改了。明天三章吧,不敢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