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下洞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下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八百里洞庭,要找那老贼位置确实不易。”

    往东方向的队伍不急不慢的前行,让杨志带人先行是必然,倘若让那前朝太监准备妥当逃离这里,再想找到他,难度便是大了许多,到时就连达摩遗体内的血肉舍利怕已是别人腹中之物。

    此时,天已大亮,挂在了正上方,行走的过程中,熟知对方的赵明陀在队伍里陈述一些事情,“….但我与红衣知道到的岸边,在卯时会有一艘渔船来往接应想要过去那里的人,那片水域多有小礁冒出水面,其中一块礁石便是有通往湖底的通道。”

    步子多有稳健,说话的身影在这队伍里大抵是有些安心下来,言语间多有笑容。

    曹少卿转头看了他一眼:“那你们找得到?”

    “自然找得到,那地上外人或许会迷糊,但我和红衣俩人怕是再熟悉不过。”赵明陀点点头,语气肯定。

    数里外,湖水卷动的声音隐隐约约夹杂厮杀的声浪传过来,霎时沉默中的队伍,轿子掀开布帘一角,白宁露出下颔,薄薄的双唇启口:“时辰上无所谓,等会儿过去时,大小船筏应该备齐,一个弹丸之地,本督从未放在心上。”

    明媚的骄阳下。

    赵明陀有些僵了一僵,谨慎提醒道:“提督大人….那边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妙,毕竟巡视周围的,还有不少老贼手下,当中不乏有邪道高手。”

    “哈哈哈——”

    “——哈哈哈哈!”

    队伍里,陡然间出一阵大笑,金九磕碰双锤叫了起来:“新来的,你可不要把老贼那边的人想太厉害了,你以为东厂是干什么吃的…..那些江湖什么高手,可有十余万女真厉害?金国大营,我们都闯过,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江湖人,有个鸟用。”

    本来好意提醒的赵明陀皱起了眉头,行走中看出东厂的人手似乎并不接受他的提醒,他心中想着自己既已投降过来,便是做一些该做的事,现下纵然心里有些不快,表情上,倒也未露出不愉快的表情。

    “是…是…”他赔罪的笑了笑,随即又给身旁女子一个安慰的眼神。

    …..

    半个时辰后,空气逐渐有些湿冷,微微的有些血腥味过来,随着挨近洞庭湖岸,一抹猩红在湖水里翻滚扑上岸边,从松软的地面上蔓延到水面上的,一具具漂浮的尸体,密密麻麻的铺展开。赵明陀和鸾红衣整个人冰冷了起来。

    这些尸并非东厂的人。

    地上的厮杀声逐渐消弭,在地上行走的人,普遍是身穿统一颜色的锦衣卫,血淋淋的绣春刀,滴着血在尸体间补刀。中间也夹杂着写着捕字的附近县衙捕快,在做着收敛尸体的善后事情。

    当白宁一行人过来时,一部分尸体已经被堆积起来,扑上了火油。黑袍宦官下马将帘子捞起来,里面一身黑底金边的身影走出,看着远远的那处堆积的尸,燃起了烈火,黑烟卷上天的同时,杨志一身血腥的走过来见礼。

    “禀督主,七百名乱匪中有七十多人投降,其余五百二十四人被斩杀。”

    望着冲天的黑龙,白宁收回视线,举步越过半跪的身影,旋即摆了摆手,沉静如水的声音吩咐:“没必要留活口。”

    “是。”杨志抱
敛财人生[综]帖吧
拳起身离开。

    绣着金色云朵的步履朝着湖岸一步步走动,前方地上铺砌的尸体纷纷被番子们搬开,给前进的身影让出一条道来,像是怕让尸体上的血染了那双金贵的步履。

    “上船吧。”白宁淡淡说了一句。

    旁边的一队队番子开始活动起来,将之前县衙征集来的大小船筏推入水中,金九在岸上对曹少卿摇头道:“俺就不去了,不会水。”

    对方点点头,也不在理会,便是让会水的人手纷纷登船出湖。赵明陀二人互相看了看,也主动走上其中一条渔船,航行在前面。

    波光粼粼的湖面,夹杂一丝红色托着数十艘船筏在上面游走,白宁站在其中较宽长的一艘船上,望着最前面的那艘带路的渔船,轻声开口:“盯紧他们,若是有异动,让两边紧挨的人船只过去,控制住。”

    领命的手下,过去打出了令旗在风里飞扬,曹少卿取过一件披风过来,轻轻披在孤立在船的人身上,“督主,出水已有小半个时辰了….”

    “嗯…所以刚刚让人警惕那二人。”

    “那老贼的巢穴会不会是在湖心的底部?”

    白宁勾起一丝嘲弄的笑容:“看这样的距离应该是了,人呐,越活的久,活的好,就惜命,这样的老家伙,武功怎样就不说,躲藏的这么深反而暴露自己胆小心虚。”

    “那人武功算不得多高明,但内功古怪,起初不易被察觉,随后就会在经脉乱窜,容易受到内伤。”

    曹少卿想了想说道。在经历过与对方交手后,大抵是对那前朝太监的武功保持一种怀疑的态度,内功厉害,拳脚却是有些稀松,可对方又是活了上百岁的人,事情生就有点让他感到疑惑。

    二人说话间,前面赵明陀俩人所在渔船打来了旗语,缓缓降下了度,有身影从船上跳下,踩着一处冒出水面的礁岩,不久又去了另一个位置,像是在寻找暗门。

    天光稍有偏斜的时候,赵明陀让番子传来了消息:位置找到了——

    白宁裹着披风,站在船,一缕白被风从冠帽里吹出来飘在耳际,闭着眼过了许久,那边似乎也打开了某个暗门的一瞬,便是睁开眼:“你们将这里包围起来,本督一个人下去。”

    话音飘在风里的同时,提气纵身一跃,披风在风里展开,整个人眨眼间连续踩踏中间相隔的几艘船只桅杆,随后稳稳落在那只有几丈见方的礁岩上。

    视野里,一块岩石被平滑的推开,露出黑黝黝的洞口,直通而下,没有任何石阶和扶手之类的旁物。

    “我陪你下去。”大红的鸾裳落定,绣鞋迈着莲步过来,挨近了白宁的身旁。

    “我自己下去,若是老贼逃脱,你也好在出口拦截。”

    湖面的风有些大,吹起青丝的同时,小瓶儿点点头,叮嘱了一声:“那你小心点,那家伙可能会玩阴的。”

    听到关切的话语,白宁心里微叹,看她一眼,表情虽冷,回应的声音却是温和下来:“知道。”便没有了下文。

    白宁在洞口走了一圈,伸手朝捧剑的番子那里隔空一抓,对方手中的那柄玄天混元剑嗖的一下吸到他手中。

    一握,身影拂袖跳下了洞里。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