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痴等百年

第四百一十三章 痴等百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四百一十三章 痴等百年三更

    满山遍野的人影在奔跑、行走,朝着洞庭湖的方向搜索过去,在这样的深夜里,对方完全可以籍着夜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一处断壁悬崖的地方,铁索桥从对面断开,垂着悬崖的风里,小瓶儿站在一颗岩石上,目光望着漆黑的对岸。

    “这人的武功其实一般,只是内力古怪,不过他的轻身功夫倒是高绝。”

    打着火把的番子、锦衣卫在悬崖的地方四处巡视,站在火光中的曹少卿也不免同意的点点头:“不管如何,督主交代的事,必须要完成,不能给他时间,否则绝对会离开老巢,去其他地方。”

    他见岩石上的女子并未想和他多说话的意思,便是让手下的人走远一点,看看周围是否还有道路,或者桥梁,若是都没有,就只能绕道或者派人从下面爬到对岸将断掉的索桥重新链接起来。

    想较之下,曹少卿还是决定把桥修缮起来。

    当命令运作起来,他便找了地方服下治疗内伤的丹药,随即打坐回复体力,此次以达摩遗体为饵,他也猜的出对方也会在这方面下手,于是将重点从遗体上挪开,转移到针对了那人的身上。

    只是这样一来,丢了达摩遗体,也跑了那人,不知督主会不会怪罪。

    这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呐。

    他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体内的伤也亦算不得什么了。

    东方渐渐的发起鱼肚白,对岸,叮叮当当敲打铁链的声音在响着,延绵燃烧的火把也在这灰蒙明亮之间开始熄灭。

    曹少卿重新站起来,夜晚终究是过去了。

    ……

    往西一点,轿子随着脚步摇摇晃晃。

    一群群锦衣卫、番子或骑马,或步行簇拥这顶奢华的轿子保持着平稳的速度在山间穿行,离轿子不远的距离,两名男女被看押着随着一起走动。

    “你怎么样了?”赵明陀担忧的看着女子,之前她去挡那郑魔君的一锤,必然是受了伤的,此时又行了一路,就怕坚持不住倒下去。

    女子摇摇头,发髻有些散乱的随着晃动,“我知你是心里想的…..不要冒险,他们既然没杀我们,应该就不会杀了。”

    “嗯。”男子简单的应了一声,余光看向那边被护在中间的轿子。

    过的一阵,声音终于肯定的道:“不动手…”

    鸾红衣眼眶红着,紧咬双唇,忽地拉住他的手,也不知想到什么,“这件事过后…若是….若是我们还活着…就一起走吧。”

    男子也忽然的点点头,转过脸看着她,露出笑容:“好!”

    “你…愿…愿意跟红衣一起离开这里?”女子有些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泪,见对方再次点头,惊喜溢出眼泪,一把将男子抱住。

    “傻瓜…我有什么不愿意的。”赵明陀像是看开了许多,伸手摩挲她的青丝,“该还给他的,我都还了,他虽然是我们义父,但终究只是一个名头而已,他又可真拿我们当过子女看待?你我二人所练的武功伤人伤己,他就是不想我们离了他…..我….我看的出。”

    鸾红衣脸上露出迷人的笑,洁白的额头轻轻在男子的肩膀扭
百炼成神sodu
动,有些羞涩,“那你之前,还拒绝红衣。”

    “那事没见你真心,现在,我看见了,若是还置之不理,就是真的狼心狗肺的家伙,与义父有何区别?”

    “你还叫义父….不许这么叫他了。”

    赵明陀点头,笑着露出白牙:“好!”

    俩人看开了很多事情,说笑一阵,余光中,一骑来到他们面前,抬起视线便是之前拦住他们的鬼面人。

    马背上,杨志盯了他们一会儿,开口:“督主叫你们过去。”顿了顿,他压低声音,警告了一句:“别秀恩爱,不然你们会阴阳相隔的。”

    说完,提刀远离去了前方,带着一队锦衣卫去了更远。鸾红衣听懂了对方话里的意思,有些担忧,旁边的身影温柔的拍拍她手背,示意她别担心,便拉着女子一起走到了轿帘旁边,还未开口,里面声音已是传出。

    “本督留你们一条性命,不是心善,而是觉得你们还有用,那老家伙的巢穴,你们应该是清楚的,所以过去后,就靠你们了,中途若是有别的心思,咱家能让你俩生死两难。”

    赵明陀抱拳警惕的看了帘子一眼,“是,还请提督大人放心,我二人愿意为东厂带路。”

    “如此便好。”

    白宁掀开布帘一角,“还有….途中把那里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本督。”

    曾几何时,鸾红衣可能喜欢被人注视的感觉,尤其是那些垂涎她美色的男人,但此时在那顶轿子里,被那个人看了一眼,感觉自己衣裙内有一条冰凉的毒蛇在光洁的肌肤上爬动,紧张的手心冒出了冷汗,轻轻的拉着身边的衣角,不敢出声。

    赵明陀一边用小动作安慰女子,一边沉下声讲起了关于洞庭湖里的地狱。

    ….叮叮….噹噹….

    ….叮噹…叮….叮….

    铃铛的声音在漆黑在杂乱的响起,偶尔会有婴儿的啼哭,在正东方的位置,两处巨大的火盆在燃烧,火光竟也推不开周围的黑暗,正中的位置,一张金黄色的龙椅安置在那里,黑色的身影从下方跳上来。

    一把将案几上的所有东西扫到地上,迫不及待的将背上包裹轻轻的放上去,慢慢的、温柔的,就像解开外层,犹如新浪揭开新娘的红盖头般。

    拉开的系索,缓缓脱开,褪去外面的一层布帛后,露出里面一尊坐着的干尸,尸体早已风化的成样子,看不清五官样貌,但从坐化的姿势,也是能看出这是一具和尚的尸骸。

    “达摩遗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身影揭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巾,露出长白眉,无须,涂抹胭脂的脸,眼角和嘴角更是布满了零乱的皱纹,这张脸就像一块老柏树皮。

    苍老到了极点。

    此时,看着一具干涸的尸体,兴奋的如同小孩子般,手舞足蹈,随后,有侍女过来,端着一碗浓血,他看也不看一眼,转身挥起袍袖,直接将人和碗扫飞到阶下,再也没起来。

    “….有了血肉舍利,杂家还喝这东西干什么….完整的人呐….我等了百年….终于能体会完整的男人是什么感觉….”

    身影痴痴的望着达摩遗体,这样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