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一十章 四伏

第四百一十章 四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边最后一缕残阳消失,夜幕降临,原野上火把的光芒中,骑马身影从那片血海中走过,有时遇到会发出呻.吟的轮廓,便是举手刺下去补一枪。 韩世忠挎着宝剑巡视了战场,听着副将的汇报,步履踩过土壤,挤出暗红的液体。

    “伤了二十人?”

    那名副将点点头,露出失笑的表情,“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冲下去的时候,慌了,有些自个儿摔下马背,有的被那反抗的匪人打落下马,倒也只是伤了皮肉。”

    俩人边走边交谈一阵,周围没有一具看上去完整的尸体。

    不久,他俩的脚步停下,那边黑色里,似乎有人在争吵,那名副将骂骂咧咧一声,准备过去,被韩世忠伸手挡了一下,皱起眉头:“一道过去看看。”

    这次练兵,其实颇有些让他不满意,对方完全就是一帮毫无反抗的江湖人而已,要说对方武艺比自己这边强不假,其先他是全力以赴的组织突袭计策,可打过后,有些感到失望。

    ……

    “我说不能杀….”

    “….这位捕头,我家将军说了,上战场就是敌人,就算投降也要留心眼。”

    “但是他已经疯了,你们杀一个疯子很光荣吗?”

    随着过去,吵闹的声音越加清晰,韩世忠也是听出来人是谁,虽然军队与东厂并非一个体系,但终归是在同样一个人麾下做事,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便拱拱手:“顾捕头,幸会。”

    顾觅沉下怒气,见将领过来也客气的拱拱手,却并没有答话。

    “顾捕头与我手下儿郎所为何事起了纷争,此人?”韩世忠说了说,目光看到近前跪着的男子,满脸血污,身体不断颤抖着,发出“呵呵呵….”的傻笑,下身一只脚扭曲的断折歪旁边,骨头大概是被马蹄踩断的。

    “他疯了….”顾觅点点头,视线扫过对方的身影,望向远去,看到走动的那边无数走动在火把光中的身影,在寻找活着的人,然后补刀。他深吸一口气,摇摇头:“这里…这些人不是士兵….不是敌国的士兵,不该这样对待的,活了的,就让他们活着好了,与你们已经没有多少威胁了。”

    韩世忠沉下脸来,如今地位已有上升,颇有气势的与对方对望,手指在火光中点了点,“我!带兵来了,这里就是战场!战场上对立的,就是敌人!”

    脚步来回走动,声音又道:“这个人,我就不杀了,顾捕头带走就是,咱们也都是为督主效力,算是半个同僚的,你带他走吧。”

    顾觅双唇紧抿,目光有些复杂,稍许,还是让手下的捕快将已是疯癫的万仇念扛了起来带走,他看着在那名捕快背上痴傻,时而憨笑、时而惊诧大哭的身影,随后叹了一口气。

    “想必后续,督主还有计划吧。”

    “有的。”韩世忠点头应了一声,不过又摇头:“剩下的,我也不知,此次过来一则是练兵,二则只接到推平这些武林人,其他的,就一概不知情了,再说,难道顾捕头没发现,自始自终,东厂的人影都没出现吗?”

    作为六扇门总捕头之一,顾觅武功或许较高一些,但其他也就在刑侦上有些建树,论阴谋诡计到底是不合格的,而且俩人时间也不充裕,各自都有公务需要处理,如此交谈几句就要离去。

    正要走时,几匹战马匆匆赶了过来。

    唏律律

    马上的骑士一勒缰绳,翻身下来,将横放的一道身躯搬下来丢在地上,“禀将军,抓获曹千户发放画册中的一名,另外还有两男一女正在追捕。”

    “不用了,把这人带下去,稍后交给东厂的曹千户,这事过
餮仙传人在都市吧
后,我们就可以起程返回京师了。”

    韩世忠挥手让人把昏迷的断臂青年带走,回头时,那顾捕头的身影已经骑马远去,大抵是回水溪县了。

    人如鬼魅般在黑夜中穿行,脱离战场漩涡的两道身影仓惶的在荒野逃窜,离他们大约百丈的东南方,灯火还亮着,那里原本是一家郊野客栈,但地处官道附近,来往客商密集,这里便是繁荣起来,形成一股小集市,周围村子乡亲嫌县城路远的,大多会到这里买卖生活所需。

    此时天色刚黑,集市并未散去。

    鸾红衣和赵明陀从隐蔽处进入集市内,里面摆色脏乱,周围只有一圈矮房形成天然墙壁,俩人悄悄进了这里后,便是觉得有些不对。

    “人呢?”

    鸾红衣来过这里一次,俩人逃到这里,也是她带的路,想借着人多,对方不敢乱来,或者找一家民居换身衣服,躲开视线。

    “此处有诈。”赵明陀皱起眉,立即拉着女子向后退出一步,正要转身,几处较近的矮屋房门陡然间打开,一道道人影从里面冲出,房地上,遮盖的稻草掀起来,短弩纷纷架起瞄准了他们。

    嗖嗖嗖

    弩矢随即从房顶朝下方射了出去,赵明陀取下背后的黑棺将女子一起护在了后面,呯呯呯的数十下箭矢钉在石棺上的响动,掉落一地。

    俩人身影飞快的后退,围杀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也各自挥刀扑了上去,使出自己的武功一起涌上。下一刻,黑色的棺盖嘭的一下弹开,飞旋着把冲在最前面的几名锦衣卫打的后退,在集市上摔的七零八落,摆设的摊子直接砸的稀烂,菜叶、汤水乱飞。

    一根根让人难以察觉的丝线在赵明陀五指中勾起,原本打开的棺椁里,数只傀儡人形闪出,刀锋擦破空气,傀儡手中尖刀刷刷刷的连斩,刺入或砍入前面几人胸口,血花溅开时,陡然之间,便是让此处陷入混乱里。

    “走。”

    “哪里走”

    赵明陀操控五只傀儡时,脸色惨白的冒出冷汗,刚朝身后的女子喊了一声。另一个方向,剧烈的猛喝,随后就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一处矮房的土墙崩开倒塌,魁梧的身形从里面突飞猛进的冲出。

    一对阴阳鱼在尘埃中狰狞的卷起来,渐渐在前方二人视线显形,手中的一柄虎头铁锤搅飞了灰尘,朝鸾红衣凶猛的砸了过去。

    “郑魔君…”赵明陀失口叫了一声,显然他们之间原先是认识的。

    视野里,铁锤放大,他身后的女子双眸中,也是凶戾的一闪,便是冲了上去,但随后身影倒飞重重的砸回到地上。

    一口鲜血喷出。

    ………

    另一边,一柄关刀在半空疯狂的挥舞,骑马的大汉嘶喊着在黑夜中狂奔,冲去的方向便是青河县了,然而路途中间,不断有人冲出阻拦,之后又被他冲破,也在此时,前行的正中一道身影缓慢朝他走来。

    黑色里,禅杖呼啸的挥出。

    马蹄不断的往前飞踢的一瞬,下一秒,砍出去的关刀呯的一声与对方兵器撞上,火星迸出,马匹的身躯陡然缓了缓,被巨力拉扯的人立而起,前蹄在空中乱踢,嘶鸣声中,手握关刀的男子也被着巨力震的从马背上倒飞下来,虽未摔倒,但持兵器的手已经颤抖的不停。

    禅杖嗡的一声,落在地上,魁梧高大的身躯在火光中映出一张粗狂的和尚脸。

    “宝光如来,邓元觉….”

    ps:今天只有一章,今晚我早点休息,明天给大家爆六章,顺便再提一下,如果明天月初月票上一千,第二天接着爆发,以此类推。春风被逼上绝路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