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四百零八章 风雷急火(别养啊)

第四百零八章 风雷急火(别养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松软的泥土,脚步踏踏踏的踩过去。

    仓惶的身影在西斜的阳光中飞奔,身后一拨拨的武林人紧跟追赶,天上的烟火炸开的响声,让不同方向的人开始向这里云集、堵截。

    时而汇集过来的江湖人,大抵上是之前互相沟通过了,摒弃间隙,先拿到达摩遗体再说其他,各自兴奋得满面通红,因为前面的身影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北方多穷山恶岭,而南方显得温柔许多,荆湖一带继承了江南特点,多丘岭河道,追袭中的众人便是有些尴尬的现,往往关键时候,对方总能借着地势河道避开围堵,黄澜气喘吁吁短暂的停靠在一片树林休整,回望时,水溪县城的远景还在视野中,他跑的仍旧不算远。

    片刻后,他起身准备离开的一瞬,头上的树枝摇晃,剑光从顶上夺目而出。黄澜身子一斜,独臂就是一拳砸在落下的身影上,那人顿时拦腰撞在树杆,震动的同时,剑已被夺去,独臂人影,一剑削下了对方脑袋,血噗哧一声洒了出来。

    没来得及让他喘口气,怒吼声传来,后脑劲风袭来,黄澜本就断臂伤未完全愈合,转身格挡,但反应还是慢了半拍,空气中呯的一声,刀锋压着铁剑贴在他胸口上,一刀劈飞了出去,整个人在地上滚动。

    剑插进泥土,撑着半个身子起来,斑斑点点的血迹滴落在长袍上,目光对面,一柄使刀的武者。

    …….

    太阳挂在西边的山头,阳光露出第一缕彤红的颜色照在原野上,一群人影在飞奔,随后停下来,迎面,走来一名背负黑棺的身影,像是要阻拦。

    “滚开”

    “不要挡路!”

    这处偏离战场的山岗上,来人充耳未闻对方凶戾的声音,只是轻轻伸出双臂拉下罩着头部的斗篷,露出一张有些病态白的脸颊。

    嘭

    黑色石棺从他背后落下,竖着砸在地上,沉闷的声响传来,那边便是有人认出了来人,警惕的提醒同伴:“大家小心点,这人是赵明陀。”

    那边,赵明陀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想要达摩遗体…..全都要死。”

    手掌啪的一声拍在石棺顶端,棺盖猛的跳了起来,一团黑影折叠着从里面冲出,落地的瞬间,像是突然变大了一般,落地成人形,衣带飘飘竟是个美丽女子的模样。

    “傀儡….”有人眼尖,仔细看出了不同。

    就在说话的同时,打开的黑棺内再次翻滚出几道身影,有老有少,男子女子都有,样貌栩栩如生,甚至连眼睫毛都有。

    那边,众人心里便是一惊,纷纷摆出的了攻势,在他们视野里,那赵明陀只是躲在后面,手指一勾,目光也看过来:“你们不要讲礼….来。”

    近前,身着紫色衣袍的傀儡缓缓抬起了臂膀,一只短刀递了出来,身形如风,朝着对面飞奔起来,就如常人无异,随后,其余傀儡紧跟而至,一眨眼杀入人群中。

    半个时辰过后,厮杀已落幕,上岗山,血腥气蔓延散开,名为赵明陀的人,已经将最后一具傀儡折叠放入黑棺里,盖上棺盖的同时,他余光望见,余晖中影影绰绰间又过来一批人。

    不免叹一口气,又再次打开黑棺………

    半边林子里,西斜的光线洒进树叶的间隙落在刀身上,反射过来的光,让黄澜眼睛一眯,林子里陡然挂起一阵风,树叶哗哗的响起。

    红纱向后飘动,脚步踩着落叶和软土,如鬼魅般冲出树荫,血红的指甲刺破余晖中的宁静,血花在持刀武者的后背破开,穿膛而过。

    红纱垂地,尸体已朝前扑倒露出背后的身影,黄澜吞了吞唾沫,有些恐惧的看着来人,有些不情愿的叫了一声。

    “姐姐….”

    一颗滴着鲜血心脏拿捏在一名女子手中,嫩红的舌头灵巧的从鸾红衣的红唇中伸出,一滴心血融入她舌尖上,如同享受般合上眼帘。

    旋即,听到对方的喊声,女子才重新睁开眼,丢掉那颗心脏,花瓣般的香唇含着还占有鲜血的手指轻轻吮吸,仿佛意犹未尽般。

    黄澜可不喜欢这香艳的场面,他从前不是没打过这女子的主意,后来见到她杀人吸食血液的画面后,就再也不想和她相处一处。

    “姐…我们…快走吧。”

    “嗯。”

    远处,鸾红衣带来十多名女子正在后面的武者厮杀,她拍了拍手,这些使一把灵巧的短刀女子极快的结束了战场,护着黄澜开始离开。不久,数十匹奔马过来,刘远南跳下马背,将长枪插在地上,望了一眼远处横陈的血腥尸,气的跺了跺脚,拉扯到脸上淤青时,疼的咧咧嘴。

    回旋时,又看到另一具被掏了心窝的尸体,翻身上马:“是鸾红衣的手法…..刚死不久,我们追。”

    阳光洒过来,空旷的原野上,一群女子护着的独臂男子便是再次遭遇堵截,点点滴滴的鲜血密布洒在青草上滑入泥土,随后一只倒退的鞋踩
玄门太子无弹窗
在上面,身影不断倒退,红纱飘洒,猩红的指甲挥抓如风与一道使剑的身影战了起来。

    “九龙剑法果然有点名堂,可惜奴家可不陪你玩了。”只听后退的身影让过一剑后,折身一舞,五指无声的刺破空气。

    那边,万仇念猛的错开方向,那冰冷的指甲便是贴着他腰侧过去的一瞬,女子的身影已遁去几丈距离,护着那背负达摩遗体的小子继续往前冲杀,想要撕开一条血路。

    “鸾红衣哪里走!留下达摩遗体。”万仇念大喊,吸引了不少围过来的江湖人,顺着他的目光,便是看到夺路而逃的十余人。

    瞬间,弃了红裳楼的喽啰,几乎是所有人以疯狂的姿态,亢奋的举着兵器朝对方身后追赶过去。

    距离陡然间拉近。

    黄澜虽然有武艺在身,可到底是对方人多,起码这方圆十多里都会有冲着达摩遗体来的江湖武者,就在他们奔逃的前方,一队人马冲过来,鸾红衣顿时警惕的挥手爪,却是见到马匹上的身影提着一柄关刀。

    “牛义在此,谁敢一战。”来人越过黄澜等人,直冲后面,出怒吼。

    青河帮过来的百人一字摆开架势,哗哗抽出兵器,形成一堵墙壁,马背上,斜刀的身影侧过脸庞,对身后的人大笑道:“一帮土鸡瓦狗而已…..看老子把他们杀的鸡犬不宁。”

    另一边,以点睛枪刘远南为的数十人也杀了过来,奔行中,他举起铁枪冲着牛义便是吼了一声:“姓牛的,新仇旧怨,今天一起算。”

    片刻间,便是带着数十骑直接撞进了对方的人墙上,灵活的长枪便是与对方的兵器砸在一起,双骑相错奔走,俩人在人群中捉对厮杀,互有来往的攻防来了几次,也算是旗鼓相当。

    鸾红衣愣了愣,心里暗骂了一句:“一头蠢牛。”

    “走啊,不要恋战。”黄澜适时的喊了一声,但那边打的了凶性,完全是听不进去的。

    “我们走!”鸾红衣气的一跺脚,看了看周围,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

    密密麻麻的脚步踏在大地。

    兵器映着落日,从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江湖人汹涌的扑上来,合花会的花近楼握着一把双刀,身影越过半空落入逃窜的队伍里,刀势绵延悠长,在人堆里唰唰几刀横扫,几乎划出一道圆形。

    叮叮当当……

    ……噗噗噗……

    脚步疾走,刀锋呈圆磕碰兵器、割破皮肉,在空中数道血线洒开,转眼间,几名红裳楼的女子雪白的脖子上,划出一道道红痕。

    鸾红衣双眸红,这些女子都是她从那地狱般的地方带出来的,平日里都亲如姐妹,很少拿仆人使唤,此时转眼被人杀了五名,怎叫她心里不痛。

    “在下,花近楼。鸾姑娘不妨把达摩遗体放下如何?”胸口绣有花色的男子文雅的微笑。

    鸾红衣气极反笑,转身拽着黄澜直接就往前跑。花近楼舞着双刀摇摇头,“鸾姑娘,前面弈剑山庄的人就在那里恭候,你们逃不了的。”

    闻言,疾奔的脚步一顿,目光中足有上百人的队伍拦在那里,这些人几乎人手一把宽剑,但稍许,鸾红衣嘴角一翘,笑出声来。

    “哈哈哈……”

    那边弈剑山庄的人皱起眉头,以为是那女人被逼的疯癫了,就在这时,队伍里有人惨叫,随后便是接二连三的惨呼,为的弈剑山庄的那名回头的一瞬,血在他们头顶上空溅起,几道身影在他们当中胡乱厮杀。

    这边有剑斩到对方时,却是出嘭嘭的声响,像是砍在坚硬的木头上。

    ….

    背负黑棺的身影杀出一条道来,周围几具傀儡作着随在身侧。

    “我来接你们。”赵明陀在斗篷里简单的说了一句。

    鸾红衣红了红眼眶,“你一直在附近对不对,那天我被抓入县衙的时候,为什么不来?”说着,她伸出一只手,温柔的将对方脸颊上的一滴血迹擦去。

    “我在查事情….不简单的。”赵明陀一把抓住她继续擦拭的手,低声开口:“我们都中计了…..”

    “中谁的?”鸾红衣抽回手腕。

    “东厂….还有义父的….”

    或远或近,成百上千的人群在原野上奔走厮杀,围拢过来,隐隐的铁蹄震动地面的声音已经有些清晰了。

    ……

    另一处山岗上,几具武者的尸体躺在马蹄下。

    顾觅望着那边混乱一团的战场,阻止了想要下去的莽撞身影,“我感觉….越不对。”

    “嗯?”

    原本摇摇欲试的大汉冷静下来,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前方。

    此时的阳光已经不那么刺眼了,一匹战马的身影映着夕阳出现,站在那里,红红的披风在一片柔风中扬了起来。

    战马人立而起,嘶鸣。

    ps:二更,这更写的有点长。